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国葬
    鲁造青的心情,此时无比惬意。

    他把太上厨刀交给庄岚,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七十多份全真宴也都按照名单送了出去,接下来要做的事,似乎就只有等待。

    詹无命很早就跟他说过,他是七杀之命,过于显赫的声名或权势落在身上,必将遭致杀身之祸,所以必须借助于外力破解,而那个外力,必须是一个命气极强的人。

    庄岚无疑就是一个命气极强的人,他承接了鲁造青的太上厨刀还有大全真术,命气于是与之相连,在一种看不见的命轮当中,将鲁造青的运势从险厄带上平和!

    接下来鲁造青要在天味斋蛰居,不能再抛头露面,因为庄岚要用他的身份前往大内皇宫面见圣上!

    他原本也想远走高飞,从此离开大邺城甚至整个琅琊国,因为国祚即将破灭,鲁造青没有丝毫心情在这种丧失国君的秩序下生存,他需要的是和平,一个极度繁华的都市,才能缔造出至高无上的美食品味。

    但是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魏贤忠早已安排了人手日夜监视,千岁杀甚至动用了业匠级刺客随时待命,只要他敢出城,就一定会有人对他动手!

    鲁造青不怕死,但却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而且在他的手下,能战胜他的人也并不多,他只是不愿意轻易出手,因为杀的人越多,七杀之命的命气就越暴戾!

    一个人的本性如果是和善的,杀的人太多而导致命气暴戾,最终将无可避免地爆发业劫,被自己的心魔活活反噬!

    詹无命的告诫,鲁造青不敢不听,自从认识了詹无命之后,鲁造青就再也没有杀过人,自己的处境也再也没有险象环生,从此在天味斋一直风平浪静,过得安逸自在。

    而在此之前,鲁造青一生堪称命运多舛,甚至于进入几次死牢,若不是依仗高不可攀的厨术,让那些狱卒和衙司都不忍心杀他,他或许早就死了。

    庄岚的出现,对他来说又是一个命运的节点,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死,要么成为大昶军的俘虏,无论哪一种选择,都意味着他的厨艺境界从此陷入止步。

    但现在却又出现了新的希望,他把太素百谷糕做好之后,就开始期待着月圆之夜的到来,魏贤忠只要被杀,他一定会离开大邺城,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展开新的生活!

    庄岚在贵宾房内一边打坐,一边等候革灵儿把那份全真宴吃完。

    全真宴共炼制了两种,庄岚吃的那种是淼纹级别,革灵儿这一份则是晶纹级别!

    革灵儿吃完这一百零八道餐品,花费了四个时辰,在业匠强者当中,这是少有的一流速度!

    桌面上放着满满十几个食盒的太素百谷糕,还有一道三年前的圣旨。

    这是前往大内皇宫,进入玉皇殿和天坛的必需之物,琅琊王当年下达圣旨,让鲁造青炼制太素百谷糕,就已经预测到了当今的乱局,素谷糕的真正用意,是没有人能猜得到的。

    申时过后,一声沉重的丧钟从大内皇宫撞响,并传遍了大邺城的每一个角落。

    韩贤殿下的葬礼即将开始,朝野上下所有官仕纷纷入宫,各大署衙以及全城业坊也都暂停营业,进入了举国服丧的时刻!

    作为监厨署总领,鲁造青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紫曜殿,韩贤殿下的葬礼属于国葬,具有相当严格的章程和礼制,晚到了哪怕半个时辰,也有辱皇家威严。

    但是庄岚赶到的时候,已经比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多时辰,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引起所有人的瞩目!

    整个大内皇宫,此刻哀乐遍布,数以万计的官仕和弼奴,以及全体皇家侍卫,全都身穿白素,就连大邺城的千万民众,也都一起围在皇城四周肃然致哀!

    主持葬礼的是内务府属下的光禄寺,紫曜殿当中此时群臣林立,每个人按照自己的位次依序排列,除了已经死去的之外,只有监厨署的鲁造青还迟迟未到。

    这样的举动,未免引起许多人的猜疑和不满,这是对皇家和朝纲的严重怠慢,按照礼制甚至可以将他治罪!

    但就在众臣悱恻不已的时候,庄岚迈着大步匆匆赶来,宽胖的体态在很远处就能看到它所引起的灵气波动!

    直到他走进紫曜殿,在自己的位次上站好之后,光禄寺的总领才正式宣布葬礼开始!

    丧钟和哀乐随之大作,御煌苑的弼奴围在棺材四周,对韩贤的尸体铺设香粉和各种珠宝,全体臣官俯身而拜,唯独庄岚一个人站在原地保持笔直!

    光禄寺总领不禁大为光火,他横眉怒指庄岚斥道:“鲁大人,你晚到了一个时辰,已经严重违背朝纲,现如今又拒不服丧,究竟意欲何为?”

    众人这才注意到,满朝群臣只有庄岚一个人,身上没有穿上白素!

    但是他面色泰然,漫不经心地回道:“我拒不服丧,是因为觉得这场丧礼滑稽可笑,原本是不想来的,但是不来的话,你们就会一直可笑下去!”

    “你认为韩贤殿下的葬礼,是滑稽可笑?”光禄寺总领面色一沉,全体臣官的目光,也都纷纷不解地看向庄岚,他们无法领会鲁造青怎么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不错,简直滑稽可笑得至极!”庄岚重声说道。

    “如此庄重的丧典,你竟然觉得滑稽可笑?倒是说说有什么可笑之处?”光禄寺总领言辞凶厉地问,他是魏贤忠的亲信,在这种场合不时观察魏贤忠的脸色行事。

    “把一具假尸体冒充殿下,并让全天下的人为其服丧,你不觉得可笑吗?”

    庄岚此言一出,满朝官臣为之震动,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魏贤忠,也不禁面色陡变!

    “假的尸体?哼,简直一派胡言,这明明就是殿下的遗体!”光禄寺首领回头看了一眼棺柩,面向庄岚厉声叱问。

    庄岚:“韩贤殿下,身上必然是有皇纹的,但是这个人并没有,而且这具尸体来历不明,真正的殿下遗体,是悬挂在浮都城的城门上,它怎么能悄无声息地回到紫曜殿?”

    “尸体躺在棺材里,你怎么知道它没有皇纹?”光禄寺总领至今都处在疑惑当中,因为他根本分辨不出鲁造青说的是真是假,以及为什么要这么说。

    包括魏贤忠在内,也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过现在,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可怕性,因为他自己就是忍者,自然能看透棺柩当中的尸体上,被加持了一道伪术!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