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干掉杀手
    **扫过,秦浩险险的避开这致命一击。但,不代表他就安全了。另一名武士从侧面劈砍而来。

    秦浩虽然没有力竭,但因为身体悬空,他处于劣势。紧急之中,秦浩身体突然一个翻滚向劈砍的武士靠去。

    当的一声!**在地上劈出阵阵火花,之前取秦浩双手的武士**已经横扫而至。秦浩脸色一变,一拳轰在身旁武士的大腿上。

    武士惨叫一声,大腿的酸麻让他不受控制的弯腰。秦浩得逞一笑,又是一拳轰在武士的小腿上,武士瞬间倒地,成了替秦浩的肉盾。

    横扫而来的武士脸色大变,但他收刀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砍在同伴的身上。

    啊!

    武士惨叫中,背上的鲜血飞溅,一条长达十公分的血槽血肉外翻。秦浩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大拇指用力一扣他的脉搏,武士下意识的松手,**就落到秦浩手中。

    噗嗤一声!

    **划过武士的喉咙,武士的惨叫声停止了,眼神绝望的凸起,在鲜血狂喷中,身体哆嗦了几下,气绝身亡。

    秦浩提着滴着血珠的**站起身来,冷眼扫过三个脸色恐惧的武士,阴森一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

    砍杀自己同伴一刀的武士惊声尖叫道“你到底是谁?华夏一向抑武扬文,华夏不可能有你这么好身手的百姓。”

    秦浩讥讽一笑道“华夏卧虎藏龙,倭国只学了点华夏武术的皮毛,就以武士道自居,目中无人,可见你们的无知。”

    “八嘎,不许你侮辱崇高无上的武士道精神。”三个武士同时呵斥。

    秦浩不屑道“武士道精神在我眼里就是狗屁,今天我就教教你们什么才是刀法精华,接招。”

    秦浩手一翻,**背在背上,双脚一迈。前面的武士脸色一变,双手握刀,尖叫一声向秦浩攻来。就在这时,秦浩后背的**不可思议的出现。

    武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穿过他的小腹。噗嗤一声,武士却应该惯性没有停下,直至秦浩左手抓住他的肩膀,武士才绝望的停下。

    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小腹上的**,武士已经感觉到生命在快速流逝,不甘道“好快的刀。”

    “八嘎!”

    这么轻松,秦浩又干掉他们一名同伴,剩余的两名武士暴怒。呵斥着向秦浩冲来,**上的寒芒让人不禁心声寒意。

    被穿肚而过的武士,突然眼中爆发出狠辣,丢掉**双手死死的抓着秦浩的双肩,给杀人的同伴创造机会。

    “到死都还不知悔改,死有余辜。”秦浩冷哼一声,一拳轰在武士鼻梁上。

    咔擦一声,武士又是惨叫,又是鲜血狂喷,但他的双手却死死的抓住秦浩的双肩不放。

    秦浩冷笑一声,突然身体一侧,双手快速收回,一道寒光擦着他的身体落下。

    噗嗤!

    “啊!”

    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武士的双臂同时被斩断。武士发出凄厉的惨叫,绝望的向后退开。

    而秦浩肩上,两只血淋淋的断掌居然还抓着他的衣服不放。这一幕,要是被普通人看到,绝对要被吓晕过去,甚至有可能被活活吓死。

    但秦浩,面无表情的拿着断掌一拽扔到地上,似乎这不是断掌,只是泥土一样。

    “倭国武术还是有值得表扬的,比如断同伴的手,伤害同伴,佩服佩服。”秦浩嘲讽的声音让本就已经恐惧的武士更加胆寒。

    两名武士虽然双手握刀,但被他们视为第二生活的**却无法给他们一丝安全感。冷汗打湿了衣服,武士道精神不允许他们逃,但生命的珍贵,死亡的恐惧,让他们想逃。

    信仰永远不等于现实,只有在现实面前,才能体现一个人对信仰的虔诚。毫无疑问,两个武士还没有到为了信仰可以无视生命的存在。

    两人几乎是同时转身就逃,但秦浩岂会留着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同样的教训,秦浩已经吃过不止一次,他可不想在同样的地方跌倒数次。

    冷哼一声,手掌突然用力,手中的**当暗器使用,扔出**,紧接着一脚踢在地上**的刀柄上。

    两柄**仿佛有制导设备一样,一左一右,紧追着逃跑的两名武士而去。

    噗嗤!

    刀子进肉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两柄**各穿一人,从他们的后背穿过,前面的刀尖上,娇艳的血珠滴滴答答。

    两名武士同时止步,不可置信的看着穿胸而过的**,绝望中满是不甘的向地面倒去,抽搐了几下,气绝身亡。

    四个杀手毙命,秦浩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在他眼里,这就是四肢蚂蚁而已,干掉他们,心理不会有任何障碍。

    脱掉带血的外套,点燃一根烟后,悠闲的向公司走去。

    与此同时,罗老虎派去接红尘的车辆已经快到飞扬娱乐会所。就是这最后的一点路,却发生了不该发生事。

    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商务车上的人全部死亡,包括红尘。等秦浩接到罗老虎的电话时,秦浩也才刚进公司。

    “我知道了,兄弟们的抚恤金我出一份,先这样,我等会过去。”秦浩皱着眉头挂了电话。

    他可不会认为真的是交通事故,自己被杀手截杀,红尘还没有送到飞扬娱乐会所就出了交通事故,这怎么可能是寻常的肇事。

    “有意思,你们既然喜欢玩,我奉陪就是。”秦浩丢掉烟头,眼里闪过一道寒芒。

    了解秦浩的人都知道,一但秦浩露出这样的目光,说明他已经动了杀意。兵王一怒,血流成河,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潘少华和李莹莹还在办公室里等着,秦浩一进门,潘少华眉头一皱,但他识趣的没有问。

    “来吧,我们揭晓答案吧。”秦浩走到办公桌旁,拿起之前写字的白纸。

    三人同时亮出纸张,出奇的,三人的纸上都只有“控股”两个字。

    “难得意见一样,此事就交给你们去做了。”秦浩淡淡一笑,拿过两人的纸,一起扔进碎纸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