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见鬼了
    后半夜,城外小诊所中,红尘缓缓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入眼就看到激动的中年。

    “成功了,成功了,心率复苏成功了,我得尽快将结果汇报。”中年激动的小跑到办公桌后,用电脑将红尘苏醒的事实汇报。

    简讯发出去不久,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一个月色梅花图案,还是之前出现的那个声音。指示中年保护好红尘,组织会很快来人带走红尘。

    听到声音,红尘本就苍白的脸色尽是惊恐。此时的她就向被吓坏的兔子一样,毫无安全感。

    “红尘,你不用害怕,组织很快就来人了,组织会保护你安全的。”中年不知道红尘的恐惧来源于血色梅花组织的声音,而不是他。

    “嗯。”红尘轻嗯一声,拉起被子,躲在被子中身体**。脑海中回忆起之前,特别是车祸,她亲眼看着大众车冲撞而来。

    红尘看什么都是陌生的,心里的恐惧无法言说。中年送来食物,红尘都不敢吃。

    快要天亮时,中年实在熬不住了,示意红尘好好休息就进屋去了。过了一会,红尘偏偏的下床,到中年门外,悄悄的趴在门上,听不见什么声响,红尘立即转身。

    光着脚丫出了诊所向城里跑去,速度那叫一个快。很快,她的双脚上全是鲜血,但她似乎没有知觉一样,恐惧的拼命而逃。

    天色已经放亮,秦浩和周青山两人仔细商议了药方该怎么用,听取了两人的建议,秦浩决定入首都一趟。其实,秦浩真的不愿去首都。

    离开别墅,秦浩开着车,有些漫无目的。一想到四年前,他没有后悔,但却忍不住遗憾。如果不是四年前的血案,他现在应该在某国或者某地执行绝密任务,为祖国效力,那才是他理想中的生活。

    点燃一根烟,就这一低头的一瞬间,车子前面突然出现一道慌慌张张的身影。秦浩一个急刹车,人影就被撞飞出去。

    秦浩脸色一变,急忙下车。当被撞飞的人影抬头时,秦浩就像见了鬼一样,寒气直冒。

    “是你……”

    如果不是秦浩是无神论者,他绝对认为自己见到的是鬼魂。红尘痛苦的趴在地上,惊惧道“秦浩,是你,有人要杀我,求你救救我。”

    “有人要杀你……”秦浩脑袋里一百个为什么,扫了四周一眼,并没有可疑之人。再看红尘光着的脚掌上皮肤全部磨破,又似乎说明她说的是真的。

    “我抱你上车,不要反抗。”秦浩再有疑惑,也只好先救人。毫无疑问,红尘的作用至关重要。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个被确定死亡的人怎么又活了。

    抱起红尘,红尘的意识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双手抱着秦浩的脖子,迷迷糊糊中就晕了。

    “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死而复活,这怎么有点像里的情节。”秦浩将红尘放在后排,调转车头就向扁正阳的住处疾驰而去。

    扁正阳和周青山刚睡下,门铃就响了,扁正阳骂骂咧咧的开门,见秦浩抱着个一身是血的女人,扁正阳脸色一变,惊呼道“老子就告诉你开车慢点,这下出事了吧。”

    “滚蛋,快叫周老起床,我有话说。”秦浩瞪了一眼,推开扁正阳jin ru客厅,将红尘放在沙发上。

    “臭小子,你当老夫和你一样精力旺盛啊,老夫这把老骨头,你都不可怜可怜。”周青山打着哈欠出来。

    “你们给我坐下,坐稳了,特么的,老子都不相信这是事实。”秦浩都有点说不清楚,可红尘就在自己身边,自己还拉着她的手,还有活人的体温,他无法相信这是做梦。

    “操,快说,这女孩再不施救,随时有生命危险。”扁正阳翻了个白眼,不就撞到人吗,还让老子坐稳了,当老子没见过血?

    “她,本应该是个死人,但活了。”秦浩声音低沉而严肃。

    “去,吹牛也不用这么神叨,哄三岁小孩去吧。”两人同时翻了个白眼,他们是医生,自然不会相信死而复生。

    “事情是这样……你们说她是不是死而复生。”

    “卧槽……”

    秦浩将前天追捕红尘,再到红尘被撞死这些过程都说了一遍,两个医学界的翘楚居然如见了鬼一样,从沙发上跳起来,惊惧的看着秦浩,想确认秦浩不是在逗他们玩。

    “老子说的都是真的,你们快救她,她身上秘密太多了,你们务必查出,是什么原因,让一个确认已死的人死而复生。还有,老扁你负责保护她的安全,我怀疑,这里面有惊人的秘密。”

    “我还是不信,你说她已经送进了太平间,冰冻了那么长时间,就是健康的人也必死无疑,更别说她是被医生确认死亡的尸体。”

    扁正阳头摇成拨浪鼓,这如果是事实,对他所学的专业,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几乎是否定了人死不能复生,长时间冰冻必死的规则,他不敢相信。

    “臭小子不会说谎,也许是药丸的原因,小子,交给我们吧,这是个不小的挑战,如果我们能查出原因,我想必能让我们攻破心脏病难题提供方向。”周青山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跟鬼故事一般的事实,让他多少有些恐惧。

    秦浩凝重的点点头,现在三人都有太多的疑问,一切要等红尘醒来方能真相大白。

    周青山和扁正阳各自分功,外伤,西医的方案更快。扁正阳清洗着红尘的伤口,细心的包扎。

    周青山号脉,脸色时而凝重,时而不解。他是中医翘楚,从一个人的脉象就大致能推断出病人的病因。

    “她还有三根肋骨断了,骨刺已经刺到肺脏,必须立即将断骨复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好,我立即准备手术。”

    而城外诊所,中年却慌了神,红尘不见了,红尘一但落到警方手里,事情就大条了。

    中年不敢大意,急忙向组织汇报。中年战战兢兢的被臭骂一顿,沙哑的声音杀机凛凛的指示他在原地等待,等着组织的人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