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被警察带走
    ,最快更新都市至强狂兵最新章节!

    “张万里,老娘被人打了,如果半个小时你不出现在医院,老娘就和你离婚。”

    泼妇嘶吼的声音在整个楼道回荡,挂了电话后,怨毒的看着护士站的护士。“你们给我等着,纵容小畜牲打人,我要你们全部卷铺盖走人。”

    “这人是疯了吧,人家护士怎么得罪她了,就跟疯狗一样。”

    “看她那个样子,有钱就觉得有多了不起,撞人还有理了。”

    “大多有钱人还是挺讲理的,这样泼妇不过是暴发户而已,走走走,省的在这里污了耳朵。”

    其他病人家属都回了病房,气得七窍生烟的泼妇更加怨毒了。

    很快,交警就来了。原来,泼妇撞人后根本没有报警,只是叫了救护车,没有报警,就是打算赖掉医药费。可她不想想,城市主干道上都有监控,即使她不报警,交警一样能从监控中看到她肇事的事实。

    手术做了三个多小时,等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后,结果让娘俩大松一口气。将秦天送回病房后,警察就进来了。交警划定了事故责任,车子占全部责任,门外的泼妇怨毒的一个接一个打着电话。

    送走交警,秦浩并没有理会泼妇,而是忙上忙下的准备住院需要的生活用品。在泼妇一个接一个电话的催促下,张万里带着两个民警来到病房。

    “老公,就是他打我的,你快让警察把他抓起来,让他赔我的医药费。还有,病床上那个老不死的,他撞坏了你买给我的车,你要让他赔我。”一见张万里,泼妇瞬间就底气十足,眼中满是怨毒。

    “老婆稍安勿躁,交给警察处理,警察会帮我们伸张正义的。”张万里使了个眼色,泼妇明白的点点头。

    “王警官,光天化日之下,此人居然敢行凶,请王警官为我们夫妻主持公道。还有,这个老不死的撞坏我老婆的车,你们要帮帮我们啊。如今这社会,碰瓷的随处可见。王警官了不能让这些碰瓷的刁民逍遥法外啊。”

    张万里用心极其险恶,直接给受害者扣上了碰瓷的帽子。

    “张老板请放心,你们做企业的,对城市建设付出自己的努力,我们不会错抓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王警官打了个隐晦的眼色,张万里微微点头。

    “你,跟我们回警局配合调查,至于你,做什么人不好,偏偏做碰瓷者,你们先和张老板一家商议好怎么赔偿人家的车子,等你伤好后,在到警局接受治安处罚。”

    王警官根本不容分辨,金豪服装厂刚好在他负责的片区。张万里逢年过节都要给他送点礼品。

    来之前,他已经从档案库里调了秦浩一家的档案,确定秦浩一家没有背景,这才准备卖张万里一个人情。王警官不知道,自从秦浩进了华夏最神秘的组织后,他的档案就变成了普通人,连他之前参军的记录都给消除了。

    “警官,我们老秦不是碰瓷啊,这里还有交警的事故认定书,你看看。”

    李翠花急了,急忙拿出刚刚交警给她的事故认定书。张万里急了,电话里他老婆把事实经过都说了,包括被交警定为全责。

    “什么认定书,我看看。”

    王警官也知道认定书的事,一把抢过认定书。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后说到“这是假的。”说完就准备撕了。

    “我奉劝你一句,撕了就要还愿的准备。”

    秦浩脸色阴沉,王警官已经彻底触碰了他的底线。父亲老老实实的一个人,被人撞伤非但没有得到肇事者的道歉,反而还被扣上碰瓷者的帽子,如果是三年前,秦浩早杀人了。

    “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难道警察还会骗你们不成。连假的事故认定书都准备好了,你们不是碰瓷又是什么?”王警官冷笑一声,接着就把认定书给撕了。

    “啊,你不能撕啊,这是刚刚交警才给我的啊。不信你问问他们,刚才他们都在场啊。”

    李翠花已经哭成泪人,求救的看着其他病人家属。可是,那些病人家属急忙回过头,显然是不打算作证。王警官和张万里是一路人,这些人自然不敢作证。自古就有民不与官斗的传统,为陌生人得罪官,这种事还真不会有几个人干。

    秦浩双拳握得咯吱作响,要是当初的那些战友看到秦浩这样子,就会知道他已经怒不可遏。悲哀的看了这些病人家属一眼,这就是国人。

    伟人说过,华夏五千年文明得以延续,靠的不是强大的军队,而是我们有着高尚的品德。可如今的生活富裕了,国民却已道德沦丧。

    “妈,你照顾好爸,我和他去看看,没事的。”秦浩不能在爸妈面前动手,而且这里又是医院,必须得注意影响。

    “儿子,你不能跟他们去啊,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啊。”李翠花也看出来了,这两位警察就是张万里一家请来的帮手。

    “妈,你忘了我的身份了,只要我们有理,谁敢动我们。”秦浩安慰了一声,冷冷的看了一眼王警官。

    “给他带上手铐,小心他跑了。”王警官也怒了,自从进来,秦浩就没有黑他过好脸色。旁边的警官拿出手铐就拷秦浩。

    “带上去容易,可拿下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你最好想清楚了。”

    秦浩笑了,想不到仅隔半天时间,自己带了三年的玩意又回到了自己手上。可上一他是心甘情愿,这一次却不同。

    “他还能上天不成,给他带上。”

    王警官笑了,敢威胁他的,秦浩还是第一个。秦浩没有拒绝,而且主动还伸出双手。反正这玩意自己想要什么时候解开就什么时候解开,为了不影响父亲,秦浩已经忍到了极限。

    在母亲担忧,泼妇怨毒的冷笑中,秦浩带着手铐被警察带离了医院。

    “老秦,我们怎么办啊,小浩会不会有事啊。”李翠花神色无助,可刚醒了麻醉的秦天根本听不清她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