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夜遇杀手
    林傲雪刚进院子就后悔了,急忙转身,可出租车已经掉头了。林傲雪气得跺脚,心里把秦浩骂得狗血淋头。

    秦浩来到陈梓萌居住的楼下,刚下车,秦浩眉头一皱,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了小区。秦浩淡定的走在街道上,如果是扁正阳在,他就能看出秦浩看似淡定,实则身体各项已经调整到极致。

    秦浩jin ru一个死胡同,微弱的灯光下,秦浩淡淡道“朋友,跟了这么久该现身了吧。”

    话音一落,秦浩的身后出现一个瘦弱的身影。秦浩虽然没有回头,但却捕捉到来人的杀气。杀气,是一种无形的气势,只有经历过厮杀的人才能感觉得到。

    “是谁派你来的。”秦浩话音刚落,身后的身影手里闪过一道寒光,快速向秦浩冲来。

    秦浩冷笑一声,就在身影距离不到一米时,秦浩突然转身,手掌一抬,刚要呃住身影的喉咙,身影手里的军刺快速出击。

    秦浩看清了来人,不是华夏人,有点像韩国人。韩国人虽然也是黄色人种,但与华夏人还是有着细微的区别。

    “在我面前玩军刺,是谁给你的自信。”秦浩手掌快速收回,化掌为拳轰向身影的小腹。

    杀手不说话,军刺击空,身体侧开,避开秦浩的拳头后,一记反刺,军刺向秦浩胸口袭来。

    秦浩冷哼一声,身体一个侧倒,右腿直击杀手脑袋。杀手手臂一抬,挡住了秦浩的右腿,但他要认为这就完了,那就太小看秦浩了。

    秦浩借住反弹的力量,抓住杀手的小腿一拽,杀手身体前倾,已经到底的秦浩一脚蹬在杀手站立的小腿上,杀手就成一字崩马,色变之中,秦浩的拳头极速在他视线中放大。

    但杀手的经验十分丰富,并没有因此而吓呆,军刺向秦浩拳头刺来。秦浩嘲讽一笑,拳头一偏,立即变掌,抓住杀手的手腕。

    双手用力一拽,杀手就从秦浩头顶飞过去。秦浩翻身而起,如炮弹一样射出。刚撞在墙壁上的杀手还没有反应过来,秦浩的双膝已至。

    咔擦一声,杀手胸前骨骼尽断,喷血之中,秦浩一记锁喉手呃住杀手喉咙。咔嚓一声,杀手眼睛一凸,瞳孔极速放大,嘴里的鲜血咕噜咕噜的冒。

    秦浩手一松,杀手无力的倒在地上,秦浩刚要搜身,一股致命的危机从心底生起,秦浩快速一滚,龟缩在墙角边。

    砰!秦浩刚躲开时,一颗**子弹就击中他墙壁。有狙击手,秦浩的直觉救了他一命。

    “狙击手,是什么人和我过不去?”按理说,国际上的杀手都是单独行动,连着出现两个杀手,绝不正常。

    杀手,除了钞票和自己谁都不会相信,独来独往的他们不管任务是否完成都是一击即退,更不存在诱饵之说。显然,已经死亡的杀手只是个诱饵,这就让秦浩有点不解了。

    秦浩可不会坐以待毙,刚才那一枪,他已经锁定了狙击手所在的方位。借着强脚的黑暗,秦浩快速出了胡同。

    “就在对面的大楼上。”秦浩快速成s型奔跑,不给狙击手瞄准自己的时间,横穿马路,身体一跃就越过隔离带,害得车道上的车一阵急刹车。

    大楼上,一个青年快速拆了**,几个闪身就消失了身影。这才是合格的杀手,一击不中,立即撤离,寻找下一次机会。

    秦浩来到楼顶时,算不算失望,狙击手离去这是情理之中。秦浩懒得去想太多,他相信对方还会露面的。转身回了陈梓萌住处,有惊无险的一夜就这样过去。

    云阳大酒店中,张若凡一夜没睡,陆金权急匆匆来到酒店,脸上还带着惊慌。

    “张少,张少,杀手死了。”陆金权说话都有点不利索,杀手居然死了。

    “什么,秦浩呢,他死了没有。”张若凡脸色一变,他考虑的不是钱的问题,连杀手都不是秦浩的对手,那他不敢在想下去了。

    “他没死,张少,我看我们以后出门得带上保镖了。”陆金权害怕了,在他们眼里,杀手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神,要是秦浩知道是他请的杀手,那

    “该死的,这王八蛋这么命大,怎么都弄不死他。”张若凡脸色发白,在客厅走来走去。

    张若凡当天搬离了云阳大酒店,又打电话给张祥,要了几个保镖,张若凡这才放心不少。

    大清早,秦浩送陈梓萌上班后,刚离开警局,上次那辆奥迪8又停在他眼前。后排的中年降下车窗,淡淡道“秦先生,我们聊聊?”

    “好。”秦浩打开车门坐进后排。

    中年淡淡的威胁道“秦先生,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话吗,显然,秦先生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是吗,那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没有,我最恨受到威胁,昨夜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再有下次,若兰的面子不够保你们的命。”秦浩淡淡的看着中年的神色变化。

    “年轻人,昨晚只是一个警告,如果不是小姐的面子,你已经没有和我说话的机会了。”中年并没有隐瞒,看来狙击手是中年请来的。

    “是吗?”秦浩话音一落,突然出手,一把呃住中年的喉咙,司机脸色大变,一脚急刹停住,后面的车避让不及,瞬间来了个追尾。

    猛烈的**让后排的两人身体向前一甩,但秦浩反应及时,手掌一撑就稳住了身体。一拳轰在中年的小腹中,中年痛苦的涨红了脸色,却无法出声。

    “再又下次,就不是威胁这么简单了。”中年快要窒息时,秦浩松开了手掌,打开车门就走。

    中年眼里闪过一道忌惮,剧烈的咳嗽几声才回过气。中年可是难得的高手,可刚才秦浩出手的速度,让他反应都没有。他已经调查过秦浩,虽然秦浩有点实力,但他没有放在心上。

    中年不顾外面追尾的司机理论,拨通电话将秦浩的情况做了汇报后,扔了几万块钱给理论的司机,奥迪8很快就消失在车流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