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拳头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屠龙绝对是个伪装的高手,要不是独狼的追踪技巧高明,说不定还真的被他溜了。

    屠龙还是老办法,到地下停车场里的换车。可是,他车刚停下,还没有下车,就看到秦浩靠在他准备换的奔驰车前。

    屠龙脸色惊变,立即就想到逃亡,但,还没有踩下油门踏板,刺耳的轮胎抓地声尖叫而来。

    “不!”

    回头一看,屠龙吓得惊叫不断,一辆路虎揽胜极速向他的车尾冲来。

    砰!

    一声巨响,噼里啪啦中,奔驰s300被撞得向前冲到方柱上。不得不说,奔驰车的安全系数绝对很好,如此强烈的撞击,奔驰车只是变形,皮囊、侧气帘将屠龙保护起来,什么事都没有。

    戳破安全气囊,屠龙急忙伸手去扶手箱里拿手枪,但他慢了一步,手还没有碰到手枪,秦浩已经从车窗中一拳轰过来。

    屠龙脸色一变,放弃拿手枪,打开车门锁,用力一推,紧接着趁缝隙逃出车子。

    车外,屠龙脸色铁青,秦浩距离他不到两米,车头严重损毁的路虎揽胜上,独狼阴森的下车,与秦浩一左一右,封住了屠龙的生路。

    “二位,一个小小交通肇事不用这么严肃吧。”屠龙打着马虎眼,眼神却在寻找最佳的逃离路径。

    “我认为还是严肃些好,你是束手就擒还是等我打倒你再投降?”秦浩阴森一笑,眼里的寒芒让屠龙心里一沉。

    “先生,交通肇事只是意外,并不违法,你想违法不成?”屠龙故作糊涂,但,秦浩和独狼站立的方位,让他绝望。

    眼神一凝,秦浩的实力,他没有信心,但独狼可以。独狼的实力,还没有到神秘组织严密关注的地步,屠龙错误的以为,独狼是个软柿子。

    “挟持此人,逼迫秦浩放行。”屠龙暗哼一声,没有任何征兆的独狼猛冲而去。

    秦浩笑了,淡定的点燃一根香烟,他打火机刚响,两人的交手已经开始。

    “柿子找软的捏,你打错了主意。”独狼残忍一哼,屠龙飞腿袭来,独狼猛的跨出一步,向屠龙大腿根本轰去。

    可是,就在这局势已明之是,却发生令人惊讶的一幕。就在独狼拳头距离屠龙大腿不到十公分时,屠龙的手里突然闪过一道寒光。

    噗嗤!

    独狼闷哼一声,手臂上闪过一道血花,紧接着,屠龙的飞腿击中独狼,而独狼力量减弱的拳头已击中屠龙大腿根部。

    两人各自退了几步,独狼皱眉,而屠龙,舌头血腥的舔了下嘴唇。但,下一秒,屠龙的选择,让独狼惊掉下巴。刚才还那么猛的一个人,居然从车顶上翻过,选择逃跑。

    就在屠龙翻车逃跑时,秦浩动了,他在地上奔跑,与屠龙横向距离,始终保持在十米之内。

    最后一排车时,屠龙大喜,只要翻过这排车,他逃离的成功率无限放大。希望就在眼里,屠龙从后一排的车顶上纵身一跃,落在一辆普通轿车上。

    扔的一声,小轿车的车顶两个脚印深陷,心疼车主,车停得好好的,居然遇到这样的暴力分子。

    屠龙大意,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由,从车上滚下,就要去跳跃栏杆,但是,前面站着的人,让屠龙一个急刹车。

    “秦浩,你休要欺人太甚!”屠龙到现在都还抱有侥幸。

    “欺人太甚?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欺你,我奉劝你,束手就擒,否则吃苦的是你。”秦浩冷哼一声,屠龙太看得起自己了。

    “你……我和你拼了。”前有恶虎,后有追兵,屠龙无路可逃。

    握着军刺,向秦浩猛刺而来,可是,秦浩似乎向呆了一样,嘴里叼着香烟,连躲避的准备都没有。

    近了,军刺距离秦浩喉咙已经不到五公分,屠龙仿佛已经看到军刺刺穿秦浩喉咙,然后自己非但不用逃,还能把后面的追兵干掉。

    “在我面前玩军刺,是谁给你的自信。”眼看他期待的结局就要出现时,秦浩居然开口冷哼。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明知不对劲,但不得不继续进攻。就在屠龙尽全力做着最后五公分的冲刺时,他握着军刺的手上,一只手掌扣住他的手腕。

    屠龙脸色大变,秦浩是什么时候出的手他都没看到,仿佛秦浩有神助一样,能隐形,让他视线无法捕捉。

    屠龙自然不相信隐形一说,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秦浩的真正实力,比组织里估计的都要强。

    “给我倒下!”就在屠龙色变之迹,秦浩冷哼一声,手臂用力一拽,屠龙不受控制的向他扑来。

    这时,秦浩右手出手了,左手扣着屠龙的持军刺的右手,右拳如打球一样,眼花缭乱的轰在屠龙胸口。

    砰砰砰!

    “啊……啊……”

    屠龙就像一丑一样,砰砰砰的后仰喷着鲜血。每后仰一次,秦浩又将他拽回来。

    堵住后路的独狼都倒吸凉气,秦浩的手臂是机械手臂么,十秒中居然砸了那么多拳。

    屠龙胸口,已经深陷下去。前胸的肋骨全部骨折,刺入内脏中,全身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秦浩一只拳头上,甚至还沾着碎肉。

    “抱歉,用力过猛。”秦浩终于停止了暴力的拳头,屠龙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秦浩居然露出歉疚的微笑。

    屠龙喉咙里咕噜一声,一口逆血夺口而出,秦浩似乎早有准备,就在屠龙喷血时,他已经小一步避开。

    右手一松,屠龙就失去了气息倒在地上,他不是被拳头砸死,是活活被气死的。最后一口逆血,气得他内脏中的血管全部炸开,神仙也救不了他。

    秦浩丢掉香烟,独狼倒吸了口凉气后,急忙递上湿纸巾给秦浩情理拳头上的血迹。

    “把这里处理干净,带他的尸体去邓如凤别墅外等我。”擦掉拳头上的血迹,秦浩走到屠龙的另一辆奔驰让,一拳轰掉车窗,打开车门,一拳砸开中控,搭线点燃,在刺耳的轮胎抓地声中几个漂移离去。

    “老子什么时候干过收尸的活……算了,那暴力狂我惹不起!”独狼郁闷的清理着现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