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兵王受辱
    十分钟后,秦浩到了华润万家大卖场楼下,因是夜间,车灯十分显眼。车子刚停下,一男子来到副驾驶外面敲了敲车窗,秦浩打开门锁。

    “前方调头。”男子上车后,翘着二郎腿登着中控台,秦浩眼里闪过一道冷笑。

    调头之后,直行了一段是左转,接着是又转,秦浩不屑道“如果我带警察来了,凭你这点手段也想甩掉警察,简直是做梦。”

    男子脸色一怒,呵斥道“老子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教,想早点见到你心上人,最好给要老实一点。”

    秦浩一脚急刹,尖叫的刹车声中,男子砰一声就从座椅上滑落,屁股落在地板上,双脚在中控台,后背被座椅挡住,那姿势,叫一个滑稽。

    “啊……我,快拉老子起来。”男子感觉自己的腰都断了,这滋味,别说有多酸爽了。

    秦浩眼里闪过冰冷的寒芒,阴沉道“我奉劝你的下水道里少喷粪,否则我先干掉你,你认为你的主子会为了你而放弃要挟我的机会。”

    “我……我受不了啊,你拉我起来,我立即带你去见老板。”男子学聪明了,不敢在随意喷粪,秦浩说的对,秦浩即便是弄死他,张祥也不会放弃以陈梓萌要挟秦浩的计划。

    秦浩淡淡一笑道“我双手在开车,没功夫理你,看导航吧。”秦浩打开车载地图。

    男子后悔死了,早知道就别惹这个混蛋,现在他只想尽快赶到目的地,拖久了,他的腰恐怕就要永远直不起来了。

    “王八蛋,等你到了庄园,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心里诅咒了一声,男子急忙指引着秦浩,但却不敢说出地名。

    没有绕路,半个小时后就进了天香国色,车子停在88栋外,几个保镖立即上来,警惕着秦浩。

    “我们老板正在等你,想见你的女人,必须搜身。”新提拔的保镖队长审视着秦浩。

    “快救我啊,你们这些混蛋。”车里的男子咆哮一声。

    保镖队长脸色一变,急忙让人救人,打开车门,连保镖队长都控制不住的笑了,这尼玛,还有这样坐车的。

    秦浩任由两名保镖搜身,手机和军刺都拿走了。保镖队长打开手机,翻看了通话记录和短信,见秦浩没有与警方联系过,这下放心了。在一众保镖的防备中,秦浩被带进庄园。

    秦浩被带到杂物间,张祥一挥手,陈梓萌旁边的保镖立即用枪指着陈梓萌的太阳穴。秦浩脸色一变,刚要迈不,张祥冷笑道“只要你动一步,你的女人就会被子弹打穿脑袋。”

    秦浩不得不停下来,他不能赌。看了陈梓萌一眼,身上没伤,可看到脸上的巴掌印时,秦浩爆发出阴冷的气息。

    “张祥,放了她。”秦浩如恶魔般的眼神,让张祥通体一寒。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独子惨死,张祥无法抑制的怒火喷涌而出,冷笑道“秦浩,放了她可以,但就要看你怎么做了,给我打。”

    张祥话音一落,秦浩身后的保镖一记飞腿蹬在秦浩背上,秦浩本能的想要反抗,但他不能,惯性之下,秦浩都登倒在地。

    秦浩刚到底,墙边的两名保镖也加入了殴打。拳打脚踢之下,秦浩只能护住脑袋,蜷缩着承认殴打。

    “不……秦浩,你还手啊,你快还手啊。”陈梓萌泪如雨下,撕裂的大吼道。

    “秦浩,你干还手吗?我希望你还手,你只要一还手,我就干掉你的女人,你还手啊,哈哈!”张祥哈哈大笑,所有的仇恨都转化为了怒火。

    这些保镖的力道都不弱,秦浩如沙包一样在地上被踢来踢去,嘴角已经渗出了鲜血。张祥的大笑提醒着他,只要他敢还手,陈梓萌就要死。

    陈梓萌虽然是警察,还是一所领导,但被仇恨淹没了理智的张祥他只想报仇,秦浩只能忍,自己被打的越惨,张祥就有可能发泄了怒火冷静下来。

    即便不能,在没有绝佳的机会之前,他必须得忍。他不能赌,他绝不允许陈梓萌出事。

    所以,曾经叱咤风云的华夏第一兵王在几个蚂蚁脚下受辱。

    “秦浩,你还手啊,我求你还手啊,你快还手啊……”陈梓萌喉咙已经沙哑,她的心如刀绞,踢在秦浩身上的那一脚脚,比踢在她心上还要疼。

    “闭嘴,他们不过是给老子饶痒痒,你的声音很烦人。”秦浩闷哼中呵斥一声。

    这个傻女人,你这样不停的撕裂声会给你声带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你叫的越惨,只会让张祥更得意。

    “秦浩……”秦浩第一次呵斥她,陈梓萌没有生气,而是心痛,自责。

    “秦浩,对不起,我不该不相信你的人品,秦浩……”陈梓萌喃喃细语,一颗芳心瞬间被撕的七零八落。

    从一个警察的职责来说,陈梓萌并没有错。但从警察条令来论,陈梓萌是错的。第一,异地查案,必须向上级请示,逐级上报后,由局长一级向犯罪嫌疑人所在地的警方请求协助。第二,凡是牵涉到杀人的大案子,必须由上级批准,组织专案调查组。

    陈梓萌一面坚持着宣誓时维护法治的使命,一方面她特想知道秦浩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

    她的出发点是否正确不论,就说张祥,经商数十年,和政府官员及警察打交道的时间比陈梓萌还多,警方的一些手段,他比陈梓萌知道的还要多。

    在张祥面前,陈梓萌完全还是只菜鸟,岂能不中了圈套。一点点证据就让她自投罗网,换做经验丰富的老警员,绝不会这么轻易上当。

    试想,一个一省之内最大的房地产企业,岂会让你轻易六抓到他的把柄。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公司要资金链断裂后,警方才能查出多年前的违法事实。

    秦浩连续被殴打半个小时,一身的脚印,除了头外,身上几乎没一处好的。嘴里的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服,他是人,不是钢铁,他一样会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