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关心惹来的祸
    林傲雪以为秦浩还要伤人,她的善良及对秦浩的关心,促使她急忙下车,拦在秦浩面前。

    “秦浩,可以了,他们已经败了,我们离开吧。”林傲雪的后面对着李队长,她不知道,这时候的她有多危险。

    秦浩脸色一变,快步上前。林傲雪后退中,双手伸着拦住秦浩,祈求道“秦浩,够了,他们应该交给法律制裁,你防卫没错,但防卫过当是要做牢的。”

    秦浩眼里的杀意消散了不少,柔和一笑道“我不伤人,我要问出是谁在指使,你快让开。”

    秦浩并没有放松对李队长的防备,但他也不能上前。他一上前,林傲雪就往后退,距离李队长的距离也就越近。狗急跳墙,这样的悲剧可不少。

    “真的?你真的不伤他?”林傲雪有些狐疑,她实在是被刚才秦浩的狠辣吓到了。

    “我保证不伤他,来,过来我这里。”秦浩耐心的安慰着林傲雪。

    这时候,如果他在刺激林傲雪,那就是将林傲雪逼近虎口。但他也无法去责怪林傲雪,林傲雪经历的世界与他不同,而且,林傲雪是担心他防卫过当而做牢,他又如何能责怪她的好意。

    李队长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林傲雪这突然跑出来,逼得秦浩不得不停步。

    李队长快速闪过几道思绪,前后分析中,唯有挟持或者林傲雪受伤,才能让秦浩无法脱身,这才能让他更容易脱身。

    为了活命,李队长完全抛弃了做人的底线,怒吼道“给我去死吧!”

    话音一落,手握着军刺向林傲雪后背扑来。秦浩脸色大变,如野兽一样弹射而出。

    李队长的暴喝,将林傲雪吓呆了。考验秦浩的时候到了,他绝不允许林傲雪受到任何伤害。

    李队长眼里闪烁着寒芒,军刺距离林傲雪后背已经不到五公分,他仿佛已经看到一朵娇艳的鲜花倒在血泊中,而秦浩只能先救人,只能放弃追他。

    就在这时,前面的林傲雪消失了,准确的说是秦浩挡在了林傲雪背后。

    千钧一发之际,秦浩顾不得自己是否受伤,将林傲雪拽到身后,以自己的身躯做林傲雪的护身符。

    噗嗤!刀子进肉的声音传来,秦浩脸色一痛,军刺有一半刺进他腹部。

    秦浩是人不是神,救下林傲雪,已经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只能硬承受。但,他又不是普通人,全身紧绷中,原本要整柄没入的军刺只刺进一半,只要没有伤到内脏,对他来说就是小伤。

    李队长色变中,手松开军刺转身就逃。但,自首都一战之后,秦浩还是第一次受刀了伤,秦浩岂会给他逃脱的机会。

    秦浩眼里闪烁着阴森的寒芒,身体**着追了出去。李队长是亡命而逃,秦浩是必取他性命,两人的速度都快到极致。

    秦浩小腹上的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衫,但秦浩仿佛没有知觉一样,双眼如死神一样盯着前方奔跑的身影。

    终于,秦浩追上了李队长,一把抓住李队长的头发用力一拽,李队长在惨叫声中整块头皮都被拽了下来。

    秦浩如死神一样拔出腹部的军刺,眼花缭乱中对着李队长的小腹连捅几十下。

    李队长双手死死抓着秦浩的衣服,口中的鲜血咕噜咕噜的冒,一双眼睛致死都还留着后悔的目光。

    “下辈子投胎做人,记得别找女人下手。”秦浩推开已经身亡的李队长,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后面,被吓呆的林傲雪这才意识回体,一醒过来急忙寻找秦浩的身影。刚好看到百米之外的秦浩撕开衬衫在腹部打结,林傲雪瞬间泪如泉涌。

    “秦浩……”

    林傲雪尖叫一声,飞奔着向秦浩而去。距离秦浩还有两米时,林傲雪被惊呆了,秦浩白色的衬衫已经变成了红色,连黑色的裤子都湿漉漉的,显然是被鲜血打湿。

    林傲雪双手蒙着小嘴,双眼的后悔、自责之色让秦浩心疼。不过,秦浩并不打算安慰林傲雪。这样的事,以后或许还会发生很多,如果每次林傲雪都跑出来坏事,他能救一次,难道还次次都能救下。

    “秦浩,对不起,都怪我,你打我骂我吧。”下一秒,林傲雪扑到秦浩怀里,抱着秦浩哭成了泪人。

    “扶我上车吧。”秦浩拍拍林傲雪的后背,林傲雪急忙点点头,扶着秦浩向车上走去。

    将秦浩扶上副驾驶,林傲雪急忙回到驾驶位上,启动车子就向城里疾驰而去。秦浩拿出电话,打电话让罗老虎派人来收场后,点燃一根香烟,压制着伤口的疼痛。

    车速很快,可林傲雪还是觉得很慢,第一次感觉医院怎么会那么远。秦浩疲惫的眯着眼睛,流了那么多血,这一放松,疲惫感袭来,心里苦笑一声,看来以后要加强锻炼,把失去的这四年锻炼回来。

    秦浩被送进医院,林傲雪不放心,给扁正阳打了个电话。在她想来,扁正阳是秦浩的朋友,他对秦浩会比其他的医生更负责。其实,担心则乱,秦浩只是疲惫,伤势并不是很重。

    等秦浩从急诊手术室包扎出来,林傲雪觉得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扁正阳这个家伙毫无同情心,鄙夷道“受伤的滋味很美妙吧。”

    林傲雪瞬间暴怒,美目充满着怒火,恨不得将扁正阳碎尸万段。

    “你特么什么时候嘴也这么贱了,快给老子来根烟。”秦浩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不,你还不能抽烟,这会让伤口感染的。”护士急忙制止。

    “护士,我不需要住院,给我开点抗生素就行。”等推车到病房门口时,秦浩拒绝住院,只有住过院的人才会理解住院的枯燥与无聊。

    “不行,必须得住院,我会在医院守着你,伤不好就不能出院。”林傲雪美目一瞪,秦浩弱弱的点点头。

    她明白,林傲雪除了担心,还有赎罪的心理存在,在林傲雪心里始终自责,如果不是她,秦浩就不会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