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封印
    “师姐,让你久等了!”庄岚来到桌前,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能死里逃生,不在乎等你多久。”苏魅回答道,她和庄岚此时都撤掉了拟容术,脸上的表情也就一览无余,根本没有一丝掩饰。

    “师父不幸陨落,而且是死在我的面前,但我却没有能力救他,所以一直心怀内疚……”

    苏魅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道:“进入太坤墓群之时,爹就没打算能活着出来,所以你不需要内疚,但是这个仇,却必须要报!”

    “当然要报,而且我要你亲眼看到仇人的下场!”庄岚凛然说道。

    “仇人是谁?你现在有实力杀他?”苏魅略一皱眉。

    “杀死师父的人是魏贤忠,大内皇宫的内务府总领!”

    “居然是他?!”苏魅暗一咬牙,目光中透出一丝悲恨,无论是实力还是权势,目前的庄岚都撼动不了魏贤忠这种存在。

    “正面相拼的话,我的确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掌握了足以置他于死地的罪证,三日之后的月圆之夜,就是他的死期!”庄岚忽然道。

    “你要借用公法的力量除掉他?”苏魅的目光再次透出一抹神采。

    庄岚点头道:“不错,魏贤忠倒行逆施,整个朝野都受到了他的迫害,只要聚集到足够的权业,就能够将他绳之以法!”

    “如果真能除掉他,给爹报了血仇大恨,我就算死也在所不惜!”苏魅隐含着一缕泪光说道。

    庄岚诚恳地道:“师父的仇让我来报,你要好好地活下去,这是师父临死前对我的嘱托,也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真的愿意照顾我吗?”苏魅目光灼灼地问。

    “我……当然!”庄岚略微一顿,随后果断地回答。

    “谢谢……”苏魅收回目光,无比欣慰地低下了头。

    “给师父报仇之后,我会带你远走高飞,到你喜欢去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庄岚继续说道。

    “为什么要远走高飞?大邺城不是很好吗?”苏魅一脸懵然地再次抬头。

    庄岚充满关切地盯着她道:“你在无赦牢中被关了多久了?”

    “大约……五个月。”

    “怪不得,这五个月来所发生的事,你根本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苏魅奇怪地问。

    “长话短说,我只能告诉你,琅琊王室的国祚已经耗尽,大昶军很快就会兵临城下,大邺城乃至整个琅琊国,都将要从此覆灭!”

    “什么?!”苏魅目光惊震地看向庄岚。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就算无法改变,我也要创造奇迹,实现一个侠者应该完成的使命!”

    “侠者?小庄你……”

    “这是我的本命职业,也是我的身世线索,只不过在虞州城时,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对了,在暮澜城离别之时,你还只有业徒七层,怎么现在的修为进步如此恐怖?”苏魅亲眼见识了庄岚的修为,但却依然难以置信。

    庄岚解释道:“我破解了暮澜城的凶咎否卦,挽救了数百万人的性命,所以获得了一笔无比惊人的侠业,促使我一举突破到了业士三层。”

    “想不到你竟然会有此奇遇!”苏魅惊愕之余,对庄岚的进步透出一怀欣喜。

    “嗯,要不是侠者的缘故,我不可能有这样的奇遇。”

    “但是,既然琅琊王室即将覆灭,还会有什么奇迹能够出现?”苏魅不解地问。

    庄岚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至少要在国破城灭之前,让魏贤忠这种佞臣伏法,同时,大邺城的数千万民众也要及时疏散,以免遭到大昶军的屠杀!”

    苏魅不禁唏嘘:“实难想象,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够挽救这么多民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侠魄吗?”

    庄岚浅笑一声:“不错,侠魄之所以会有无穷的力量,是因为心中有无尽的信念!”

    苏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后突然想起什么,对着庄岚低声说道:“几个月前太坤墓群出现的千垄冲煞,或许已经预示了琅琊王室的衰落……”

    “你说什么?”庄岚面色陡然大变。

    苏魅继续道:“在暮澜城跟你匆匆告别,就是因为我爹收到了御煌苑的诏令,说是琅琊王室所属的皇陵出现重大变异,必须赶回去查探虚实。”

    庄岚道:“皇陵的确出现了变异,因为不久后开始的业星大赛,有人入侵了虚域空间,并且杀死了你爹,那个人就是魏贤忠!”

    “这或许是个阴谋,他们把我爹召回去,利用我爹的妙手破打开皇宫内的某些禁制,进而入侵虚域空间,并觊觎墓群内部的巨额宝藏。”

    庄岚叹息道:“可惜御煌苑的总领在数月之前就已死了,我来到大邺城后曾经秘密追查过他的死因,最终确定杀他的人正是魏贤忠!”

    “你也认为当初我爹收到的诏令是个阴谋?”

    庄岚沉了沉眉:“御煌苑总领跟魏贤忠并非一丘之貉,否则也不会被杀,所以当初的诏令一定事出有因,只不过魏贤忠恰恰利用了这一点,趁机侵入了虚域空间。”

    “如此说来,太坤墓群的千垄冲煞是真实存在的?”苏魅豁然低语。

    庄岚面色凝重:“迄今为止,我对太坤墓群的异变没有丝毫线索,它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魅摇了摇头:“回到京城之后,我爹就径直前往了御煌苑,晋见了御煌苑的总领,而后他就神色惊慌,悄然告诉我太坤墓群发生了千垄冲煞,他要亲自前往探查究竟。”

    “师父知道此去凶多吉少,所以是跟你告别的,并且特意告诉你千垄冲煞这个线索,让你及早做好准备,一旦他有什么不测,你必须尽快离开京城!”

    “可惜他刚进入墓群不久,我就被监法署的人盯上,并且关进了无赦牢。”

    庄岚略一沉眉:“千垄冲煞这个现象,是皇脉即将崩断的征兆,御煌苑既然知道了此事,魏贤忠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明明有三枚秘钥可以潜入皇陵,为何还多此一举让你爹去探查虚实?”

    苏魅想了想道:“爹临走前还说,皇陵跟太坤墓群之间存在着一道封印,三大国府所掌管的秘钥只能进入皇陵,却无法穿过那道封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