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奇葩人物真多
    ,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

    “这个混蛋,姑奶奶就不信治不了你。”林傲雪脸色绯红的跑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将湿了的小裤换下,穿上干净的才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

    秦浩把招聘ruan jian工程师的要求写好后拿到人事部。秦浩亲自shang men,人事部经理秦岚幽怨的把门关上。

    “咳咳……mei nu,你把门关上,是不是在暗示我可以做点什么?”

    秦浩嘴又犯贱了,从心理上来说,他不想招惹寡妇,可从视觉上来说,秦岚还不到三十。秦岚是个漂亮的女人,因为有过婚姻,让她早已脱掉少女的青涩。毫无疑问,从视觉上,秦岚的you huo力不比未沾雨露的少女差。

    “切,你把我姐当什么人了。姐是想问你,昨天姐亲自去帮你解围,你就不打算感谢姐?”秦岚白了秦浩一眼。

    其实,打秦岚主意的男人不少,就连公司里的一些股东也想沾她雨露。但秦岚自从老公病亡之后,秦岚就守身如玉。因为职场关系,秦岚在言语上虽然放得开,但还没有人能成功得手。

    “行啊,今天中午,地点你定。”秦浩点点头,他了解过秦岚的情况,其实秦岚挺苦的,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老公病亡,独自抚养小孩及公公婆婆。

    “这样吧,今天我女儿开家长会,小丫头一直希望她爸爸能去开她的家长会,你能帮我吗?”秦岚眼里闪过一道黯淡。

    “我晕,这合适吗,不行,这肯定不行。”秦浩直翻白眼。

    “说话不算数的家伙,不愿意就算了,请吧。”秦岚失望的打开门。

    “这个……中午我在楼下等你。”秦浩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中午,秦浩拿了车钥匙,和秦岚直奔幼儿园。现在的幼儿园还算人性化,知道孩子的父母都要忙工作,就把家长会放在中午。

    两人刚到幼儿园,门口就一大帮人围着指指点点。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指着一个四岁都不到的小女孩口出恶言。

    “有妈生没爹养的野种就是没教养,你知道我儿子的衣服值多少钱吗,你撕坏了赔得起吗,小野种,给我跪下道歉。”

    女人一身名牌,颐指气使指着小女孩怒骂,站在她旁边的小男孩,居然得逞的笑着,看他的衣服,并没有被撕坏的地方。

    “阿姨,我没有,我是不小心摔倒才碰到张万里鹏的,我不是故意的。”

    小女孩双眼含泪,十分委屈,双眼委屈的在人群中寻找着父母。

    “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小野种,这幼儿园谁不知道你没爹,给我跪下道歉,否则你就等着被开除吧。”女人丝毫没有女性该有的母爱。

    恶毒的语言得到周围孩子的父母指指点点,但女人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

    “你胡说,我有爸爸,我爸爸只是出门了,我不是野种。”小丫头哭喊着,非常的无助。

    “小婷,爸爸来了,你有爸爸。”秦浩阴沉着脸推开人群,秦岚哭着跑过去,抱起小婷。

    “小婷,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来晚了。”秦岚愧疚,心疼的擦去小婷的眼泪。

    “妈妈,他就是爸爸吗?”小婷不哭了,可爱的眼睛看着秦浩,有害怕又有期待。

    “是,他就是你的爸爸。”秦岚眼里闪过一道黯然,单亲家庭的孩子,从小就得忍受着白眼。

    “小婷,爸爸来晚了,来,爸爸抱。”秦浩心疼的接过小婷。

    小婷开心的在秦浩脸上啵一下,激动的手舞足蹈,指着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说道“我有爸爸,我不是野种,你看到没有,我有爸爸,以后你不许再取笑我。”

    “哼,秦岚,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小小年纪不学好,我看啊,等她长大以后,也要向你一样到处勾搭男人,生出个连亲爹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什么叫刻薄,什么叫恶毒,此女比昨天商城里那个小三还要过分。

    “不是的,不是的,李然,我的婚礼你参加了,你怎么能这样诬陷我。”秦岚不可置信,这还是自己的大学四年的室友,这还是曾经和自己无话不谈的闺蜜?

    “秦岚,你果然会演戏,如果不是你会演戏,大学时候,班长会看上你。对,就是你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班长当初就是被你骗了。你骗得了班长可骗不了我,你敢说这孩子是班长的?”李然眼里闪过报复的快感。

    “李然,你怎么能这样诬陷我。”秦岚的无助,让秦浩眼里闪过一道杀机。

    “诬陷你,那你敢告诉你的孩子班长是怎么死的吗,你们刚结婚半年他就死了,可这小野种,他刚死一个月就生了,你敢说她不是这小白脸的种?”

    啪!

    李然刚指着秦浩,秦浩再也忍不住了,一耳光闪了过去。李然顿时惨叫一声,涂满粉底的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我不想打女人,但昨天开了列,今天你又送上来。我真的怀疑,父母和老师是怎么教育你的,污蔑别人得先有证据。”

    “啊,你敢打我,小畜生你敢打我,你死定了。”李然怨毒的指着秦浩,拿出dian hua就打。

    “张祥,你死哪里去了,老娘被人打了,十分钟你赶不到,你就等着离婚吧。”李然撕心裂肺的吼完就挂了dian hua。

    “李然是吧,我奉劝你一句,得饶人且饶人,太恶毒了会得报应的。”秦浩说完,拉着泣不成声的秦岚就进了幼儿园。

    “你别走,你打了我还想走,没门。”李然不顾男女之别,抓着秦浩的衣服不放。

    “给我滚,再让我看到你,老子废了你。”秦浩一转身,眼里的寒芒让李然身体一颤,李然下意识的松开手,寒气直冒。

    其他孩子的父母鄙夷的看了一眼李然就进了幼儿园。大家都住一个小区里,谁还对邻居不了解一点。至于小婷是不是其他男人的孩子,从秦岚的人品就看得出来。再说了,这年代,未婚先孕,奉子成婚,实在太正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