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三心系一人
    敲门声响起,姜蓉蓉急忙打开门,一进门,扁正阳和周青山瞬间懵逼。两个大美女,哭得让人心都碎了。

    “是扁先生吗,快请进。”姜蓉蓉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担忧。

    “嗯好!”扁正阳有些呆滞的进门,周青山痛苦的拍了拍额头,暗道这臭小子女人越来越多,还好乖孙女不知道这臭小子回来了。

    “扁先生,您是医生吗,请你快快救救他。”李莹莹擦掉泪水,急忙站起身来。

    “好,你们先让开。”扁正阳也急了,急忙上前。李莹莹拉起冰语贤,周青山一见冰语贤,脸色大惊。

    或许是以为自己花眼了,揉了揉眼睛,又看。脸色变了变,心里苦笑道“臭小子,你搞什么鬼,这位小祖宗你也敢碰”

    “扁先生,求你救救秦大哥,只要你能救她,我做什么都愿意。”冰语贤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祈求的眼神,让人心疼。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阎王也带不走他。”扁正阳自信满满,急忙蹲下身检查着秦浩的伤势。

    “快准备热水。”扁正阳脸色一变。见扁正阳的脸色,周青山也顾不得惊讶,急忙抓起秦浩的手号脉。

    “糟糕,失血过多,必须立即止血。臭小子,都已经还这么拼,真拿自己是神了。”周青山有些责怪,按照他的理解,秦浩已经退伍,做个普通人不好么,干嘛还要事事这么拼。

    三女急忙准备热水,扁正阳拿剪刀将秦浩的衣服裤子全部剪掉,一身的伤口触目惊心。

    “至少十个杀手,这家伙怎么惹到这么厉害的杀手?”扁正阳和秦浩是一类人,从伤口他就能推断出一些事实。

    “别说这些了,你给他缝针,我清理伤口。”周青山拿着镊子,从药箱里夹起纱布,用碘伏清洗着秦浩的伤口。

    扁正阳缝线,准备好热水的三女,看得脸色苍白,李莹莹和冰语贤互相抓着手,比在她们身上缝针还要疼。

    一个时辰后,秦浩身上的十几条血槽都缝好线,扁正阳额头冒着汗。轻声道“他问题不大了,你们帮他洗一下,注意不要碰到伤口。”

    “我来”三女异口同声。

    三女都愣了,互相看了一眼,苍白的脸色闪过一道红晕,突然间,似乎三女都明白了。

    “咳咳,一个人就够。”扁正阳直呼日了狗,秦浩这家伙,在服役时,在女人方面,单纯得就像纯洁的小白兔,这才入社会半年多,怎么就女人这么多

    “还是我来吧,语贤,你快去把衣服换了,蓉蓉,你招呼一下二位医生。”李莹莹说完已经jin ru卫生间,拿着盆子和毛巾,倒了盆热水,帮秦浩擦拭身上的血迹。

    擦着擦着,李莹莹忍不住的掉泪珠,秦浩身上,新伤加旧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她无法想象,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过去。虽说伤疤是男人的勋章,但这也太多了吧。秦浩仅穿着三角裤,当扁正阳帮忙将秦浩翻过身时,李莹莹忍不住了,泪眼汪汪。

    秦浩最重的伤就在背上,一道超过十公分的血槽,李莹莹无法想象,秦浩经历了什么样的危险。

    擦干净秦浩身上的血迹,换好衣服的冰语贤抱着被子出来,心疼的帮秦浩盖上。

    周青山示意扁正阳跟他出去,门外,周青山小声道“此事你怎么看?”

    “我估计,是梅花组织,我们端了他们的地下基地,以这些组织瑕疵必报的作风,做这种事很正常。”

    “嗯,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或许还有其他可能。”

    “此话怎讲?”

    “你知道那个小丫头是谁吗?她叫冰语贤,她的父亲是秦浩当年”

    “什么,你是说哦,我明白了,这样,这段时间我就住这里,直到他康复。”扁正阳脸色一变。

    “我回首都一趟,希望我是庸人自扰,否则,这小子唉,我先走了。”周青山叹息一声,和秦浩是忘年交的他,在某些方面,其实他非常同情秦浩。

    “好,你要小心,走吧。”扁正阳凝重的点点头。

    周青山走了,扁正阳靠着栏杆,点燃香烟,看着房里坐在秦浩身边,柔情似水的冰语贤,心里微微有些无语。

    如果周青山猜得不错,那秦浩还真是活该。但,以他对秦浩的了解,秦浩不是这种人,这事,的确有些诡异。

    “莹莹姐,你们先去睡吧,我陪着秦大哥。”冰语贤帮秦浩拉了拉被子,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秦浩苍白的脸,柔情中尽是担忧与心疼。

    “蓉蓉去睡吧,我和语贤陪着秦总。”李莹莹又怎么放心得下。

    “你们都去睡吧,我来照顾他。”扁正阳进来,灭了烟头。

    “这扁医生,秦浩真的没事了吗?”冰语贤紧张、祈求的看着。

    “他只是失血过多,他身体素质很好,并没有大碍,你们都去睡吧,去吧。”扁正阳肯定的点点头。一颗芳心提到嗓子眼的三女,微微松了口气。

    “那麻烦扁医生了,我们天亮再来换你。”李莹莹想想也对,一起陪着熬,要是都累垮了,以后谁来照顾秦浩。

    李莹莹抱了被子给扁正阳,回到卧室,只剩下一套被子,三女只好挤一张床。

    “莹莹姐,你说秦大哥他会没事的对吗?”床上,冰语贤红着眼。

    “我们要相信医生的话,莹莹,你老实告诉姐姐,你是不是喜欢秦浩。”李莹莹眼睛不眨的盯着冰语贤。

    里面的姜蓉蓉突然紧张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冰语贤脸色微微一红,狡辩道“我才不会喜欢他,他那么坏,又没有风度,还抽烟,我最不喜欢抽烟的男人了。”

    “完了!”李莹莹和姜蓉蓉同时暗叹一声,身为女人,又怎会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冰语贤越是狡辩,越是证明,冰语贤喜欢秦浩。

    “这个坏家伙,怎么这么讨女人喜欢?”李莹莹暗叹一声。可她又能说什么,秦浩对冰语贤的态度,她是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