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用心良苦
    周孟白站在龙凤呈祥的实木雕前,不时的点头称赞。啧啧称奇道“三百年的hong豆杉,取自根部三尺雕刻而成,这作品可成宝。”

    “哈哈,小周说的不错,这正是三百年的hong豆杉雕刻而成,至于是否取自根部……”陈父点而不透,似乎有意考考两个年轻人。

    周孟白挑衅的看着秦浩道“秦兄想来对艺术品更有见地,不如我们听听秦兄的看法。”

    秦浩淡淡一笑道“呵呵,周兄说笑了。艺术品我不是太懂,但对周兄刚才之前的话的确不敢苟同。”

    周孟白脸色一变,冷笑道“哦,愿闻其详。”

    周青河夫妇眼里多了些鄙夷,陈父也不怎么高兴了。秦浩进来都没有怎么看,他就否决了别人的评价,这是自负还是不懂装懂?

    秦浩淡淡的说道“此物的确是取自三百年的hong豆杉,但可惜的是,它们是两棵树拼接而成。周兄不防仔细看看离地一尺的地方是否有一条发丝大小的裂纹。”

    “什么,怎么可能,秦兄太自负了吧。”周孟白嘲讽一笑,这东西怎么可能是拼接的。

    秦浩继续道“周兄还可看看龙与凤的雕工,相信就可看出细节不同之处。”

    “嗯?”这下,不止周孟白,连四个老人都眉头一皱,急忙过去。陈父拿出强力手电,仔细的按照秦浩说的位置寻找。

    “这,真的有裂纹。”陈父惊呼一声,语气有些恼怒。

    周孟白脸色一变,急忙蹲下身细看,果不其然,那道裂纹十分隐秘,如果不是有人点明,的确很难发现。这下,周孟白脸色苍白。

    众所周知,hong豆杉是不会开裂的,裂纹的出现,也证明了秦浩的话。

    这下,陈父有些相信秦浩的话了。急忙研究龙与凤的雕工,这就需要眼里了,只有从很小的细节去发现。

    “华夏可当大师的木雕师仅有两位,这两位大师的名讳艺术圈的人都应该听过。但却极少有人知道,这两位大师是夫妻,以雕龙凤而闻名。”秦浩爆出了秘闻,众人大惊。

    秦浩站起身来,站在木雕旁,抚摸着木雕,神色有些愧疚道“这件作品是他们夫妻最后一次合作,此后在不可能看到他们夫妻的合作品了。”

    “秦兄知道的秘闻不少,但你怎么知道这是他们合作而成,又怎么知道以后再无他们的合作品。”周孟白认为秦浩在胡说八道。

    “呵呵,那你就当我是胡说八道好了。”秦浩懒得去解释。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去看看画吧。”陈父见状不对,急忙打圆场。但他却相信了秦浩的话,因为秦浩的表情太真实的。他严重怀疑,秦浩和那两位大师之间似乎有故事。

    jin ru画舫,观赏了陈父的画,画的是首都八达岭长城。陈父虽然不是大家,但水平已经非常不错了,至少画出了七分半长城的神韵。

    “哈哈,一见画笔我就手痒,不如我们来一次即兴之作?”周青河豪迈一笑,打开涂料盒。

    “那感情好,你们两个小辈要不一起来?”两个老艺术家来了切磋的兴趣,起了争论高低之心。

    “能和叔叔一起做画,晚辈荣幸之至,不知秦兄可有兴趣?”周孟白终于逮到了机会。

    周孟白实在输的太惨,他迫切的需要赢一次,否则,他都有点没脸呆下去了。

    “乐意奉陪。”秦浩自信一笑,秦浩有些同情,他真的很想说,老子不是天才,老子是全才,老子真担心会不会把你打击得体无完肤,从此人生一片黑暗。

    陈父想要挑战周青河,周孟白想要赢秦浩一次,说好的即兴之作完全变了味。三个女人在一旁看着,虽然枯燥,但这过程其实很有意思。

    秦浩铺好画纸,拿起灰色画笔,想了想,脑海中浮现出曾经在周青山家里看到的一幅合影。

    两个小时后,秦浩率先完成。四人作画,唯独秦浩只用一色。灰色的画上,像极了四口之家。其中一人,像极了周青河。

    四人作完,把画放到一评。陈父画的是小桥流水,非常不错。而周青河画的一家三口,主人公是陈梓萌一家三口。从画功来看,周青河的确可当大家,画得十分传神,仿佛活了一样。

    而周孟白,画的是陈梓萌。虽然画功不及周青河,但也十分不错了。画中的陈梓萌一身蓝裙,眉目间比真人更多一丝纯真。

    最后一个看秦浩画的,秦浩的画毫无彩色,就像上世纪的黑白照片。可是,一看到画,周青河身体微微**,急忙拿起画,眼中湿润。

    周孟白本想嘲讽,但见父亲如此,急忙把话收回去。秦浩把周青河的表情变化收入眼中,暗暗点头。

    周青山**着手,不安的问道“小秦,你的画功非常了得,比孟白强多了。”

    “爸?”周孟白脸色不解,语气中责怪之意甚浓。

    “老陈,我有点话和小秦说,你们先出去一下好吗?”周青河有些祈求的看着陈父。

    “好,你们说,我们先出去了。”陈父点点头,示意了一眼,几人出了画舫,临出门时,周孟白非常不解的回头瞪了一眼秦浩。

    坐在客厅里,众人个有所思,对秦浩不解中更多的是好奇。

    一个时辰后,陈梓萌已经哈欠不断。秦浩和周青河这才出来,从表情上看不出两人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陈老,多谢招待,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你们早点休息,我们就先回酒店了。”周青河感激的说道。

    “这哪成,来到家里怎么还能去住酒店,家里有房间,就在家里将就一晚吧。”陈父有些生气。

    最终,周青河夫妇留下来。秦浩和陈梓萌告辞,周孟白脸色涨红中也要离开。

    周孟白开着车不近不远的跟着秦浩,秦浩冷笑一声,装作不知。看着秦浩搂着陈梓萌香肩jin ru租住的房子,楼下的周孟白脸色铁青,只感觉自己的头顶可以开牧场了。

    秦浩和陈梓萌从窗户中看着周孟白开车离去,陈梓萌幸福的倒在秦浩怀里,结果,绵羊入狼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