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有人想玩游戏
    林傲雪目瞪口呆,一双美目喷涌着火焰,可奇怪的是,她心里却没有一丝怒意,反而认为秦浩的演讲才是最完美的演讲。真验证了那句话只要舍得一身剐,女神也能拉下马。

    “不是我针对谁,司机这份职位,不是老司机还真干不好。”秦浩毫不要脸的又加了一句。

    张若凡内心一片灰暗啊,他仿佛看到一片丰盛的草原从头顶飘过,草原上还有白云朵朵。

    秦浩无耻的发言终于结束,回到林傲雪身边,嘿嘿傻笑中,林傲雪小手在秦浩腰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秦浩顿时龇牙咧嘴。

    接下来的签约仪式,果真没有林傲雪的什么事。在场的贵宾都参加了签约,连纵集团,注册资本就高达八百多亿,的确是来势汹汹,给清水集团造成极大的压力。

    扁正阳得到秦浩的指示,投了三亿,jin ru股东前十。在董事会中拥有一个董事席位。股东太多,股权非常分散,jin ru董事会的十大股东,只有张若凡拥有两个席位,他的一票相当于别人的两票。

    接下里就是记者采访环节,这些受到张若凡指示的记者,围着林傲雪,各种刁钻的问题让林傲雪难以招架,秦浩再次为林傲雪保驾护航。在他三寸不烂之舌下,非但应付了所有刁钻古怪的问题,还趁机给清水集团打广告。

    林傲雪痴迷的看着秦浩,只有她知道,这个吊儿郎当,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拥有多大的能量。可以套句电影里的话,她不是针对谁,在场的人和秦浩相比,真的不如。

    林傲雪庆幸自己对秦浩有那么一丝丝知遇之恩,让这个男人钟情于自己,林傲雪甚至大胆的告诉自己,得此男人可得天下。

    舞会阶段,没人有那个自信来邀请林傲雪跳舞,同时也是一种孤立。连纵集团已经筹资结束,接下来可以预见,清水集团和连纵集团必然会有残忍的竞争。

    “我想跳舞。”林傲雪期待的看着秦浩,她永远忘不了上次秦浩给她带来的绝世之舞。

    被孤立,林傲雪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给秦浩挣回更多的脸面。林傲雪学过心理学,在这种场合,男人的脸面永远是第一位。能拥有美好又能碾压他人给秦浩挣脸面,她何乐而不为?

    “我的女神,请。”秦浩自然不会拒绝,牵着林傲雪的手jin ru舞池。因为大家都孤立两人,连舞池都给他们让出了很大的地方。

    可笑的是,张若凡又不舒服了,他自信自己的高端舞跳的不错,他才不相信秦浩这个土鳖也会,与舞伴跳着接近秦浩两人。

    可是,他差秦浩真的一丁半点,有了上次的经验,林傲雪放开身体,全力配合着秦浩。毫无疑问,一舞结束,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酒会结束,宾客撤离。玛莎拉蒂上,秦浩喝了大半**矿泉水,示意林傲雪系好安全带。

    酒店里,张若凡站在窗户后,看着玛莎拉蒂消失在夜色中,眼里闪过嘲讽的杀机。

    刚离开酒店不远,秦浩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如果你累了就先睡意一会吧。”

    林傲雪愣了一下,点头同意,闭上眼睛,把一切交给秦浩。秦浩看着后视镜,两辆奥迪6紧跟不放。他提取,奥迪也提取,减速后面的两车业减速。

    秦浩装作不知,正常的行使着,按照路线,他应该在前面十字路口左转。距离十字路口不到一公里时,秦浩将排挡方式换位手动,减档加油,车速从五十快速提到一百以上。

    当到十字路口时,车速已经飚到了一百二,秦浩手刹一拉,原本要左转的车一个漂移,变成了右转,松手刹,加油一气呵成。

    冲入原本右转的车道里,一辆吉普车和玛莎拉蒂相错而过,和吉普车里一个白人大汉视线交错,秦浩冷笑一声,车子就扬长而去。吉普车司机怒吼一声,手脚并用,在十字路口转了一圈后,和两辆奥迪紧追而去。

    玛莎拉蒂很快上了绕城高速,秦浩的选择是正确的。对方既然选择下手,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手段。如果他不上高速,能避开一个路口,不一定能避开下一个。

    刚才,他先是做出左转的痕迹,引出吉普车,吉普车一现身,他就漂移躲避。如果不是漂移,吉普车必然撞到玛莎拉蒂。

    林傲雪闭着眼睛,眉头皱着。但她听秦浩的话,装作不知。她明白,秦浩是不想让她看到血腥的场面。

    玛莎拉蒂以近两百的时速在绕城高速上狂飙,那性感、线性的马达声比风光更有用,前方车道的车都快速让行。

    狂飙了三十多公里,玛莎拉蒂突然消失在高速路上。后面的三辆车连尾灯都看不到。

    回到别墅,林傲雪睁开眼睛,微微一笑,有这个男人在身边,不管出现什么紧急的事都能有惊无险。

    “你回去吧,我还有事。”秦浩打开门锁。

    “我等你电话。”林傲雪点点头,一声我等你电话说明了一切,秦浩知道,如果没有他的电话,林傲雪今夜肯定无眠。

    “乖。”秦浩凑过身子,林傲雪白了一眼,嘴唇和秦浩碰了碰就回别墅去了。

    林傲雪一走,秦浩就开着车原路返回,眼里闪烁着渗人的寒芒。拨通扁正阳的电话,淡淡道“有人喜欢玩游戏,想不想参加。”

    “卧槽,老子就是天生的劳碌命,位置。”刚洗了澡的扁正阳无语的骂了一声,但眼里却闪烁着杀机。

    结果,这个家伙居然就这样穿着睡袍,手在换下的衣服上一挂,一道寒光就消失在浴袍袖子中,打开秦浩发来的共享位置,快速下楼,开着从清水集团分公司开来的保时捷去和秦浩汇合。

    吉普车上,白人大汉用英语怒骂不已。连目标都追丢了,实在太丢脸。就在这时,玛莎拉蒂特有的马达声从后面呼啸而来。

    玛莎拉蒂和吉普车平排时,秦浩降下车窗,对白人大汉竖起了中指,

    ps:求鲜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