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再次不甘的离开
    这一夜,可苦了清上云君,因为恐惧,他亡命而逃,连方向都没有弄清,等剩余的保镖找到他时,清上云君全身都被露水打湿,靠在树干冻得脸色青紫,嘴唇发白。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来找他的保镖,状况一样不好。一共五人,袭击王刚,虽然重伤了王刚,但他们受的伤也不轻。

    “阿嚏,你……你们来了,快,快烧个火……”清上云君赫赫发抖,喷嚏声不断。

    五人急忙找来干柴烧起火,烤了一阵火,清上云君才好了一些。

    “少爷,你怎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一名保镖不解的问道,难道一个丫头片子还逆天了不成。

    “那些废物,连一个小瘪都对付不了,你们去两个人,把那几个废物全部给我干掉,一定不能留下活口。”清上云君知道事情闹大了,眼下的退路就是来个死无对证。

    “什么,少爷,他们怎么了。”五个保镖脸色一变,他们是保镖不是杀手,杀人的事他们从心里拒绝。

    “卡里有五百万,杀了他们,你们一人一百万。”清上云君从小就是含着金钥匙,他知道一百万对一个月收入几千块钱的保镖意味着什么。

    “这……”五人有些迟疑,显然,他们有些心动了。

    “杀了他们,把我送回城,拿着钱去找个你们喜欢的地方,以后都不要出现在首都。”清上云君虽没武力,但他的智商却极高,他知道五人担心什么。

    没有了后顾之忧,五个保镖交换着眼色,一致赞同干了。被秦浩干倒的那些保镖,忍受了一夜的痛苦,迎来的不是救援,而是致命的危机。

    十多名保镖全部被干掉,尸体被扔进烂沟中,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的死因,将永远不可能真相大白。

    回到城里,清上云君遵守诺言让五人离去。五人刚走,清上云君就拨通了一个电话,阴森道“车牌号京3546

    ,一共五个人,不留一个活口。”

    五名保镖肯定不会想到,清上云君遵守诺言,不过是让他们放松警惕。

    不用怀疑,以清上云君在首都的势力,干掉五个跑路的保镖,轻而易举。五个保镖以死,知道他试图侮辱邓如凤的人就只有三人。

    清上云君一想到那个坏他好事的男人,就气得牙痒痒。清上云君开着车,都快到家了,清上云君突然调头。

    第二天中午,邓如凤和杨若兰联系,送秦浩的钱包过来。今天的邓如凤让人眼睛一凉,紧身牛仔裤,上身透明纱质的蓝色衣服,里面的红色小衣若隐若现。

    “秦浩,给。”邓如凤将钱包递给秦浩,火红的嘴唇微微勾起,有些挑衅。

    “邓小姐,你似乎还欠我一件衣服。”有杨若兰在旁边,秦浩可不敢放肆。

    “衣服,有吗?”邓如凤轻轻一笑,居然向前一步,眼神更加挑衅了。

    一旁的杨若兰脸色一变,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这个闺蜜,看秦浩的眼神有异于他人。

    “秦浩,凤儿是我的好姐妹,等下次来首都,我们在去拜访她吧。”杨若兰揽着秦浩的手臂,眼神有些警告。

    杨若兰的一语双关,让秦浩无语,而邓如凤脸色不自然的一红。

    “行了,本小姐不打扰你们小两口恩爱了,走了。”邓如凤转身就走,走出几步,突然回头朝着秦浩一笑。

    秦浩脸色一变,有种不妙的预感。有时候,男人的直觉比女人还准。杨若兰手指掐着秦浩腰间一扭,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秦浩痛得嘴角变形。

    “秦浩,你说,我们姐妹谁更漂亮。”杨若兰微笑着,眼里的威胁之意甚浓。

    “这还用问,当然是她咯!”秦浩大笑一声,挣开杨若兰就跑。

    “秦浩,你死定了,给姑奶奶站住。”杨若兰气得吐血,跺跺脚追了上去。

    两人如小孩子一样你追我赶,跑出了好远,秦浩突然止步,转身双手一伸,杨若兰一时刹不住刹车,直接扑到秦浩怀里。

    秦浩抱起杨若兰原地旋转一圈,柔声道“若兰,跟我回云阳吧,我需要你。”

    “秦浩,我不能跟你走,我会在首都等你,等你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杨若兰差点就答应了秦浩,可她的理智确定不能。

    因为,以秦浩现在的能力,父母绝对不会同意。以父母的性格,如果秦浩不识趣,他们动动手指就能毁了秦浩现在拥有的一切。

    “若兰,相信我,只要我们心在一起,没有人没阻挡我们在一起,跟我走,我有信心保护你。”

    秦浩知道杨若兰的顾忌,她都是为了自己。他真想告诉杨若兰,别说一个杨家,就是比杨家强大十倍的家族,也休想从他身边带走任何人。可是,一旦说了这些,他的秘密势必保不住,而那些秘密,很多都是他带进棺材都不能说的。

    “回去吧,我会等你,我等着我的爱人光明正大的带我走,而不需要躲躲藏藏。”杨若兰双眼挂着晶莹的泪珠。

    秦浩不舍,她何尝又舍得。在取舍上,女人比男人更加不理智。秦浩对她的不舍很深,但她对秦浩的不舍,绝对超过秦浩。

    “走吧,我先回去了,秦浩,我爱你。”杨若兰突然扑到秦浩怀里,紧紧抱着秦浩,哭成了泪人。

    “我也爱你,等着我。”秦浩心痛不已,暗骂自己不争气,一个好男人,负责任的男人,是不舍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秦浩默默发誓,一定要加快步伐,尽快接走杨若兰。

    目送杨若兰上车,直至出租车消失在视线中。秦浩看着周围的高楼大厦,喃喃道“首都,我和你结下了不解之缘。下次,我不会再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

    对面的高楼上,两个青年站在窗户前看着秦浩,左边的青年幸灾乐祸道“这家伙看来准备进首都了,好戏要上场了。”

    “哈哈,估计某些家族又要如临大敌了。”右边的青年同样幸灾乐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