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败露
    用一叶化千跟千叶恨交手,庄岚当然没有胜算,但是一叶化千渗透到墨影当中,能够最好地抵消七百道墨徽破碎之后所产生的巨大炁压!

    侠龙剑诀的七百五十六道剑气,精准无比地击中每一道墨徽,凭借侠龙无殇的崇高意境,以及罗变业术的渗透,将这片墨徽瞬间击溃,但庞大的余威依然能够将淼境修为的庄岚挫骨扬灰。

    所以一叶化千此刻便产生了奇妙的效果,那些被击溃的墨炁犹如怒涛四处蔓延,而庄岚的指尖引动这些残破的墨诀,在自己的四周化作一片片飞叶,他凭借惊世绝伦的司空步身法,在一片滚滚炁流中安然无恙!

    千叶恨眼看着一叶化千渐渐熄灭,庄岚的身影在远处缓缓飘落在地,指间的那道墨影依然飘荡着淡淡的余息,双目当中无尽悲恨,却又充满着恐惧和困惑。

    一个侠者为什么会精通儒术,而且还是千叶世家的祖传业术?

    这个答案他再也没有机会知道,双目死死地盯着前方,尸体却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随着墨影消散,天坛中央的图轮下,渐渐浮现出了一只水晶棺,这只水晶棺不是常见的横棺,而是一个竖式的塔棺,在棺柩当中,坐立着韩咎的遗体。

    水晶棺上镌刻着浑天秘纹,并且深深嵌入到图轮深处,跟整个天坛融合在一起,所以在枯化之前,韩咎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国脉变化,他的遗体是坐立状态,而不是躺在棺中。

    遗体之所以是坐立在棺柩中,是因为韩咎原本就是坐化的,透过明亮的晶棺,可以看到有千丝万缕般的血线从韩咎的身上发散出去,连接到棺柩四周的浑天秘纹。

    这千丝万缕的血线,完全就是韩咎的本命精血,他耗尽了自己的修为,把琅琊国术通过天坛向每一寸国土传播,而韩贤手中的国玺,实际上就是浑天秘纹的终端,从天坛到国玺的每一根连线,都横亘了整片国土的国脉!

    “天之苍,地之莽,日月晖曦,灵物蓬勃,六极出琅琊……”

    “……天经浩渺,圣书琅琊,千秋世儒,善国善业!”

    琅琊赋六极皇经共有九十三句,韩贤用国玺所连接的国脉也有九十三条,而其中最重要的有六条,这六条国脉,恰恰跟天坛的六扇门相贯通,也是六极皇经当中的核心所在!

    但是韩咎坐化之后,他跟国玺之间的联系就已中断,水晶棺中的这些血丝,却依然没有丧失它应有的属性,也就是大乘领域的浑天之力!

    魏贤忠和千叶恨没有能力打开水晶棺,无法获取这些血丝,但是从浑天秘纹的缝隙中,依然还是有少量的血渍渗透出来,这些血渍,就是闵常青、安禄京、伊势劲雌能够施展浑天业术的原因。

    水晶棺上有一道几乎坚不可摧的禁制,这道禁制就是国徽形状的两仪图轮,琅琊两仪黑白相间,并且有强大的国业加持,就算用妙手破也根本破解不掉。

    但是庄岚用侠龙无殇,能够跟白轮完全契合,这相当于拥有了先天秘钥,水晶棺上的这道禁制,似乎是特意为他而准备的,因为除了他之外,天底下可能再也没有人能打开。

    即使有人能够打开,也至少需要业宗修为,凭蛮力强行将棺柩毁掉,但是那样一来,水晶棺上的浑天秘纹就会破碎,与之相连的灵血和遗体,也就一起破灭。

    杳无行迹的韩瑜,将来有一天如果把琅琊国术修炼到大成,同样能够打开这只水晶棺,只不过那样的日子还要很久很久,而庄岚目前等不到那一天,因为他还有一个真正可怕的对手——魏贤忠!

    所以他自作主张,打开了水晶棺上的那道禁制!

    而此时此刻,圆月在大邺城上空分外明亮,月盘也比平时大了一倍,但璀璨的光芒中,蕴含着令人不安的寒意,一些敏锐的业修,甚至于能够觉察到月色中像是有血滴在流淌!

    就在这充满邪异的月色下,一个曼妙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大邺城上空,她乘坐着一只华丽的飞筝,从月盘之下徐徐降临,像是一只天仙来到人间,受到了大邺城万众瞻仰!

    大邺城的上空有翔空禁制,但这位少女却畅通无阻,因为她的手中有一只国玺,国玺当中不断散发着耀眼的国徽,翔空禁制对特殊身份的重臣和皇室成员是完全失效的。

    而这位少女,很明显就是琅琊王室的少公主——韩瑜!

    韩瑜的归来,让全体民众高声欢呼,而现在她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淼境,否则根本驾驭不了飞筝,但是一个月前在暮澜城选婚之时,她还仅仅是个业徒。

    韩瑜的飞筝越来越近,穿过整个大邺城之后,终于飞临皇宫上空,然后在天坛顶端降落下来,手中的国玺一直托着,目光却无比凝重地盯着全城!

    紫曜殿内的全体臣官,迟迟没有等到鲁造青的消息,琅琊王到现在都没有出面维持局面,让许多人萌生了不详之感,所以希望鲁造青能进入天坛探查究竟。

    就在他们焦躁不安之际,躺在棺柩当中的那具遗体,突然间一掌推开了棺盖,从棺材中站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尽管所有人都知道,韩贤殿下只有淼境修为,在场的众多业匠级强者完全能够镇得住它,但是这毕竟是殿下的遗体,不容得任何人对它冒犯。

    最令人不解的是,这明明是一具尸体,它为什么会突然苏醒?没有经过足够的冥化,尸体不可能进变成恶灵。

    但这的确是一只恶灵,在场的众臣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当然能够看透,这具尸体是一只彻头彻尾的凶尸!

    魏贤忠的面色此时难看到了极点,他原本以为把棺盖合上,就能够将错就错地掩盖事实,却想不到庄岚早就做了手脚,在这具尸体当中,始终潜伏着一只血幽!

    血幽附身之后,就可以在瞬间之内将尸体变成恶灵,而且随着血力触动,尸体上的伪术渐渐消失,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面孔终于显露出来!

    这个面孔并不陌生,在场的官臣几乎都认得它,但它并不是韩贤殿下,而是魏贤忠的一个走狗,也是大内侍卫中的佼佼者——石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