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心魔
    ;“封印?”苏魅突然意识到什么,眼神中同样透露出一丝惊恐。

    庄岚继续道:“琅琊王室建国四千余年,每一代国君都达到了业宗境界,最高的一位甚至到了腾纹四层,但即使这样的实力,依然无法解除那道封印,由此可见那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封印的底下,有什么能存在四千多年还不死不灭?”

    庄岚沿着尸洞继续前行,同时边走边道:“牧野时代的强者绝非我们可以想象,否则琅琊王室也不可能这么久还没有将它消灭,而只能用封印镇压着它。”

    苏魅紧跟上说道:“如果是牧野时代的超级亡灵,那我们还要去吗?”

    庄岚坚定地道:“当然要去,这不但是你爹的遗愿,而且关系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有可能就是琅琊王室覆灭的原因,至于这个封印,它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

    “封印安不安全,你怎么会知道?”苏魅惑然问道。

    “因为我身上有一道卦象,能够预测到太坤墓群的吉凶变化。”

    苏魅一阵瞠目结舌,随后长舒了一口气,放宽心境跟他继续前行。

    尸洞在地脉下越来越深,直到延伸了数十里之后,才终于到达了它的尽头。

    这里是一片虚无空间,距离冥界还有一步之遥,阴灵属性的物体会自动下沉,而有生阳体则会自动上浮,不过要想克服这种力量并不太难,所以会有不少恶灵从下方涌现出来。

    庄岚和苏魅二人,就站在尸洞的尽头俯瞰下方,滚滚的冥气就像一条奔流的长河横亘在脚下,除了波澜壮观的溟涛以外,他们看不到任何景象。

    “小庄,你的那些尸傀,是不是都掉进了这条溟河当中?”

    庄岚点了点头:“对尸傀来说,进入这条溟河就像是如鱼得水,不过如果潜得太深,我就无法感应到它们的位置,所以就会失去联系。”

    “那现在怎么办?如此庞大的冥水,我们要想跋涉过去恐怕很难,而太坤墓群如果真的存在,那一定是在这条冥水的对面,墓群的规模越大,四周的屏障就越难穿越。”

    庄岚目光微虚,俯看着滚滚溟涛说道:“师姐,你的司空步现在到了什么境界?”

    “第六重而已,我爹说我的天赋所限,最多只能到第七重。”

    “已经足够了!”庄岚说着,将袖镯中收藏的数百只尸傀全部倒进了溟涛当中!

    这些尸傀全都是在绝阴谷中拘获的,每一只都是淼境修为,不过没有足够的灵血喂养它们,长时间处于封眠状态,实力提升十分缓慢。

    要想让尸傀变得强大,就必须不断杀戮,不断地吞食血肉!

    苏魅被这群尸傀看得头皮发麻,尽管它们受庄岚操控,对她没有任何恶意,但是乌泱泱一群张牙舞爪,实在让她有些胆寒。

    不过一旦沉入到溟河当中,就被滚滚的溟涛打得东倒西歪,好在它们数量众多,在庄岚的操控下,一个个拼命向上飞窜,在滚滚的涛浪中游来游去!

    “走,我们下去!”庄岚沉喝一声,抢先一步跳入溟涛,利用司空步踩着浮在河面上的尸傀,向溟河深处穿行过去!

    苏魅恍然大悟,庄岚用这些尸傀当浮桥,再用司空步横渡溟河,实在是出人意料!

    眼看着溟涛一层高过一层,尸傀们被打得沉浮不定,不过一只被打下去,另一只又冒了出来,司空步只要小心施展,总会找到落脚之地,不至于掉入到溟河当中。

    庄岚在惊涛骇浪中应付自如,苏魅看了片刻,便猛一咬牙紧跟着跳了下去,司空步随之全力施展,在大群尸傀的辅助下飞速穿梭,渐渐进入了溟涛的最深处!

    越往里走,溟涛的气势越汹涌,飞溅的冥气落在身上,就像是被针扎过一样疼到深髓,就算用业力勉强阻挡,也还是难免被巨浪打个正着,业力顷刻间就被溟涛打得粉碎!

    所以这段路对苏魅来说异常艰难,好在庄岚不断从身旁给她帮助,每当有巨浪袭来的时候,总会有一道身影突然出现,让她免于遭受袭击,冥水中的那些尸傀,也总是尽可能地向她脚下聚集。

    这样劈风斩浪地行进了大半个时辰,他们终于穿过了整条冥水,到达了一个十分静谧的地方。

    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祭坛,不过诡异的是,苏魅靠近祭坛,祭坛当中就会浮现出她的影子,之后这只影子会迅速变化成为一只恶灵,张牙舞爪地对着他们发出咆哮!

    而庄岚紧靠在苏魅跟前,却没有映现出一丝影像!

    “小庄,这这是什么?”苏魅被自己的影子吓得花容失色。

    庄岚目光蓦沉:“这是传说中的心灵祭坛,它所映现出来的影子,是你的心魔!”

    “心魔?”苏魅再次看向那只影子。

    “不错,每个人都会受到外物影响,从而滋生心魔,不过心境修炼到足够境界,心魔是无法存在的,所以我在祭坛中不会留下影像。”

    “原来如此,难道是因为我急于报仇,所以才会滋生心魔吗?”苏魅喃喃道。

    庄岚轻拍着她的肩膀,用浣魂咒在她脑海中游走一遍,接着让她睁眼再看,祭坛当中的那个影子再也不是恶灵,而是跟她一模一样的一个少女!

    “小庄你的修为实在高出我太多,就连心境都这么深不可测!”

    庄岚勉励她道:“心境的提升不在一朝一夕,任何人只有经过磨难,才能从迷失中找到真我,所以不要把仇恨看的太重,至少你应该明白,你是仇恨的主人,而不是它的奴隶!”

    “的确如此,自从被关进无赦牢,我就已经万念俱灰,若不是你把我救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还能活着,所以对于杀父之仇,陷入了过度沉迷!”

    庄岚顿了顿说道:“你知道师父临走之前,为什么让你来太坤墓群吗?”

    苏魅摇摇头,这个问题,她一直没有心思去想。

    “是因为太坤墓群当中,埋葬着一位手门先祖的遗骨!”

    “你说什么?!”苏魅的娇躯忽然一震。

    “他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因为你修为不足,独自进来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在临死之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而我现在已经有能力带你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