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怒斩四人
    秦浩已经奄奄一息,之前还有闷哼声,而现在,就真的和沙包一样,无声无息。

    “老板,他不行了。”打人的保镖急忙停手。

    “这么不经打,我还没有看够呢,给我把他吊起来。”张祥冷哼一声。

    两名保镖拖着秦浩,来到钢架下,刚要拿绳子去绑秦浩的手。突然,秦浩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

    保镖脸色一变,可他速度太慢了,还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秦浩拉着他手里的绳子快速向后一绕,绳子缠绕着保镖的脖子用力一拽,保镖就被吊在钢架上。

    “梓萌……”秦浩大喝一声,陈梓萌立即反应过来,拼命的身子一弓,小腹就向后弯曲。

    她的小腹刚收,秦浩拽着绳子,长腿紧擦陈梓萌小腹蹬出。拿枪指着陈梓萌的保镖还没有从眼前的一幕中反应过来,秦浩的脚已经落在他的小腹上。

    砰的一声!保镖就被蹬飞,后退的惯性中,手臂扬起开了一枪,子弹砰的一声打开房顶上。

    秦浩并没有因此放过他,丢掉绳子猛然**而出。保镖刚撞到墙上,大惊中就要冲过来的秦浩开枪。

    可是,他刚扣下扳机,秦浩的手掌已经抓住枪管。咔嚓一声,枪管被暴力拆除,刚从弹夹中弹出的子弹失去枪管的控制,向上飞了一截落在地上。

    “混蛋,给我干掉他。”张祥这才惊呼出声,他突然有些后悔,为何要选在家里对秦浩动手。

    他身后的两名保镖脸色大变,急忙拔枪。可是,有人比他们速度还快,秦浩手中的枪管向飞镖一样向左边的保镖射去,而他自己,拉着手里的保镖如兔子一样跳到陈梓萌前面,挡在陈梓萌面前。

    噗嗤,噗嗤!

    两声噗嗤声同时响起,一声是枪管刺进左边保镖的喉咙的声音,一声是一道打进秦浩前面保镖胸口声。

    做了挡箭牌的保镖惨叫一声,秦浩可不给他惨叫的机会,提着他衣领一扔。

    右边的保镖脸色一变,可有同伴挡住视线,他已经无法瞄准秦浩,同伴落地时,一只大脚从同伴的身后出现。

    持枪的保镖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秦浩的速度为何会如此之快,那在视线中极速放大的脚掌就落在他的胸口上。

    保镖后退中,秦浩猛然拽住他持枪的右手,左拳轰在保镖手臂的关节上,咔嚓一声,保镖的手臂瞬间骨骼全断,手臂弯曲中,手枪变成了对着自己。

    “啊……我的手……”保镖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与我为敌,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将来,无论你是什么人,你都要死。”秦浩的声音冷血无情,就向天生的杀人机器一样。

    秦浩那双毫无情感的眸子让保镖意识到死亡的绝望,连惨叫都被镇住而停止。剩余的保镖脸色大变,急忙冲向陈梓萌试图再次要挟秦浩。

    可秦浩拽着保镖的头发一转身,保镖的背对着陈梓萌,右手食指压在保镖扣动扳机的手指上。

    “不要……”陈梓萌意识到了什么,可是,枪响了。

    陈梓萌看到,保镖的身体**,子弹穿过保镖的小腹从后腰废出,那飞溅的血花,仿佛瞬间染红了陈梓萌的双眼。

    她的眼前,仿佛一片血红,秦浩就向一个立身与血海中的魔王一样,让她陌生可怕。

    枪声一响,冲向陈梓萌的保镖下意识的停步。而后面的张祥,已经完全吓蒙了,踉跄着向后栽去,靠在墙壁上,脸色苍白如纸,连呼吸都难。

    砰!

    枪声又响了,又是一朵鲜艳的血花从保镖的后辈溅出。陈梓萌已经哭成了泪人,喃喃道“不要,不要再杀人了,求求你不要了。”

    砰!砰!砰!

    十二发的弹夹剩余的十一颗子弹,秦浩一颗不剩打进保镖的腹部又从后背飞出,那一颗颗染血的子弹掉落在地。

    这就是秦浩,他可以乐在陈梓萌的愤怒的殴打中,可面对敌人,他辣手无情,视生命为草芥。

    保镖嘴里的鲜血喷染了秦浩胸前的衣服,让秦浩的形象更加的可怕,更加的阴森。

    其他的保镖虽然也是退伍军人,面对枪林弹雨都没有被吓倒的他们,此时却如脚底生根一样,失去活动的能力。从脚底直涌头顶的寒气,让他们心脏都被冰冻。

    秦浩冷笑着放开手,已经气绝的保镖倒在地上,一双眼珠瞪着房顶,遗留的恐惧,似乎在后悔他不该从事私人保镖这一行。

    秦浩丢掉手枪,从包里掏出烟盒,点燃一根烟,烟草的辛辣伴随着血腥味,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一些。

    秦浩是人不是机器,之前半个小时的殴打已经让他受伤不轻,这猛然的爆发,连干掉四人,牵动着他的伤势,让他随时都没有可能昏迷。

    身体不会说谎,秦浩打摆子的身体清晰的告诉别人,他到极限了,快不行了。

    剩余的五名保镖脸色一喜,咬咬牙压下心里的恐惧,拿着军刺,小心翼翼的向秦浩围过来。

    秦浩麻木的抽着烟,似乎真的已经油尽灯枯,陈梓萌脸色大变,撕心裂肺的嘶吼道“秦浩,秦浩……”

    噗嗤!终于有保镖忍不住动手了,军刺从秦浩手臂上划过,娇艳的血花,让陈梓萌绝望了。

    “秦浩,快醒醒啊,我求求你快醒来啊。”陈梓萌拼命的挣扎着,四肢绑着绳子处,已经勒得渗血,但她却失去了直觉一样。

    “秦浩,快醒醒啊,秦浩,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求你快醒醒,我知道错了,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求你们别伤害他了,我求求你们。”

    人力有时穷,陈梓萌虽然实力不错,但以体力崩断绳子,那只是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事。

    保镖队长大喝一声,身体一跃,军刺向秦浩的胸口猛刺而来。致命的危机让秦浩迷糊的意识清醒一些,双手猛的抓住保镖队长的手。

    保镖队长是全力出手,秦浩被他推着向后连退几步。后面的保镖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两人同时刺出军刺,目标直指秦浩的腰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