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灌脉
    韩咎觉察到庄岚身上的魂力波动,正怀着惊奇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庄岚缓缓地收回了神念。

    “炎骨部落的这把仿造太坤剑,其本体是远古时期的一只冥兽——衍鲲!”

    “衍鲲?”韩咎的面色肃然动容,刹那间便明白了鲜芎部国为什么会把皇陵建在这里。

    “嗯,我从鲜隆多的养尸血中提取了血纹记忆,并破解了这些信息。”庄岚继续答道。

    “你居然能破解他们的血纹记忆?”韩咎无比惊奇地道。

    “是巫咒和儒术的复合应用,这是晚辈的特长。”

    “历代鲜芎王趋之若鹜地葬进剑坑,他们可知道这把太坤剑具有几重圣衍?”韩咎再问。

    庄岚:“血纹记忆中有明确记载,仿造太坤剑所用的那只衍鲲,身上有三条衍纹,不过它之前用掉了两次,所以还有一次复活机会。”

    韩咎颔首道:“一旦让它复活,必将引起一场浩劫!”

    庄岚:“但是它要复活必须吸取足够的灵血,所以鲜芎部国的这些君王才会趋之若鹜,千百个鲜芎后裔的灵血,而且其中不乏业宗级君王,应该足够令它苏醒了!”

    “要不是剑身刺进了极难进入的五度空间,鲜芎部国的这群皇嗣,或许早就唤醒了这把剑,而太坤剑吸收了灵血是要认主的,那么一个可怕的亡灵时代可能就会到来!”

    “如果这个秘密让大昶军知道,会不会被他们利用?”庄岚担心地问。

    韩咎断然摇头:“五度空间,整个东溟诸国能够进入的人屈指可数,而且还要首先破开琅琊王室的封印,对于雄心勃勃一直想要征战的大昶军来说,更不可能去耗费这种力气,而且他们被琅琊国术所阻滞,也没有心思和空暇投入到这把剑上。”

    “这样的话,晚辈就可以放心,跟大昶军对抗到底了!”

    “我为了将琅琊国术融合到整个国脉,不惜耗尽了自己的修为,如今只能凭借业婴坚守这道封印,对于今后的抗战,再也无能为力了。”

    庄岚:“陛下用国术拖住大昶军,让他们无法在这里建立皇权,给东溟诸国赢取抗战的时间,这比任何形式的抗战都更有意义,并且也保留了琅琊皇族的余脉。”

    “瑜儿将来如果能得到你的辅助,必然能够早日重建韩氏帝国,而且成为一代圣君!”韩咎语重深长地勉励他道。

    “陛下,即使没有我的辅助,我也相信瑜儿一定会重建帝国,成为一代圣君!”

    韩咎目光深凝:“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帮她,无论是作为侠者,还是身上的皇姻徽记!”

    “我……”庄岚此时才意识到,他的身边还有苏魅,不免陷入一阵尴尬。

    “小庄身负绝世天赋,而且有侠者之心,一定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苏魅完全掩盖了自己的情绪,看起来已经没有一丝异样。

    “琅琊王室愧欠妙手门已经很多,将来的瑜儿一定还会需要你,你还愿意帮她吗?”韩咎诚恳地盯着她。

    “为国效力,是妙手门的荣幸,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请陛下放心!”苏魅断然回道。

    “你能深明大义,实在令人欣慰,不过为了表示愧疚,我要给你一个补偿,聊以慰藉妙手门多年来对琅琊王室做出的贡献和牺牲!”

    “补偿?”苏魅微微一怔,韩咎却突然出手,向她的身上打出了一道业力!

    业力直冲苏魅的掌心,并沿着业纹向体内深处疾速渗透!

    强烈的刺痛让苏魅面色颤抖,额角处也迅速渗出了汗水,随后从全身各处的肤纹当中,不断向外释放白雾!

    站在一旁的庄岚看到这一幕,不禁瞠目结舌地发出惊呼:“醍醐灌脉**!”

    “小子,好眼力,能一眼看透这种绝术的人并不多见!”韩咎说完之后,手中的业诀变得更快。

    苏魅的身上,很快出现了奇妙的变化,她就像是一个淡影站在那里,身上不断有雾气向外释放,但是体脉深处,则渐渐浮现出一条金黄色的光泽!

    醍醐灌脉**,能够凭借强大的修为,强行提升一个人的体质,使它的天赋跨越一个乃至数个层次!

    不过这种方法太过损耗修为,没有绝对的实力也根本做不到,其中有微弱的差池,都会导致形神俱灭!

    韩咎的肉身已然枯灭,如今单凭业婴施展这道秘术,修为损耗格外巨大,眼看着苏魅体内的金色光芒越来越强盛,而业婴却以可见的速度暗淡下来,庄岚内心的触动更加剧烈!

    直到大半个时辰之后,苏魅体内的光芒已经彻底成形,全身的体脉像是重新锻铸了一遍,韩咎才终止了业力输出,无比疲惫地退入到打坐状态。

    苏魅同样气喘吁吁,浑身的体力像被耗尽,脚下几乎站立不稳,但双目当中透出的神采跟之前截然不同!

    庄岚走过去将她扶稳,内心的震骇无比强烈,韩咎不惜损耗了近千年修为,帮苏魅提升了两重体质,这份再造之身的恩宠,就连韩瑜都没有得到!

    苏魅深知获益巨大,在勉强能够站稳之后,立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向着韩咎俯首说道:“陛下大恩大德,晚辈虽粉身碎骨也难以回报!”

    韩咎摆了摆手。语气虚弱地道:“你们走吧,我想要歇一歇了。”

    说完之后,他把封印投射出去,一道数百丈高的长梯再次延伸到了一度空间,准确降落到了土丘上空。

    苏魅想要再说什么,却又无话可说,只得向庄岚看了一眼。

    庄岚忽然想起什么,从袖镯中连忙取出一只棺材,恭恭敬敬地摆在了面前。

    韩咎面色一怔,正要疑惑这是谁时,庄岚把棺盖缓缓打了开来!

    棺材中平躺着的,是韩贤的遗体!

    韩咎见到遗体的一刹那,面色倏然间一阵抽搐,随即一道血迹从嘴角溢了出来!

    他刚刚耗尽了千年修为,这个损失是无法弥补的,再加上巨大的丧子之痛,难免会重创心神。

    “陛下节哀,殿下的仇我一定会报,这是我的誓言,也是侠者的承诺!”

    “很好,想不到我们父子还能团聚,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聚少离多,现在总算可以一起相守了!”

    “陛下……”庄岚欲言又止,这样的痛苦他根本无法理解,所以也没有任何言语表达安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