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计划
    但是以庄岚和苏魅的身法,这些国士根本望尘莫及,他们的追踪持续了没有多久,就彻底失去了目标。

    两个人摆脱追踪,径直前往了军机阁,凭借詹无命的身份令牌,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上将军——聂征!

    詹无命统辖的钦天监,早已被魏贤忠监视和渗透,而且钦天监当中并没有多少弟子,在京都是势力很小的一个署衙,所以他直接把庄岚引到了这里。

    不过很可惜,詹无命此时恰好不在,庄岚只见到了上将军聂征。

    对于庄岚这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竟然受到了聂征极为隆重的接待,他和苏魅被迎接到将军府特级墅阁,这原本是接待贵宾的地方!

    “你就是詹无命的秘传弟子,可以兼修各门业术?”庄岚和苏魅被家丁带进墅阁,聂征随后便赶了过来。

    “是的,晚辈是妙手门弟子,这是我的师姐。”庄岚起身回答,墅阁中摆放了精致的茶糕和灵果,只是他根本没有心情去享用。

    “年纪轻轻,居然都是淼境修为,而且你还是淼境五层,这一代的妙手门,果然是不简单!”

    “前辈谬赞了!”庄岚和苏魅异口同声。

    聂征摇摇头:“并没有谬赞,詹无命亲口跟我说,两日之后的月圆之夜,将会有一场灾变笼罩京城,而左右这场灾变的关键力量就是你!”

    庄岚肃然回道:“我只能降低伤亡,但却不能阻止灾难。”

    “此话怎讲?”聂征问道。

    “月圆之夜,韩贤殿下大葬之时,我会趁机除掉魏贤忠,但是那样一来,大昶军将会兵临城下,踏平整个大邺城。”

    “琅琊国真的就此覆灭?我们的国君难道会坐视不理?”聂征毫不甘心地道。

    庄岚目光再沉:“圣上已经……枯化了,琅琊国覆灭的命运已经注定。”

    “你说什么?”聂征蓦然震惊地退了一步!

    庄岚:“我和师姐刚刚去过皇陵,并且见到了陛下,但只是他的业婴。”

    “去了皇陵?没有三把秘钥的话,就算是妙手门弟子,想要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庄岚解释道:“我是从太坤墓群进入皇陵,被陛下所召见的。”

    “但是……陛下为什么会枯化?谁有这样的实力让他不战而死?”

    庄岚:“是陛下自己的决定,他用自己的毕生修为,将琅琊国术散播到整个国脉,四千年的国业和民愿,跟这片国土融为一体,即使大昶军占领了这片国土,也无法建立皇权!”

    聂征豁然大悟:“原来如此……陛下是用这种方法,确保琅琊国脉永存不朽,并且阻止和牵制大昶军西进的步伐!”

    “是的,而且完成这项伟业的,正是韩贤殿下!”

    “如此伟大的壮举,实在是可歌可泣!”聂征庄正地面向皇宫,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庄岚:“所以晚辈才要恳请将军,将兵力用在疏散和保护民众撤退上,而不是跟大昶军决一死战。”

    “你真有把握除掉魏贤忠?”聂征转回身道。

    “当然,否则的话,将军的兵权如果落到他的手里,这场灾难就再也无法避免!”

    “詹无命告诉我,紫曜殿中的那具遗体是假的?”聂征沉声问他。

    庄岚:“不错,真正的殿下遗体,已经安葬到了琅琊皇陵,并在陛下的面前安息。”

    “很好,仅凭这一点,就足以将魏贤忠治于死罪,至少也会让他措手不及!”詹无命语气坚定。

    庄岚轻摇其头:“我手中有足够的罪证,可以将魏贤忠治于死罪,但是仅仅是死罪,要想真正杀他,并不那么容易!”

    “不错,魏贤忠的实力,迄今为止我都无法揣测,整个大邺城中,恐怕没有人是他对手!”聂征无比凝重地道。

    庄岚目光略沉:“所以,紫曜殿中的那具遗体,或许可以将魏贤忠置于死地!”

    “哦?此话怎讲?”聂征略微一愣。

    “魏贤忠自从得到了殿下的遗体,就一直期待着月圆之夜来临,我之前还很疑惑,他如果真想得到殿下的遗体,只要通过国士社从浮都城取回即可,根本不需要有人来送。”

    聂征:“继续说。”

    庄岚目光再沉:“他如此耐心地等待月圆之夜,唯一的目的就是篡位!”

    “篡位?!”聂征闻言一震。

    “不错!大昶军之所以迟迟没有兵临城下,就是为了给他留出时间,如果能够顺利篡位,那么也就不需要再浪费兵力了。”

    聂征:“哼,可惜没有国玺,他怎么可能篡得了位?”

    庄岚嘴角浮现出一丝淡笑:“月圆之夜的时候,韩瑜公主回归京城,国玺就会降临!”

    “韩瑜公主?浮都城一战之后,她不是失踪了吗?”聂征更加惊讶地道。

    庄岚:“这当然是个骗局,否则的话,魏贤忠又怎么能耐心等到月圆之夜?”

    “原来都是你一手布局,真是后生可畏!”

    “魏贤忠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推行篡位计划,我现在也终于能明白他的用意!”

    聂征:“如果用大昶军强行攻城,必然会遭到大邺城的誓死抵抗,他们最终即使成功,也一定会有巨大伤亡,如果篡位的话,就不费一兵一卒了!”

    庄岚摇摇头:“非也,这只是表面的现象。”

    “哦?他还有更深的用意?”

    庄岚沉眉道:“不错!我刚才说了,陛下已经把琅琊国术融合到整个国脉,大昶军无法在这里建立皇权,但是如果篡位的话,后果就完全不同!”

    聂征恍然大惊:“原来如此,如果让韩瑜成为一个傀儡,真正的皇权掌握在魏贤忠手里,那么琅琊国虽然依然还在,但已经是大昶国的附属国了!”

    “所以陛下才会有先见之明,在浮都城决战之前,就已经派人把韩瑜接走了,接走韩瑜的人是一个极其隐秘的势力,而且这道谕旨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下达了!”

    “浮都城有琅琊王室的行宫所在,有皇室的秘密势力也不足为奇,韩瑜公主被他们接走,至少是安全的。”

    “魏贤忠却根本不了解这一点,他现在只等国玺到手,就可发动叛乱!”

    “所以你要将计就计,在韩贤殿下的葬礼上揭开魏贤忠的罪行!”

    “嗯!”庄岚蓦一点头,随后向聂征说出了一个计划。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