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东哥
    秦浩摇头叹息道“今夜过后,安县再无虎豹堂。”话音未落,东哥就呵斥道“给我干掉他们。”

    东哥身后的四名保镖残忍一笑,从腰间拿出军刺,自信的向两人走来。

    “你一我三?”

    “废话,凭什么我一你三,再不济也是平分。”

    秦浩两人的不屑,让四名保镖脸色大怒,身为虎豹堂武力最高的人,何时被人看不起过。

    “小崽子,给老子躺下。”四人同时暴喝一声,眨眼间就冲到秦浩两人身前。

    四柄军刺同时刺过来,两人后退之际,四名保镖同时出腿。四人的工作出奇的一致,看来四人配合的时间很长。

    四条腿攻两人下盘,军刺攻击上盘。秦浩两人后腿中,双腿快到极致,总能在危险关头避开攻击。

    四人的实力相当不错,即便是罗老虎的那两个保镖遇上,估计也得够呛,但他们今天遇到的是秦浩和扁正阳。

    一阵快腿攻击,秦浩和扁正阳丝毫不显慌乱。双方的速度都很快,这不仅考验眼力,更考验临机应变。

    还有两步就退到墙角,东哥完全淡定下来了,在他看来,秦浩两人必死,从收服这四人以来,还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难题。

    东哥点烟中,突然脸色一变。只见,已经腿到墙角的秦浩突然化被动为主动。手掌撑着墙面,一个跃身间,飞腿横扫。

    四个保镖脸色惊变中,口吐鲜血。秦浩这这一腿,正中他们的脸庞。四人侧飞出去,秦浩和扁正阳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右脚一瞪墙面,借力用力之下,如炮弹射向四人。秦浩一个飞膝撞飞一人,但还没有结束。这名保镖刚落地,秦浩的身影从天而降,在他视线中极速放大。

    “啊……”

    保镖的惨叫声伴随着骨骼断裂的咔擦声,秦浩这一肘击,直接将保镖的胸膛给废了。看嘴里那咕噜咕噜往外冒的鲜血,估计是活不成了。

    另一面,扁正阳的攻击仿佛艺术系样,让你有震感的视觉冲击时又能达到目的。手术刀围一名保镖的脖子惊艳的转了一圈,保镖眼中闪过一道血光。

    噗嗤!保镖的脖子上,一道血色项链出现,保镖在呜呜的诡异声倒地身亡。

    秦浩和扁正阳同时抬头,默契的一笑后看向剩下的两人。这种默契,来源于曾经数次并肩作战,来源于互相绝对到信任。

    剩下的两名保镖脸色苍白,他们现在才知道,他们一向引以为豪,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实力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两人从出道至今,还没有如此这般的恐惧过,手里锋利的军刺不能给他们带来一点安全感。

    楼梯上的东哥脸色阴沉,同时冒着冷汗,这家伙,眼珠一转后转身就向楼上跑去,显然是要逃,向这种场所,他肯定会给自己留下逃跑的后门。

    “狡猾的家伙。”秦浩冷笑一声,一记飞腿蹬飞前面的保镖就向楼上冲去。剩余的两名保镖,自然是交给扁正阳了。

    二楼,东哥并没有急着逃跑,而是跑进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只九二式的老掉牙手枪,有枪在身,东哥才有那么一点信心,冲出办公室就向后门冲去。

    “东哥,干嘛急着跑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怎么就能跑呢。”东哥刚到后门,秦浩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语气中尽是讥讽。

    东哥现在只想逃命,哪里顾得上后面,可他手刚伸出开门,一道风声从后面袭来。他刚伸到门把手上的手掌,没有任何知觉,大拇指就飞了。

    “啊……”

    东哥惨叫一声,转身就是连开几枪。可是,他只看到一道黑影,显然子弹没有打中人。

    “东哥,你胆子不小啊。**,枪支,暴力催收再加上摇头丸,这每一样都够你做很多年了,我很好奇,如果没有保护伞,你能平安这么多年。”

    秦浩从一角落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柄军刺,完全无视东哥的伤在瞄准他。

    “你……你别过来,老子吃的就是这碗饭,你最好别逼我。”东哥的气势,完全被秦浩压制。虽然他有枪,但他有种错觉,仿佛他再开枪也伤不到秦浩。

    “东哥,看看你这怂样,像个白手起家的扛把子?我给你个机会,说出扶持你的人是谁,是不是他让你的人去清水公司偷账册?只要你说出来,以后你还是虎豹堂的扛把子。”

    秦浩点燃一根香烟,淡定的继续走过来。仿佛,东哥手里的枪就只是玩具一样。

    “原来你是清水公司的人,我明白了,不过,你太多管闲事了,去死吧。”东哥冒着冷汗斟酌了一番。

    告诉秦浩,他或许现在不用死,但他将来只会死得更惨。那个将他从一个小混混扶持起来,他知道那人的势力深不可测。

    东哥果断的开枪了,可是,让他不可思议的时,他开枪的同时,秦浩居然不闪避,而是将军刺当做飞镖利用。

    军刺与子弹刚好形成一条直线,噗嗤一声,东哥仿佛见了鬼一样,军刺射子弹,这是电影里面才有的情节,他居然在现实中看到了。

    这还没有完,军刺将子弹一分为二后,军刺居然轨迹不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东哥的右臂。东哥惨叫一声,老掉牙的手枪掉地上,双眼仿佛见了鬼一样的恐惧。

    “十九岁时,华夏各种长见的枪支我摸过的比你一生见过的都多,在我面前玩枪,你不是找虐吗。”

    秦浩走到东哥面前,一脚蹬在东哥胸口,眼神冷笑中,拔掉东哥右臂上的军刺。鲜血如柱中,东哥发出惨烈的哀嚎。

    “我的耐心有限,我奉劝你别挑战我的耐心,说,他是谁?”秦浩眼里寒芒一扫,东哥惊恐的冒着冷汗。

    一个小时后,秦浩和扁正阳开着车离开了。他们走了不到五分钟,火鸟会所就发生了火灾,等消防和警察赶到时,会所已经被烧了大半。因为会所里存了太多酒,给消防的灭火工作带来极大的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