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凭我是秦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四个混混三秒之间被打倒,朱子云完全被吓尿了,恐惧的看着秦浩,倒吸凉气。

    四个混混躺在地上哀嚎,之前的嚣张不敢再露。至于他们的老大,急忙拿出电话求救。

    “老大,我被打了,地道老北京菜馆。”

    打完电话,大汉冷笑的瞪着秦浩,你不是能打么,你还有三头六臂不成。

    秦浩原本只是想轻微教训他们一下,但,这些人死不悔改,秦浩决定,铲除他们。

    “媚儿,先坐下等等,我倒要看看,首都之内,什么人敢如此嚣张。”

    秦浩居然不走,没来由的,大汉居然有不好的预感。

    等了不到十分钟,支援的人来了,二十多个小混混提着钢刀冲进包房。

    “老炮,你特么是不是活倒了,在自己的地盘居然被打了。是谁,敢打老子的小弟。”手臂上皆是刺青的男子更加嚣张。

    这么多人,还拿着刀,舒媚害怕了,双手微微颤抖的抱着秦浩的手臂。

    “我打的,你待如何?”秦浩脸色一沉,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居然明目张胆的带着管制刀具,该打!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老子是什么人。打老子的人,老子看你是活腻了。”男子刀片指着秦浩,杀机凛凛。

    “一群社会的败类,该杀,独狼,还不给我滚出来。”秦浩冷哼一声,众人一惊,这里还有别人?

    脚步声传来,众人一回头,只见门口,一个阴冷的男人,非常不满的看着他们。

    “铲除他们,为社会除去败类。”秦浩淡淡一声。

    “一分钟!”独狼阴森一笑,军刺一握,主动出击。

    秦浩懒得动手,二十个小混混,还不够独狼塞牙缝。惨叫声不断响起,之前的五人这才侥幸,秦浩比独狼仁慈多了。

    刚好一分钟,所有混混皆受伤不轻,倒在地上哀嚎声一片。独狼对他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如果不是在国内,他们早死了。

    “朱大少,我不建议玩玩游戏,但对手太弱就没有了意思。显然,你还没有资格和我玩,回去告诉你老子,我叫秦浩,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送一亿华夏币到京华酒店,迟一分,加一亿。”秦浩冷笑一声。

    看着秦浩三人离去,朱子云身体颤抖,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惹到了惹不起的人。

    “朱子云,你王八蛋,老子告诉你,明天不送五百万医药费过来,老子弄死你。”躺在地上哀嚎的刺青男,恨透了朱子云。

    朱子云不敢拒绝,急匆匆的回家,这么大的事,他一个兜不住了,必须和父母商量,否则,那么恶魔不会放过他的。

    朱子云父亲,作为酒店用品巨头,钱不少,但这么短时间内拿出一亿,有难度。企业家,看着表面风光,实际上,他们能用的钱并不多。豪车豪宅,几乎都是靠贷款。这就是民营企业家的悲哀,辛苦一生,最后还是帮银行打工。

    晚上,秦浩和舒媚回到酒店,舒媚工作太负责,为了能时刻处理工作,她的住处,就在酒店里。

    长时间不见,自然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当然还要做点爱做的事。前半夜,舒媚的套房里,客厅、沙发、浴室、床,都留下了他们恩爱的痕迹,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第二天,还没有到十二点,深得舒媚信任的徐燕就来汇报,朱子云来道歉。敲门后,开门的是秦浩,让正好在走廊里的沉倩倩看到。陈倩倩惊呆了,这么短时间,秦浩居然……

    舒媚的办公室里,朱子云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委屈又怨恨的跟在朱云开身后。

    “秦先生,犬子少不更事,不知道秦先生的身份,还请秦先生见谅。”

    昨夜,朱云开一听完朱子云居然惹到了秦浩,差点没晕过去。从小没动过朱子云一根手指的他,直接气得一耳光过去。

    秦浩是谁,吴氏集团被他收购了,三大家族也被他斗倒了,现在的三大家族,对秦浩都要讨好,他区区一个酒店巨头,秦浩只需要一句话,在首都,有的是人愿意卖秦浩这个人情,弄垮他的公司。

    “朱先生,你客气了,我要的慰问金带来了没有?”秦浩并没有退让,朱子云有今天,完全是他自作自受,而他的老子,要负大半的责,如果不是父母教育出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二世祖。

    “这……秦先生,请您在给我一点时间,我只凑够了四千万,剩余的六千万,三天,最多三天我就能凑齐。”朱云开慌了,不是说秦浩凡事都留一线,今天怎么这么不讲情面了。

    “朱先生的意思是,你没钱?”秦浩微笑的脸色突然一沉。

    “不不不,秦先生也是商人,相信您知道一个民营企业家,最大的难题就是流动资金,请秦先生大人大量,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凑齐了剩余的六千万。”朱云开恨不得给秦浩跪下了,四千万的支票,战战兢兢的放在秦浩眼前。

    “爸,凭什么,他又没损失什么,相反我还出了十几万的饭前,凭什么他要多多逼人。”朱子云忍不住了,自己的父亲,何时这么低声下气过。

    朱子云到现在还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他一个二世祖,从不关心家里和公司的事,自然没有见过父亲低声下去的时候。

    啪!

    “你住口,你这个孽障,你怎么知道商人多么不容易。今后一年,你在敢出门,我打断你的腿。”朱云开打了,疼的却是自己,可他也无奈,只希望他这番诚意,秦浩能退让一步。

    “朱大少,刚才你问我凭什么,那我就告诉你,凭我姓秦名浩。原本看在你父亲的份上,四千万就四千万吧,但你不知他的良苦用心,这样吧,你家的公司,我接管了。”

    秦浩冷哼一声,拨通李莹莹的电话道“莹莹,着手收购朱蒂酒店用品集团,折价百分之三十,谁敢不同意,就说是我秦浩要收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