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烬影
    尸体的真正面目浮现出来,让魏贤忠的面颊猛然一抖,一团无形的怒火瞬间充斥了胸口!

    魏贤忠之所以如此暴怒,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从很早之前就被人算计了,但是偏偏又不知道背后策划的那个人是谁!

    韩贤的尸体当初他亲手验证过,绝没有一丝异常,但是现在尸体不但活了,而且还变成了他的心腹石狯!

    这就更加令人判定,是魏贤忠弄了一具假尸体蒙骗众人,在琅琊国礼制当中,这是不可饶恕的死罪!

    魏贤忠一直没有查明,石狯为首的千岁杀组织,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全军覆灭,现在他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针对于他的精心策划,也许从接到韩贤尸体的那一刻,阴谋就已经开始了!

    在魏贤忠看来,一向都是他算计和陷害别人,如今却反过来遭到了别人算计,对他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就算让他杀再多的人,都无法平息心中的愤怒!

    而军机阁为首的阵营,此刻正式向他发出了挑战,他所犯下的罪行,即使是死也不足以平息众怒!

    “阉贼,你陷害忠良,滥杀无辜,用一具假尸体冒充殿下,还不束手伏罪?”聂征首当其冲,站在阵营的前方厉声怒斥。

    “哼哼,伏罪?老夫今晚就要继承皇位,整个公法都要更改,我还何罪之有?”魏贤忠狂笑一声,随手一掌拍向后方,将石狯的**直接震碎,顷刻间化成一片血雾!

    “你何德何能,竟敢染指皇位?”聂征将玄重战戟掣在手中,锋芒直指魏贤忠!

    “我说了,你们这群庸臣,根本看不清眼前的局势,琅琊国只有成为大昶国的附属国,才能继续生存下去,而我继承皇位,就是挽救这个局面!”

    “简直一派胡言!你分明是卖国求荣,而且谋权篡位,这是必死之罪!”聂征一声厉喝,他身后的众多业匠纷纷近身,跟魏贤忠展开对峙!

    大战一触即发,魏贤忠的阵营此刻远远处于劣势,他精心布置的一场政变,随着千岁杀和国厂大狱的覆灭而落空,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即将到来的继位大典!

    如果能够继承皇位,这一切也就迎刃而解,大昶军将不费一兵一卒接管琅琊国,而他今后也将是真正的一国之君,即使是附属在大昶国之下的一个傀儡!

    但是在即位大典到来之前,他必须先解除聂征对他的威胁!

    所以在聂征用玄重战戟指向他的时候,魏贤忠目光蓦沉,将他的本命业宝也掣在了手中!

    他的本命业宝是烬影战钩,这是一件相当诡异的杀器,整个战钩似乎没有实体,而是一团无声燃烧的灰烬,但是在灰烬深处,散发着无比雄劲的暗系元炁!

    魏贤忠的实力,迄今为止一直是谜,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强,因为敢于跟他交手的人无一例外都被杀死,所以有关他的业术形态和杀招,也就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长期以来,满朝众臣普遍认为,整个琅琊国之内,除了琅琊王之外,能够跟魏贤忠有一战之力的人,只有大将军聂征!

    此时此刻,这个长期以来众说纷纭的猜测即将上演,聂征和魏贤忠到底谁能更胜一筹,只有通过一场血战才能证明,而这也正是无数人翘首以盼的结果。

    魏贤忠此刻依然身穿龙袍,这的确就是琅琊王亲身所穿的皇袍,皇袍的胸前和后背都有琅琊国的国徽印记,是永远无法被冒充和复制的。

    穿上龙袍,不但可以抵御一切国法制裁,而且龙袍上加持了无比雄厚的国献,它强大的防御能力,即使是圣品业装都要自惭形秽!

    琅琊王在坐化之前,将这件龙袍留在了水晶棺之外,他的用意其实很明显,就是将来谁继承皇位,谁就穿上这件龙袍,只不过琅琊王身旁的侍从全都被魏贤忠收买或杀掉,所以龙袍也就落到了他的手里。

    只不过魏贤忠并没有想到,穿上了这件龙袍,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灾难!

    聂征此刻全神贯注,迎接他迄今为止最为凶险的一战,因为庄岚的卦谶已经显示,在紫曜殿他必不可免地需要出手,而且这一战的胜负结局没有定相,只有一个大致概率。

    庄岚的卦谶中显示,聂征这一战的胜率只有三成!

    对于聂征来说,这一战也是他作为军机阁总领的崇高使命,是他为琅琊王室效命的最后一战,也是他为了自身尊严和兵法正统,而必须出手的一战!

    高手之间的对决,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细节,就连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不会轻易出现,他们的目光中只有杀机,还有无穷无尽的战意!

    紫曜殿当中被一股浓烈的战炁所笼罩,天地灵元在两大高手的灵感覆盖下风起云涌,就连在场的业匠级高手也不得不退避三舍,各大署衙的淼境署尹们就更远远地退到一边。

    “哼,聂家的玄重巨兵阵号称琅琊国第一兵术,老夫今天就领教一番!”

    长久的对峙之后,魏贤忠突然出手,用他的烬影战钩向前挥出了一道暗炁!

    暗炁中蕴藏着一团明灭不熄的星火,就像是无数颗星辰在深空中闪耀,在它划过虚空之际,方圆数十丈内的暗系灵气,在庞大的灵感驱动下骤然凝聚,如狂涛一般向聂征覆盖下来!

    聂征的目光从未有过此时这般坚毅,这是作为一个兵修强者所能达到的至高境界,无论什么样的危局摆在眼前,他始终都能稳如山岳,并在最佳的时机以最有效的方式出手!

    暗炁挟带万千巨流滚滚而来,就在距离头顶不到十丈的时候,聂征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玄重战戟在空中闪耀出一道璀璨的金芒,迎向这道暗炁狠狠劈了下去!

    一道尖锐而长久的呼啸声响彻云空,整个紫曜殿内回荡着剧烈的业压波动,聂征和魏贤忠两个人分别被一团金芒和暗炁所笼罩,并不断向外迸发着摄人心魄的光辉!

    足足十几息的对抗之后,金芒和暗炁所蕴含的天地灵气才被同时耗尽,一声沉闷的巨响砰然炸开,无数炁流四处飞溅,将紫曜殿当中的众臣震得接连后退!

    第一次交手看似平分秋色,聂征和魏贤忠全都岿立原地,没有给对手造成丝毫损伤,但是当混乱的炁流渐渐退散之后,局势却发生了变化!

    魏贤忠发出去的那道暗炁虽然破灭,但其中蕴藏的无数烬影依然存在,就像是一群繁星漂浮在空中,并且围绕在聂征四周上下起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