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药厂到手
    云阳的夜景,的确十分美妙。完事后,秦浩拉着林傲雪爬上儿时的巨石,坐在石头上,林傲雪靠着秦浩的肩,自从相识以来,两人还是第一次这样轻松。

    林傲雪突然开口说道“秦浩,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丢下我好吗?”

    所谓童言无忌,她知道秦浩儿时那个吊炸天的理想已经不存在。但秦浩太优秀了,虽然他有着不少小毛病,但在他那绚烂的优点下,那些小毛病已经不值一提。

    秦浩花心不假,但至少秦浩敢承认。身为富二代的林傲雪,见过的实在太多。

    很多男人人前教授,人后禽兽。这年头,有钱的男人有几个不包养小三的。但秦浩与那些人不同,凡是和他有暧昧关系的女人,秦浩都是真心去爱,一碗水端平。

    林傲雪是愤怒,但她又能如何?她离不开秦浩,秦浩就像一颗钉子钉死她的心,离开了秦浩,她估计自己一天都活不下去。所以,林傲雪选择踹着明白装糊涂,改变自己,让秦浩更爱自己。

    “傻瓜,你这么好的女人,我要是离开你,那不是脑袋被驴踢了么。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我的女人。”秦浩义正言辞,搂着林傲雪。

    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呆到凌晨才打算离去。刚下栈道,一辆极速驶来的车子急闪灯光,秦浩眼疾手快,抱起林傲雪紧急后退,惊险万分的避开冲过去的车子。

    林傲雪吓得脸色苍白,刚才那零点五秒中,她唯一的意识就是死定了。

    “赶着去投胎啊,不知道这是单行道?”秦浩愤怒的大吼一声,要是林傲雪出什么意外,他非得后悔死。

    “算了,也许人家有急事吧。”缓过气来的林傲雪拍拍胸口,感激的看了眼秦浩。

    过去的保时捷帕拉梅拉上,一个美女脸色铁青,她从首都而来,奉邓如凤之命入云阳扶持秦浩的那个女人。

    刘琪琪,二十五岁,红色背景,爷爷是开国上将之一。刘琪琪阴沉道“好个家伙,亏大姐对你那么好,你居然敢背着她找别的女人,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

    显然,刘琪琪误会了,以为秦浩是邓如凤的男人。不过,换做任何人都会这么想。在首都两大圈子,众所皆知邓如凤从不屑男人,连那些红色子弟她都看不上。这突然的要扶持一个无名小卒,怪不得刘琪琪这么想。

    当年秦浩在首都干下惊天大案,可这些出生在豪门望族的小姐和公子哥,居然不知道秦浩,可见当年老首长的保密工作做得多绝。

    如果邓如凤知道秦浩真实的身份,她就不会想着扶持秦浩。因为,直到今日,秦浩都没有把清上云君等公子哥放在眼里。

    “大姐,恕我不能听你的了,这家伙值不得你在乎,看我怎么撕开他污秽的本质。”刘琪琪冷笑一声,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第二天,由周青山和扁正阳出面,直接去找省资委谈判收购药厂事宜。有周青山这个华夏中医协会名誉会长出面,事情顺利得多。

    药厂本就连年亏损,与其留着给省财政造成负担,还不如甩手。在一番讨价还价后,双方签订了收购合同。

    全部资产,包括负债,五千万转给扁正阳。经会计核实,药厂负债近三千多万,加上现有工人的下岗安排,收购的总成本已经过亿。

    收购后,扁正阳大刀阔步的改革。原有的员工,除了流水线上的生产工人,其余的一律辞退。辞退的工人,全部给与1加3的补贴。

    有省资委的领导出面,改革没有闹出什么风波。强硬的王经理在省资委领导面前,如绵绵羊一样乖巧,他的股权,扁正阳给予溢价百分之五的代价收购,也算给他一个体面的退出。

    收购了药厂,扁正阳就安排专业的机构变更法人代表。秦浩任法人代表,扁正阳任总经理兼副工程师,而周青山,挂了个总教授的职位,专门负责研究。

    药厂已经到手,扁正阳找来工程队,将所有的老旧设备全部拆除,装上新买的进口设备,又根据不足的地方加以改进。所有的改革加收购,整整花了近十个亿。主要是进口的设备太贵,当是设备就花了近八亿多。

    本来想去看看陈梓萌的秦浩,刚到市局,还没有进大门就接到电话,秦浩调转了车头向曾经洛东饭店,如今的浩兰公司新建总部赶去。

    新总部,已经开工建设一段时间,一直以来,工程进展顺利,没有发生什么安全事故。可今天,所有的工程队全部停工不干了。

    建筑工地上,项目部外,围满了建筑工人。这些建筑工人脸色气愤,胆大的年轻人用石头砸着项目部的活动板房。

    活动板房里,隶属于清水集团子公司,负责项目的张经理脸色苍白。

    办公室里,站满了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因为员工闹事,监理单位的监理也在场。

    四十多岁的杨监理脸色阴沉道“张经理,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员工的事本与我们监理单位无关,但所有建筑工人突然停工,打砸项目部,难道你这个项目经理就这样躲着不见人?”

    “杨监理,谁知道这群刁民发了什么疯,早上还好好的,怎么这突然间就闹事了。”张经理畏惧的缩缩头。

    “张经理,作为清水集团的合作方,我不得不警告你,现在国家非常重视农民工的权益,此事如果处理不好,你就等着项目被查封吧。”杨监理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和清水集团合作愉快,他懒得警告。

    “经理,要不我们报警吧,我们没有对不起他们的,又不是违法建设,我们何必怕他们。”一名文员提出可行的建议。

    “不,不能报警,我是说。他们都是文化低的普通人,还是不要惊动警察的好。”可是,一个好的建议却吓张经理一大跳。

    杨监理眉头一皱,他有个直觉,工人闹事,或许与张经理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