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药丸到手
    包厢里,罗老虎激动的把一个小盒子交给秦浩。惊喜道“秦先生,我已经让他们确认给过了,他们吃的就是这种药丸。”

    “好,给去取药的兄弟每人奖励十万,钱由我出。”秦浩**着手打开盒子,这可是连华夏军方都没有配方的宝贝啊。

    试想,这种药如果没有后遗症,一但在军方推广开,华夏军人的体质必然得到大大的改善。秦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种药可以给军方带来多少福利,而不是想到他可以赚多少钱。

    虽然离开了军队,但秦浩的心却始终在军队里,没有当过兵的人永远不会理解在军人的心里,军队才是真正的家。

    盒子里,两个和普通胶囊药没有区别的药丸静静的躺着。秦浩激动道“快给我镊子,记得消毒。”

    秦浩不敢直接用手去拿,可见他宝贝到什么地步。罗老虎急忙让人拿来镊子,秦浩似乎还不放心镊子的消毒程度,倒了一杯白酒,点燃后,将镊子在酒火中烧了一会,等镊子彻底凉了后,才小心翼翼的夹起一颗药丸放在鼻下轻嗅。

    没有任何气味,这在意料之中。胶囊外衣就是保护药力外泄的保护层,有胶囊在,自然没有气味。

    “行了,药丸我带走,记得保密,如果有谁泄露出去,你知道该怎么做。”秦浩开了张二十万的支票留下。

    “秦先生,那些人怎么处理?”罗老虎问道,会所总不能一直关押着那些人吧。

    “交给西城分局副局长陈梓萌,算了,还是处理了吧,别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这些人本来是留着给陈梓萌立功的,想了想,药丸必须保密,也只好做掉他们。

    “我知道了,秦先生慢走。”罗老虎点点头,做掉几个人,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秦浩开着车直奔扁正阳住处,已经是后半夜,扁正阳已经在睡梦中,秦浩直接打开锁进去。

    “老扁,起来撒尿了。”秦浩敲了敲卧室的门。门后,扁正阳收起手术刀,脸色有些恼怒。

    秦浩开门时他就醒了,像他们这种人,睡觉时都保持着清醒的意识,任何响动都瞒不了他们。

    “你特么有病啊,你看看老子,都被你剥削瘦了。”扁正阳打着哈欠,恼怒的说着。

    “你不欢迎,好,老子走人,不过你别后悔。”秦浩嘿嘿一笑,却二郎腿翘着,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每次都来这一套,你烦不烦。行了,老子认输了,秦大兵王,说吧,又有什么吩咐。”扁正阳鄙夷的坐下。

    “是你让老子留下的,你看,这是什么。”秦浩将盒子小心翼翼的递给扁正阳。

    “怎么,你得到传国玉玺了,这么小心。”扁正阳嘲讽的接过盒子。

    秦浩笑而不语,扁正阳打开盒子后,见是两粒普通药丸,顺手就要扔,突然脸色一变,急忙收手,呼吸急促道“这是,这是那些黑客吃的药丸?”

    “卧槽,你总算明白过来了,你当老子大半夜不睡觉来找你是有病?”秦浩鄙夷一笑。

    “妈的,你怎么不早说。”扁正阳谩骂一声,放下盒子就冲进卧室,提着一个黑色箱子出来。

    打开箱子,拿出高精度显微镜,用镊子夹了粒药丸放在显微镜下,开始分析。

    “从药丸分子来看,这药的配方相当复杂,我需要时间。”扁正阳凝重的说道。

    “慢慢来,我让周青山过来帮你,你知道这药的强大作用,你们一定要将配方分解出来。”秦浩从所未有的严肃。

    “老子还不知道,需要你提醒,你可以滚了。”扁正阳是医学狂人,直接赶人了。

    秦浩苦笑着离开,给周青山发了条快来云阳的消息后就回家了。刚到家,周青山就回电了。

    “臭小子,你搞什么鬼,大半夜的给老子发信息。”

    “没事,就是最近弄到几**五十年的赖茅,没人一起喝。”电话被监听着,秦浩可不敢在电话里说。

    “好,我明天过来,挂了。”

    周青山意识到肯定是秦浩又要搞事了,总之不是喝酒。他太了解秦浩了,秦浩绝不会因为几**好酒大半夜发短信给他。

    回到家里,秦浩偷偷jin ru林傲雪那一套房子,偷听林傲雪睡得还不错就放心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前面说过,新房是两套连在一起,所以秦浩并没有和林傲雪同居。

    秦浩以为林傲雪睡着了,其实没有。当他关门离开后,装作睡着的林傲雪猛的掀开被子,穿着吊带睡衣,怒骂道“秦浩,你就是王八蛋,老娘等了你大半夜,你进来了居然还敢跑。”

    女神发火,必有人遭殃。林傲雪估计是被气坏了,邪恶的拿出手机拨通秦浩的电话。

    秦浩刚回到卧室,林傲雪的电话就进来,秦浩眼睛一瞪,有种不好的预感。

    “秦浩,我肚子好饿,你回来了,如果没有回来,麻烦帮我带一份老两口的玉米粥。”

    电话里听不出林傲雪是否生气,但秦浩敢肯定自己刚才进去时,林傲雪是装睡的。

    “我马上就回,你先睡,我回去后叫你。”秦浩拍拍额头,他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已经回来,还进去过,否则鬼知道林傲雪会发多大的火。

    “老两口好像很远的,要不算了吧!”林傲雪似乎心疼秦浩,但这时候,你要真听了她的话嫌远,嘿嘿,恭喜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不远,我刚好在这面,你先睡,我去了。”秦浩擦着冷汗,语气温柔得连他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说的。

    “嗯呐,老公最好了。”房间里,林傲雪笑的那叫一个阴险,那叫一个邪恶。

    老两口,是云阳著名的小吃店,二十四小时营业,全市就城东有一家店面,距离住处至少有三十公里,林傲雪这招够狠的。

    大约四十分钟后,林傲雪站在窗户后,看着秦浩的车已经进了小区,林傲雪阴森的拨通秦浩的电话,撒娇道“老公,我想喝可乐,你回来的时候顺路到肯德基给我带一个大杯好吗?”

    已经停车的秦浩气得差点吐血,瞟了一眼楼层,看到窗帘后面的阴影,秦浩欲哭无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