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妙手门先祖,为什么会葬在太坤墓群当中?”苏魅惊疑着问。

    “因为太坤墓群是整个琅琊国境内,最为神秘和古老的一个墓葬,同时也是最难盗取的一座墓冢!”

    “就因为它是级别最高的墓群,所以妙手门祖先要来盗取吗?”苏魅再问。

    庄岚摇摇头:“太坤墓群所隐藏的秘密,世间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因为有能力进入墓群的人越来越少。”

    “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太坤这个名字据说是一把剑,它的来历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但在许多古族中始终流传着一个秘闻,谁得到了太坤剑,谁就能掌控一种绝世力量,即使是一国之君,在这种力量面前也要臣服!”

    “太坤古墓中居然埋葬着一把剑?”苏魅惊奇地问。

    “不错,而且这把剑,才是整个墓群的核心,只不过从来没有人到过那里!”

    “那究竟会是什么力量,居然让一国之君都要臣服?”苏魅再问道。

    庄岚沉了沉眉:“那一定是凌驾于国术之上的更强力量,它应该具有某种天业属性,所以即使是一国之君也要臣服!”

    “妙手门的祖先,是为了这把剑才来到了太坤墓群?”

    庄岚:“这一点你爹并没有说,他只说太坤实际上是一把剑,而且太坤墓群当中,都是牧野甚至古野时代的墓葬,而且都是皇家墓室!”

    “皇家墓室?那岂不是跟琅琊王室的皇陵相对冲?”苏魅惊愕地问。

    “所以才会令人充满遐想,琅琊王室的衰落,极有可能跟这些古陵有关,尤其是现在又出现了千垄冲煞现象,就更容易令人如此猜测!”

    苏魅环视四周:“那么现在,距离太坤墓群应该不远了?”

    庄岚略一点头:“这座心灵祭坛,应该就是进入墓群的一个入口,不过要想进入其中,必须要将它毁掉才行。”

    “怎么样才能将它毁掉?”苏魅略有忌惮,这样的禁制她还从未见过,而且刚才所映射出来的影子,让她依然心有余悸。

    “这是在古野时期都极为少见的祀念禁制,它被设定为祭坛的形式,实际上也有祭坛的功能,只不过祭祀所需要的祭品,是活生生的灵魂!”

    “用灵魂作为祭品?”

    庄岚:“不错,祀念禁制能够映射出心魔属性的神念波动,让你不知不觉地陷入其中,最终死在自己的心魔反噬之下!”

    “用祀念禁制引发心魔?尽然会有如此恶毒的禁制!”

    庄岚点头道:“嗯,而且死在祭坛中的人越多,祀念禁制的强度就越大,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进入墓群的人越来越少。”

    “以你的心境修为,能不能破解掉它?”苏魅迟疑着问。

    庄岚默然一笑:“单凭心境,只能避免自己陷入它的魔劫,真正的较量还要依靠魂力,因为在祭坛当中,储存着成千上万只心魔属性的祀念!”

    “你似乎很有信心?”苏魅露出一阵暗喜。

    “我有一门业术能够专门克制魔劫!”

    庄岚说着,便把自己的魂念渗透到了祭坛当中!

    随着魂力的入侵,祭坛当中忽然升腾起一股魂炁,随后便看到无数的影像在其中急速闪现,这些影像全都是庄岚的某些记忆,但是经过折射之后都演变成一个个恐怖的场景!

    在这些恐怖的场景中,不断有面目狰狞的厉魂向他扑来,甚至于还有一道道魂火凌空降临,向他的意念发起狂攻,但是在炁魂咒的强力反击下,所有的攻势全都迎面而解!

    祭坛中的魂炁随之逐渐加强,攻势也一道比一道猛烈,庄岚的魂炁强度似乎远远不能与之匹敌,但是却依然立于不败之地,因为在他的炁魂咒中,蕴藏了雄劲无比的九宫皇燧!

    两者的对峙于是很快达到极点,祭坛中的魂炁以惊人的速度急剧消耗,而庄岚的体力同样以可怕的速度对外输出,整个祭坛上空,到处都是凌厉的咒炁在呼啸!

    但是祭坛毕竟是死的,它利用祀念禁制折射庄岚的本魄记忆,企图将庄岚导入它所缔造的幻象,然而当庄岚渐渐封闭了魄相之后,这些记忆再也无法折射出去。

    祭坛中所存储的魂炁,全都是不幸丧生于这里的探险者,他们的魂魄在祀念禁制的炼化下混合在一起,对于之后的外来者具有同仇敌忾的攻击属性。

    但是魄相一旦封闭,祭坛折射不到庄岚的记忆镜像,就会丧失攻击目标,那些祀念于是不分敌我,陷入到无迹可循的混战状态。

    只不过要想把魄相封闭,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整个祭坛就像一面镜子,祀念禁制能够把整个魂相完整映现出来,没有足够深厚的魂力强度,魂念中的记忆就会一览无余。

    作为巫师,魂力强度具有先天优势,庄岚的魂念本就很强,而且在祭坛中跟祀念禁制对抗之时,魂海深处的天蚩蛊也在全力助阵,用密集的丝网把他的魂相编织成了一个茧体!

    当茧体最终成形的时候,祭坛当中的祀念禁制,再也无法从他的魄相中折射出一丝记忆!

    之后的祭坛于是彻底陷入混乱,庄岚从庞大的魂炁当中抽身而出,整个祭坛像是被点燃了一把火,无数的祀念相互火拼,在魂炁的冲击下挣扎熄灭。

    当祭坛完全沉寂下来的时候,里面的祀念已经被消耗一空,镌刻在坛壁上的祀念禁制,也被强猛的魂炁所毁坏,苏魅再一次向祭坛靠近,就再也没有影像浮现出来。

    利用它自己的力量毁掉自己,这座心灵祭坛的创造者,当初绝不会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因为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在心境和魂力强度上具有超乎寻常的天赋和修为!

    随着祀念禁制被破,祭坛底部突然传来一阵巨响,地面上缓缓升起了一扇三丈多高的大门,大门的正中央,赫然浮现着一只光彩夺目的国徽!

    苏魅被这道大门看得目瞪口呆,她无法理解如此高大的一扇大门,为什么会从地面上平地而起,而且整个地面,根本没有一丝接合的痕迹!

    庄岚的双目却紧盯着这只国徽,虽然年代已经久远,但国徽当中熠熠闪亮的庞大业息,依然令人为之肃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