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王海之死
    送林傲雪回家后,秦浩把王海的电话发给罗老虎,让罗老虎尽快查出此人的行踪。

    与此同时,云阳大酒店包房里,张若凡及连纵集团的股东全都在。

    张若凡猛灌一口酒,咬牙切齿的痛恨道“秦浩那王八蛋本少绝不会放过他。各位,清水集团打得何止本少的脸,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们说,这口恶气你们能忍?”

    “哼,张少说的不错,我们都是云阳有名的企业家,今天居然败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中,这是耻辱。”

    “说的对,清水集团还是林震南掌舵时就咄咄逼人,什么项目都想插一脚,要不是市委不愿意看到清水集团一家独大,哪里还有我们的饭吃,今天的耻辱,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张少,此恨不消,别人还以为我们怕了清水集团,我建议,我们各自往集团注资,提高公司风险承受能力,和清水集团争夺下面的标的。”

    扁正阳扫视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各位,耻辱是小事,我们都是商人,利益永远是第一位。你们只看到清水集团春风得意,却没有看到,一、二标的的利润极低,甚至拖垮清水集团都有可能。”

    “哦,扁总莫非有好计不成,快说说。”众人眼睛一亮。

    “众所周知,写字楼和住宅回款率高,利润空间大,后面的标的都是住宅和写字楼,我们只要拿下这些标的,何愁压不倒清水集团?”扁正阳高深一笑。

    “可是清水集团自然也知道这些,他们难道不会抢?”张若凡一愣。

    扁正阳轻笑道“政府最不愿看到的就是民企垄断,我相信,今后的标的与清水集团无缘了。”

    “对啊,市委就是不愿看到清水集团形成垄断,这些年大力支持鼎重集团。哈哈,扁总一言,令人茅塞顿开啊。”

    众人的恭维声,扁正阳谦虚的接受。只是,扁正阳心里的冷笑,有谁得知?

    后面几天,果然如扁正阳说的那样,清水集团很少竞标成功。连纵集团收获了几个利润可观的大项目。而鼎重集团也收获不小,一栋一百六十层的写字楼。

    参与竞标的公司或多或少有收获,后面的电力、电信、路桥、绿化这些与清水集团就没有关系了,清水集团也就没有参与投标。

    这天早上,林傲雪刚到公司,陈林就在办公室门口等着。这些天,陈林一直在等着林傲雪找他谈话,但林傲雪听从秦浩的建议,一直晾着他,仿佛没事一样。

    陈梅已经被提到看守所,只待王海归案,就可提起公诉。最难受的还是陈林,一个是自己的侄女,一个是工作了十多年的公司。特别是同事间的指指点点,让陈林内心煎熬。

    “陈经理,你这是?”林傲雪装作不知陈林的来意。

    “林总裁,我想和您谈谈。”陈林苦涩一笑。

    办公室里,陈林将辞职信交给林傲雪,苦涩道“总裁,是我对不起公司,我再没有脸呆下去,请总裁批准我辞职。”

    “陈经理,你这是做什么?你是公司的老员工,能力突出,今后仰仗你的地方还很多,还是你另有发展或者是不满公司的待遇?”

    “总裁,陈梅出现这样的事,我罪责难逃,我怎么还能呆在公司?”陈林脸色一变,心里有些期待。

    “陈经理,从私人角度上,我还要叫你一声叔叔。你说,我会相信一个为公司兢兢业业付出的叔叔出卖公司吗?”林傲雪这驭人的手段不错啊。

    “总裁,我……”陈林眼睛湿润,感动得一塌糊涂。他从基层一步步做起,成为公司的元老,付出的汗水与青春何其之多,早已经把公司当成第二家,林傲雪的大度、信任,令陈林感到一切的付出都值了。

    “陈经理,公司的情况你也清楚,我打算让你全权负责二号标的的所有事宜,公司里的人随你挑,你可愿意?”

    “啊,我愿意,我愿意,总裁请放心,我一定不负公司重托和信任。”

    陈林的心完全被林傲雪收服,陈林的能力不用怀疑。也正是因为林傲雪毫无保留的信任,陈林直至退休都是公司的柱石,在别人看来没有利润的二号标的,陈林硬是给公司交出了数亿的利润。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在秦浩的请求下,陈梓萌和青龙帮都在寻找王海,加上负责此案的警局,三方都在找同一人。可差不多将云阳都翻过来了,就是没有王海的踪迹。

    陈梓萌查过出入境记录,确定王海还在国内,连云阳的海陆空的出行方式都查了,王海都没有购票的记录,可王海就像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城中村的一出租屋里,王海惶惶不可终日,自从陈梅进去后,王海就预感自己的末日不远了。

    因为,隔壁的出租屋里住进了几个人。那几人,整天正事不干,除了喝酒打牌,一到晚上就是女人的**声。

    王海想要跑,可现在云阳黑白两道都在找他,而且,对方承诺给他的钱还没有到账,他没钱跑路。

    这夜,快被折磨疯的王海终于忍不可忍,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提着酒**敲开隔壁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裤衩的大汉,那海拔及那胸毛,让王海直冒冷汗。但是,王海的理智完全被愤怒淹没,被折磨了数夜的他只想睡个安稳觉。

    瘦弱的身体爆发出愤怒的力量,手中的酒**向大汉砸去。

    啪的一声!酒**在大汉脑袋上破碎,大汉的脑袋瞬间鲜血淋淋。

    大汉瞬间暴怒,一记锁喉呃住王海的喉咙,王海顿时脸色涨红,双手拍打着大汉的手臂。

    “小鸡子,你敢打老子脑袋,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兄弟们,给我打。”

    大汉如提小鸡一样,将王海扔进房里,房门一关。房里的几个大汉扑身而上,王海凄厉的惨叫淹没了女人的**。

    短短半个时辰后,王海就气绝身亡。当天夜里,几个大汉就消失了身影,而出租房发生了火灾,王海的尸体烧成了焦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