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菜鸟登场
    乘坐电梯一个上顶层,特么的,居然是观光电梯,别去问站在电梯里看着地面越来越远,直到地面上的人影都看到是什么感受,如果有恐高症的,估计得猝死。

    电梯停下,一出电梯,漂亮、性感的比基尼迎宾就弯腰行礼,惊人的是,两个迎宾走过来,如古时候太监搀扶主子那样,如玉藕一样手臂,让人恨不得放在口里轻咬。

    墨尔本张来得意的看了一眼秦浩,但秦浩脸色毫无惊喜,更无乡巴佬逛大观园的惊奇,自然的将手放在迎宾的玉臂上,眼神纯净的跟着走进去。

    墨尔本张来有种挫败感,莫非这王浩兄弟也是这里的常客。但不可能啊,如果是这里的常客,他怎么会开租来的保时捷911呢,想不通,太想不通了。

    墨尔本张来虽然喜欢华夏文化,但他却不知道,华夏尊崇儒学,谦虚、隐晦是华夏人本性。偶尔有那么几个炫富的,不过是暴发户而已。

    经过一条富丽堂皇的走廊,出现在眼前的是金碧辉煌,奢华流离的大厅。整个大厅里,赌桌过百,赌客很多。这些赌客,来自不同的国家,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财富,是全球几十亿人连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大厅,不过是赌场最低级的存在,还有那些挂着牌子的包厢,那些包厢里,才是社会顶端的富豪,入包厢的标准,五百亿美金。

    “这是你的,等会我需要一支76年的拉菲,上好的牛肉干,我希望是亲自送来。”jin ru大厅,秦浩塞了五万美金的小费进比基尼美女的小衣里,趁机在酥胸上**了一下。

    “好的先生。”比基尼美女脸色一喜,五万美金,对她来说,可不是小数字,秦浩已经暗示了,小费还有,她怎能不开心。

    “兄弟,过来人啊,哈哈!”墨尔本张来一样塞了五万美金给搀着他的迎宾,提出和秦浩一样的要求。

    沙特阿拉伯的女人,其实真的很有诱惑力。看腻了华夏女人的矜持及肤色,偶尔看看外国女人,视觉也不错。当然,秦浩可没有来一场交易的兴趣,而是,在赌场里,有个女人在身边,有时候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兄弟,准备玩多少,我去换筹码。”墨尔本张来不敢装逼了,他发现,秦浩对这一套,似乎比他还熟。

    “此地最小的注是多少?”秦浩一出口,墨尔本张来懵逼了。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兄弟刚才是在装逼。

    “咳咳……一万美金。”墨尔本张来低声说道,有种后悔带秦浩来这么豪华的地方了。

    “好,给我来一个。”秦浩扔了一万美金给墨尔本张来,他挎包里,真的没钱了。秦浩无奈啊,保时捷911报废了,回去得赔啊,这不赚钱不行了。

    秦浩有点郁闷,好像自己到哪都差钱,早知道把给扁正阳的那张瑞士银行卡带上好了。

    “兄弟,我请了,给你来十个筹码,你慢慢玩。”墨尔本差点吐血,老子干了什么,带着一个只有六万美金,还给了五万小费的脑残进了最豪华的赌场。

    “我就只要一个。”秦浩继续坚持,他可不会随意欠别人人情。人情债,可是不好还的。

    “行,一个就一个。”墨尔本张来现在只想马上摆脱秦浩,什么华夏文化,他不探讨了。你让一个资产超过三十亿的土豪和只有一万美金的穷鬼讨论文化,可能么?

    秦浩没有在意墨尔本张来的态度,这是人性,也是人之常情。墨尔本张来忽略了一个细节,秦浩既然没钱,为什么还点了十万美金一支的红酒,三万美金的牛肉干。

    有时候,细节害死人。注重细节的人,一般不会太失败。但不注重细节的人,一时的成功,也只是运气而已。

    隔着十多米,墨尔本张来把筹码扔过来,秦浩轻松用两指夹住,微微一笑后,在大厅里闲逛。

    当走到压大小的赌桌后,秦浩停下来,手抄着裤兜连听三局后,秦浩有了把握。

    全世界的赌场都差不多,玩法是通用的,比如压大小,就是五个骰子由庄家摇点数。最大的五个五,称为豹子,豹子通杀……

    因为作者对赌博不懂,赌场里的事不是很熟悉,所以文里有错误的地方不要对号入座,这只是情节所需而已。

    “算我一个。”秦浩对着摇骰的荷官点点头,荷官见是陌生人,眼里一喜。

    赌场是庄家,而荷官代表赌场,赌客输得越多,荷官的提成越高。这些荷官,每一个都是赌博高手,想从他们手里赢钱,很难。要是庄家的钱你可以轻易赢到,那赌场总有一天要倒闭的。

    “欢迎来自华夏的朋友,请下注。”荷官微笑看着秦浩,心里在计算,这个华夏人能有多少钱。近几年,随着华夏的经济越来越好,土豪不少,就是这个赌场,不知有多少华夏人输得哭天喊地。

    “我不是很会玩,就先下注一万,热热身吧。”秦浩手指一弹,一万美金的筹码刚好落在豹子上。

    “哈哈,一万美金押豹子,华夏的朋友,你还真会玩。”

    “哦、请赐教。”秦浩来了兴趣。

    “她,在皇家维多利亚港多年,从没有摇出豹子。朋友野心不小,但我不看好。”一个看来赢了不少的赌客善意的提醒。

    “卧槽,你不早说,我的一万美金……”秦浩心疼的怪叫一声,这更加让荷官肯定他是个菜鸟。既然是菜鸟,荷官岂有放过他的机会。

    “我看先生是第一次来,其他人都还没有押注,我也没摇骰,我按照赌场的规定,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但只有一次哦。”

    荷官看似在为秦浩考虑,但你要是认为这荷官心地不错,那你肯定要悲剧了。荷官故意卖这个人情,就是想留住你,想掏空你的腰包。

    “算了,我珍惜妹子给我的机会,但身为男人,哪能出尔反尔,嘿咻嘿咻时,你总不能只进去一半就不进了吧。”秦浩绝对是菜鸟,至少,在其他人眼里他说菜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