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皇位
    &bp;&bp;&bp;&bp;所以在墨邪出手之际,聂征早已有所警觉,身上的玄兵阵石骤然转换,从防御状态汇聚成一道攻杀阵炁,向墨邪迎头斩了下去!

    &bp;&bp;&bp;&bp;墨邪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这一道攻杀阵炁迎面而来,几乎令它猝不及防,看起来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但是事实还是出乎了预料,在阵炁即将击中它的时候,墨邪在空中猛然屈身,像是一道弯弓绕开了这道阵炁,接着以更快的速度向聂征射来!

    &bp;&bp;&bp;&bp;聂征的面色刹那间倏然大变,墨邪即将近身之际,他竟然徒手一挥,向这条飞蛇狠狠地抓了下去!

    &bp;&bp;&bp;&bp;墨邪的目标是他的咽喉,无奈聂征的这一抓如海底捞月,墨邪刚刚躲开了阵炁,却再也躲不开这凌空飞来的一抓,所以不得不张开血盆大口,向他的手掌咬了下去!

    &bp;&bp;&bp;&bp;这一口就算咬不断他的手掌,强猛的剧毒也足以令他置于死地!

    &bp;&bp;&bp;&bp;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聂征的手指上同样戴有玄兵阵石,墨邪的血盆大口刚要张开,一道强猛的阵炁便凌空而至,将它狠狠地削成了两段!

    &bp;&bp;&bp;&bp;墨邪惨叫一声,两段身躯在空中剧烈扭动,惊人的速度瞬间停滞下来,随后啪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之上。

    &bp;&bp;&bp;&bp;随着蛇躯渐渐僵硬,身上再也没有一丝生息,聂征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此险恶的兽仆,实在是令人猝不及防,如果不是早已知道它的存在,根本没有人能逃过它的杀机!

    &bp;&bp;&bp;&bp;但是在墨邪被斩为两段的同时,魏贤忠突然发出一声凶厉的狂笑,他手中的烬影战钩猛然一挥,向聂征的胸口刺了过来!

    &bp;&bp;&bp;&bp;聂征根本没有想到,魏贤忠的歃血魔体竟能强横到可以接下玄重战戟的全力一击,只不过这一击也已经耗尽了魏贤忠的极限,歃血魔体刹那间荡然无存,恢复了他原有的体态。

    &bp;&bp;&bp;&bp;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趁聂征全力对抗墨邪的同时,魏贤忠骤然发难,用烬影战钩向聂征展开反击,如此近的距离,以烬影战钩的强大渗透力,足以击破玄重巨兵阵的坚强防御!

    &bp;&bp;&bp;&bp;一阵剧烈且震耳欲聋的金石交鸣生骤然响起,烬影战钩直指聂征的胸口,只不过在聂征的体表出依然覆盖着一层阵幕,这是他的最后一道防御底线,烬影战钩一击刺穿了大半个阵幕,并且依然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推进!

    &bp;&bp;&bp;&bp;聂征正要挥动玄重战戟震开战钩,可怕的一幕再次出现,只见刚才被削为两段的墨邪尸体忽然间浮现出一道蛇纹,那只死了的蛇头于是飞身而起,再一次射向了聂征的咽喉!

    &bp;&bp;&bp;&bp;聂征这一次彻底被惊得魂飞魄散,他想不到一只死了的飞蛇还能继续杀人,而此时他已腹背受敌,烬影战钩和墨邪都要取它性命,他在同一时间却只能击退其中之一。

    &bp;&bp;&bp;&bp;危机只在刹那之间一闪而过,聂征作为高手中的高手,生死一线之间便果断做出了选择,玄重战戟在手中奋力一挥,将烬影战钩狠狠地震退回去,继而用另一只手猛然一沉,向飞射而来的舌头抓了下去!

    &bp;&bp;&bp;&bp;这一次时间太过仓促,手中的阵炁根本来不及凝聚成形,所以只听噗的一声,蛇头被强烈的阵压捏得粉碎,但是蛇纹也深深扎透了并不稳固的阵幕,并在聂征的掌心留下了一道伤口!

    &bp;&bp;&bp;&bp;聂征抽身暴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用玄重战戟将自己的左臂齐根斩断!

    &bp;&bp;&bp;&bp;在他斩断手臂的瞬间,剧毒沿着那道伤口已经蔓延到了整条臂膀,并且在短短的半息之内,将这条断臂化为了一摊血水!

    &bp;&bp;&bp;&bp;失去了一条手臂,聂征的战力已然大打折扣,魏贤忠冷笑一声,看着地下完全冰冷的两段蛇躯,目光变得更加凶狠。

    &bp;&bp;&bp;&bp;就在他想要继续动手的时候,军机阁阵营中的数名金凯大将挺身而出,无比坚定地站在聂征身旁!

    &bp;&bp;&bp;&bp;魏贤忠的手下同样没有示弱,纷纷掣出业器针锋相对,两大阵营的官臣终于展开全面对抗,紫曜殿乃至整个大内皇宫,陷入了剑拔弩张之势。

    &bp;&bp;&bp;&bp;韩瑜站立在天坛之巅,目睹了紫曜殿所发生的这一切,却无动于衷一般冷眼漠视,直到两大阵营彻底陷入混战,魏贤忠的一方逐渐处于劣势,大内皇宫出现了成千上万的尸体!

    &bp;&bp;&bp;&bp;“住手!”她的一声冷喝,声音虽然很轻,但借助于指笛上的扩音秘纹,却让皇宫当中的各个角落听得一清二楚。

    &bp;&bp;&bp;&bp;所有人于是停止了攻击,翘首仰望着天坛顶端,至少这是迄今为止,琅琊王室终于有人出面执掌局势,虽然以韩瑜的实力,似乎不足以震慑群雄。

    &bp;&bp;&bp;&bp;“阉贼逆党,你还不伏诛?”韩瑜的声音再次传来,她居高临下的姿态俨如是向邪恶势力发出审判。

    &bp;&bp;&bp;&bp;“伏诛?哼,谁给你这样的胆子敢对我如此藐视?”魏贤忠毫不畏惧地怒指上空!

    &bp;&bp;&bp;&bp;“逆贼!你窃国篡位,谋杀忠良,我以琅琊皇室的名义判你死罪,即刻伏诛!”韩瑜气势浩然,雄壮的声音在整个皇宫上空激烈回荡!

    &bp;&bp;&bp;&bp;“哼,找死!”魏贤忠狂笑一声,突然间催动身法,从紫曜殿的屋顶腾空而起,迎向天坛顶端飞射过去!

    &bp;&bp;&bp;&bp;遁光一闪而至,眼看就要降临到天坛顶端之际,韩瑜的身影突然漂移,在上空划过一道曼妙的曲线,继而从天坛顶端跳了下去!

    &bp;&bp;&bp;&bp;这一幕不禁令众人瞠目结舌,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整座天坛是建立在浑天虚域当中,除了琅琊王自己之外,谁也无法跨越曲度,从上空直入其中。

    &bp;&bp;&bp;&bp;魏贤忠降落到天坛之巅,俯首看着深不可测的空间虚域,目光阴鸷得翻江倒海,就算是业匠级强者,也只能在零度空间内施展遁术,跨越曲度跳进天坛,必然会在空间巨压下粉身碎骨!

    &bp;&bp;&bp;&bp;但是进入天坛的方法不止这一个,他完全可以通过琅琊皇陵,用手中的三只秘钥打开禁制,安然无恙地进入天坛。

    &bp;&bp;&bp;&bp;天坛和琅琊皇陵是完全衔接的,否则韩咎死后,他的业婴也不可能直接进入皇陵当中,而琅琊皇陵的虚域空间,也是通过天坛跟皇宫相接。

    &bp;&bp;&bp;&bp;所以魏贤忠向虚空当中凝视了片刻之后,便迅速退回到了紫曜殿中,韩瑜的死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所要得到的是韩瑜手中的那只国玺,从而继承琅琊国的皇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