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发苦的严航
    “哈哈,恭喜你成功激怒了我。我见过嚣张的人不少,但像你这么嚣张我还是第一次见,希望等会你还能这么嚣张。”

    “是吗,你敢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怎么,想要报复我?哈哈,你听好了,我叫徐虎。奉局长之命审问你恐吓云建集团董事长一案,识相的最好给我老实交代,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

    “公安部明文规定审问嫌疑人时必须有两名警官,怎么,你想独自审问?”

    “哟呵,你还知道公安部的规定。这里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来告诉我怎么审,说,你为什么要恐吓国企领导。”

    “我拒绝回答,让你们局长来见我。我奉劝你一句,这身制服不是你嚣张的本钱。”

    秦浩脸色一寒,警察,本是神圣的职业,但往往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很多老百姓不信任警察,这是为何?就是一些警察忘了这份职业赋予他们的神圣职责。

    “呵呵,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经手的嫌疑人不少,嚣张的我也见过,但没有人不招的。”

    徐虎阴笑着将门反锁,看了一眼监控器眨了眨眼睛。在监控室的严航立即让人关了监控。

    徐虎取下墙上挂着的橡胶棍,阴笑着说道“是你自找的,像你这样的刁民就该好好收拾,活着都是浪费粮食。”

    话音一落,橡胶棍就向秦浩脑袋挥去。秦浩眼里闪过一道寒芒,橡胶棍打人,虽然不会有外伤,但打脑袋,很可能造成脑震荡,让人变成白痴。

    就在橡胶棍距离秦浩头顶不到一指时,徐虎脸色大变,一只手掌抓住了橡胶棍,他想要收回去办不到。

    “你……怎么可能?”徐虎惊叫一声,手铐是他亲自锁上的,秦浩两只手都被固定了,他是怎么解开的。

    “你的无知或许可以原谅,但你给警队抹黑,亵渎这份神圣的职业却不可原谅。”

    秦浩话音一落,提起徐虎的衣领丢了出去。徐虎摔在门上,惨叫声中,双眼尽是惊恐。

    秦浩站起身来,提着橡胶棍阴森的走到徐虎面前。徐虎脸色大变,惊叫道“秦浩,你敢袭警?袭警可是重罪,你要想清楚。”

    “可笑,谁看到我袭警了。我打的是玷污了警队名声的废物,就你也配做警察?”秦浩话音一落,橡胶棍一挥。

    砰的一声,徐虎抱着手臂惨叫,即便是橡胶棍,秦浩这一棍也将他的骨头打裂,这就是力量。

    “我一向尊重警察,但你,哼……”

    砰砰砰!

    秦浩快速挥动橡胶棍,徐虎的惨叫凄惨无比,秦浩把怒火全部发泄而出。但,他不像徐虎那么没有底线,他并没有照顾徐虎的头部。

    监控室里,过了十分钟,严航令人打开监控。监控一来开,严航脸色大变。徐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秦浩坐在铁椅子上,表情惊异,仿佛看到不可思议的事一样。

    严航急忙赶到审讯室,严航比徐虎聪明,带了两个警察。门反锁了,严航令人撞开。

    门一开,三人都脸色大变。徐虎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还伴随着尿骚味。严航脸色铁青的瞪着秦浩怒道“你敢袭警,这是罪上加罪。”

    秦浩郑重的反驳道“严局长,警察说话可要讲究证据。我双手被固定了,我如何袭警?对了,你们不是有监控吗,你不会看监控?”

    “你……这里就你们两个人,不是你是谁?”严局长气得暴怒,监控都关了,他怎么看得到。

    “严局长,你管的队伍素质不行啊,就像鬼上身了一样,你这是违规用人啊。”秦浩讥讽一笑。

    “你……你们两个负责审问他,一定要给我查清楚他的犯罪事实。”严航甩袖而去。

    雪狼酒吧,张经理收到秦浩被警察抓走的消息,脸色瞬间一变。二话不说,急忙赶往市局。

    严航在监控室观看着审问视频,可是,秦浩答非所问,还不时把审问的警察带偏了。负责记录的女警察被秦浩不时的来两句老司机才能听得懂的妙语弄的脸色通红。这哪里是审问,分明是在聊天。

    张经理赶到市局,想要见严航,可是被警察拦住了。张经理脸色一变,冷笑一声后退回车里拨通一个电话。

    “少爷,秦先生在省城被严航抓了,原因是秦先生恐吓云建集团董事长。”

    “我知道了,你守在市局,我这就打电话过去。”

    严航脸色阴沉,他收了陈春山的银行卡,就必须要弄实秦浩的罪证,还要把秦浩手里是否有陈春山违法乱纪的证据给弄清楚。但,去审问的警察根本不是秦浩的对手。

    严航只好亲自出马,他和陈春山利益来往已经很多年了。如果陈春山进去了,他也跑不了。

    严航收起阴冷的笑容,轻笑着说道“秦先生,你也不想在这里耽误宝贵的时间对吧。陈春山报警说你恐吓,我身为警察不得不清秦先生配合调查,请秦先生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审讯室里就严航和秦浩两人,严航选择开门见山。能将两个审问老手耍得团团转,说明秦浩的心理素质太强,既然这样,不如开门见山。

    “严局长,我拒绝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还是等着纪委找你谈话吧。”秦浩干脆闭上眼睛。

    “秦浩,我警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里是警局,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这里也不是你放肆的地方。”严航话音刚落,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声音。

    “放肆,秦浩你好大的胆子,敢和本局长这样说话。”严航脱口而出,可看到秦浩嘲讽的脸色时心里大惊。

    急忙回头,顿时冷汗直冒,结结巴巴的说道“夏厅长,你怎么来了。”

    “哼,我再不来堂堂市局就要成严刑逼供的地方了。严局长,立即打开秦先生的手铐,赔礼道歉,立刻释放。”五十多岁的夏厅长不怒自威。

    “厅长,这……”严航脸色大变。

    “嗯?”夏厅长脸色一沉,严航心里暗暗发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