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百密一疏
    两人靠着车,看着老人喃喃自语,说着一些过往中家里的琐事。

    中年递给秦浩一根烟,自责道“都是我太忙了,我应该多陪陪他人家的。今天多谢你了,要不是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无妨,但我有句话告诉你,子欲养而亲不待,赚再多的钱,如果没有了家人,钱又有什么用。”秦浩这句话,更多的是在告诉自己。

    “是啊,你这话教训得对,以后我当多陪陪我爸。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有空一起吃饭。”中年重重的点点头,递了张名片给秦浩。

    秦浩一看,脸色微变,汪天宝,成风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也就是姜正白要对付的那个成风集团。秦浩收起名片,没有多说什么。

    云省的互联网行业流传着一句话,成风科技集团的成功不是投资人有多高的战略眼光,而是有识人之明。

    汪天宝这人,真如他名字一样,绝对是管理公司的宝贝。要死不活的成风科技集团自从聘用了汪天宝任首席执行官,公司业绩翻倍的暴涨。短短几年时间,成风科技集团就一改要死不活的状态,不但成功上市,且年利润达到了数十亿。

    秦浩试图让猎头公司挖过汪天宝,但汪天宝拒绝了。秦浩开的待遇,自然比不上成风集团,毕竟公司还没有盈利,养不起大神。

    老人一呆就是两个多小时,疏解了心中的苦闷,老人的记忆清醒了不少。对秦浩又是感激又是赞赏。

    一栋老楼,汪天宝让秦浩随便坐,将老人送回房间休息后,拿出酒杯倒了两杯红酒。

    递了一杯给秦浩,复杂的说道“我就是在这栋楼出生的,爸妈不愿去其他的地方住,妈妈走后,爸更舍不得这里的一切,这就只好继续在这里将就。”

    “我看的出来,你对老人的孝心,行了,我先走了,以后多陪陪老人。”秦浩喝完酒,起身就走。

    “今天耽搁你这么时间,真是不好意思,等我爸康复一些,我再请你吃饭。”汪天宝将秦浩送到楼下,感激的和秦浩握握手。

    秦浩打车到4店,开回送去保养的奥迪6,难得今天不送林傲雪,就跑到菜市场买了不少菜。

    可秦浩到大院时,眉头一皱,陈梓萌经常开的那辆警车停在院里,莫非是陈梓萌还是怀疑自己,来套二老的话了?

    秦浩提着菜急匆匆上楼,趴在门上,听着房里的说话声比较融洽,这才松了口气。以二老的善良,要是知道秦浩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那还不得翻了天。

    一进屋,二老的目光就高深的袭来,而陈梓萌脸上闪过一道娇羞的红意。

    “梓萌,你怎么过来了?”秦浩有点不解,陈梓萌这似乎有点媳妇见公婆的样子。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梓萌来了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你和梓萌说说话,我和你爸去做饭。”李翠花看似责怪,但眼神却是我儿子就是厉害。

    “对对对,你们年轻人共同话题多一点,我和你妈去做饭。”秦天更直接,接过秦浩手里的菜就进了厨房。

    “过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去接你啊。”秦浩坐下,试探着陈梓萌。

    “你是不欢迎还是害怕什么?”陈梓萌审视着秦浩。

    “好笑,我害怕什么,我身正不怕影子斜。”秦浩随意一笑。

    厨房里,李翠花拉着秦天躲在玻璃后偷看着二人,李翠花担忧道“老头子,看来这陈警官和小浩关系也不简单,这可怎么办啊,林总裁、杨小姐,这三个人啊,这让小浩怎么选。”

    “怕什么,大不了一并娶了就是。”秦天现在挺霸气,可等将来,秦浩带着远不止这三人回家时,差点把他吓出心脏病来。

    平平淡淡的吃完一顿饭,再陈梓萌威胁的眼神下,秦浩只能找个送陈梓萌回家的理由跟着陈梓萌走。

    警车上,陈梓萌冷笑道“秦浩,你把我当什么人,你做了那些事瞒着我有意思吗?”

    陈梓萌这突然的质问把秦浩搞蒙了,秦浩快速分析着陈梓萌的心理活动,得出的结论是眼下只能装傻充愣。

    “你这话说的,我怎么敢瞒我亲爱的宝贝。”

    “是吗,秦浩,我以为我找到了真爱,幻想着我们将来结婚生子,我不需要我到老公有多出息,但他必须守法,你太让我失望了。”陈梓萌眼里泪珠打着转,让秦浩心疼的要死。

    但秦浩现在无暇顾及心疼,他再想,陈梓萌是不是发现张若凡的死和自己有关。但,他相信扁正阳,扁正阳用药水杀人,如果扁正阳不说,即便是他也察觉不了,那陈梓萌应该是不可能查出来,那是什么事让她生这么大的气。

    “萌萌,我哪里不守法了。”秦浩严肃的反问,他不认为自己的事陈梓萌能够查到。

    “秦浩,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认心思缜密,可以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但你没有想到百密一疏,你受伤留在医院的血衣,我已经找人鉴定了。”

    秦浩顿时冷汗直冒,他想起来了,当时他让林傲雪把染血的衬衫带回家处理了,现在看来,是林傲雪忘记了。

    “萌萌,你听我解释,那些人袭击我,我那是正当防卫。”秦浩发觉,一向口若悬河的自几,在陈梓萌逼视的目光中,居然找不到华丽的言辞。

    “你不用解释了,捅了十几刀,短短十几分钟,重伤九人杀死一人,这是你所谓的正当防卫。秦浩,你下车吧,等证据收集齐全,我会向法院申请逮捕令。”

    陈梓萌咬着嘴唇,泪珠不受控制的落下。她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她曾经在庄严的国徽下宣誓,恪守警察职责,维护法治,可现在自己的爱人犯案了,有谁比她更痛苦。

    “好吧,你开车慢点。”

    秦浩叹息一声,他能理解陈梓萌,因为这是陈梓萌的使命。这种使命感,曾经一样深植于他骨髓中,他爱上陈梓萌,何尝不是因为陈梓萌恪守使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