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彭南找事
    ,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

    秦浩无语了,看着林傲雪将秦岚扶上车,自己很像坏人?像喜欢吃女人豆腐的色魔?不过后面这个问题,连秦浩都给不了自己da an。

    话说那几个混混,刚逃走立即给彭南打dian hua。

    “南哥,我们失手了,小李还被捅了几刀,我们正送他去医院。”

    “饭桶,你们干什么吃的,几个大男人绑个女人都能失败,老子每个月给你们钱是喂狗肚子去了。”彭南气得吐血,他都准备好今晚一亲芳泽了。

    “南哥,那人是个高手,兄弟们几下就被他干翻了。”

    “废物,你们留下两个人送小李去医院,其余的给我盯住他们,我这就派人过来。”彭南冷哼一声就挂了dian hua。

    秦浩开着车,林傲雪在后排安慰着秦岚。本就心情不好,又差点被绑架,秦岚的心情可见一般。

    “去我们上次去的ktv。”秦岚急需发泄,没有酒精和唱歌更好发泄的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ktv,接待的居然是上次打dian hua给秦浩来接林傲雪大fu v,这一代,彭南也算有头有脸了,ktv的工作人员哪敢得罪,经理更是冒着冷汗在一旁招呼着。

    “我问你,开玛莎拉蒂的人在哪个包房。”彭南一把揪着经理的衣领,经理吓得亡魂直冒。

    “在……在88……”

    经理结结巴巴的说了包厢号,彭南冷笑一声就将经理扔了出去。警告的瞪了一眼众人就带着小弟去找包房去了。

    “经理,我们要不要报警?”fu wu员急忙扶起经理问道。

    “报个屁,他们是青龙帮到人,jing cha都拿他们没有办法。要是报警,以后我们就没安生日子了。你快通知8833包房间的fu wu员,让他告诉客人赶快躲躲。”经理吐出血沫,他很聪明,两面都不得罪。

    包房fu wu员听到总台的指示,急忙jin ru包厢,拉着秦浩说道“先生,你们快躲躲吧,青龙帮的人来找你们了。”

    “什么,你说什么?”秦浩根本听不清,秦岚把音乐开得很大,整个包房只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声音。

    fu wu员刚要说话,彭南就带着人jin ru了包厢,fu wu员吓了一跳,急忙躲到一旁,哪里还敢说话。

    秦浩冷笑一声,现在他知道fu wu员刚才说什么了。一个混混在点歌机上按下暂停键,整个包房瞬间安静下来。林傲雪脸色铁青,秦岚有些惧怕。

    “哟呵,今晚大爷是走了桃花运了,有这么迷人的shao fu,还有这么漂亮的美人。你,你,可以滚了。”彭南眼睛都差点瞪爆了,林傲雪实在太美了。

    一身晚礼服,衬托出她女神的气质,酒精的刺激下,美丽的容颜微微泛红,极具you huo。彭南这样的色中恶鬼,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彭南手指指了指秦浩和fu wu员,fu wu员同情的看了一眼两女人,转身就跑,这些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

    “我看不是走桃花运,而是走霉运,如果你们现在滚出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秦浩淡定的点燃一根香烟。

    “哈哈,兄弟们,你们听到他说什么了?要我们滚出去,你们说该怎么办?”彭南笑了,连罗老虎都没有和他说过这样的话,秦浩又算哪根葱?可是他不知道,秦浩说的是事实。

    “南哥,有句话不是流行吗,小瘪三为了泡女人最喜欢装逼。我看这小子是装过头了。”一个混混邀功的来了一句。

    “就你小子有文化,得咯,小瘪三交给你,等候老大我享受完后给你也尝尝鲜。”彭南原本是为了给李然出气,可现在,他完全被林傲雪的美迷住了。

    “哈哈,多谢南哥,给我三十秒,这小瘪三就能跪下舔您的脚趾。”小混混大喜。

    小混混甩着**,向前几步不屑的看着秦浩道“小子,现在给南哥跪着磕头还来得及,晚了可就不是磕头那么简单了。”

    “哦,你见过大象给蚂蚁磕头的?我不是针对谁,我要弄死你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秦浩淡淡一笑,在别人眼里他是装逼,可在秦浩眼里,彭南一般人真跟蚂蚁没什么区别。

    “小子狂妄!”混混大怒,**一甩,就向秦浩扑来。

    **距离秦浩小腹已经不到一尺,但秦浩仿佛吓傻了一样,一动不动。混混笑了,他仿佛已经看到秦浩倒地吐血的画面。

    “小心!”林傲雪和秦岚吓的脸色苍白,不约而同的惊呼。

    就在这时,混混的脸色僵住了。**距离秦浩的小腹还有一指之时,他的手无法前进了。秦浩的左手就像铁钳一样抓住他的手腕,那力道,随时能将他的骨头捏碎一样。

    “怎么,就这点力道也敢出来鬼混?我真怀疑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过?刀是这样玩的,看清楚了。”秦浩冷笑一声,左手一用力,混混的手就松开。

    秦浩右手接过**,紧接着,混混眼花缭乱,只感觉眼前都是密密麻麻的刀光。

    眼珠随着**快速快速转动,秦浩停下时,混混的眼珠还转个不停。

    “啊……”

    突然,混混惨叫一声,他的胸口,衣服已经成了布条,密密麻麻的伤痕,鲜血淋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