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恐怖
    天命主宰的强大,的确是能够主宰生死,但前提是毁掉对方的命格。

    天让谁死,谁不得不死,这就是天命主宰的奥义所在!

    但要毁掉命格,必须要命气属性的业术才可,这样的业术本就不多,除了契命师之外,卦师当中也有极少数这种业术,不过卦师所用的业器不是契命卷轴,而是卦筮!

    用卦筮积存命气,并攻击对方的命格,这样的卦术很难修炼,而玄易门的夙命剑筮正是这样一种绝学!

    跟王冲的天命主宰相比,夙命剑筮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它没有那么浩大的命气直接湮灭对方的整个命格,而是针对对方的命格缺陷发动致命一击!

    每个人的命格都有缺陷,完全没有缺陷的命格是不存在的,只不过缺陷有大有小,而只要能够准确击中缺陷,就可以做到一筮封喉!

    所以天命主宰的特性是雄浑霸道,夙命剑筮的特性则是精准犀利,两种业术各有千秋,却又被庄岚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庄岚的这十六根剑筮,分别是:乾、坤、阴、阳、生、死、痞、泰、极、中、虚、实、灵、物、造、化,每一根剑筮都有相应的另一根剑筮跟它相对,十六根剑筮彼此相连,组合成了一个无比繁奥的剑阵!

    剑阵中不到蕴含了深不可测的卦相业力,还拥有着常人无法察觉的雄厚命气,这样的命气一旦附身,往往会给对手造成飞来横祸!

    所以十六根剑筮出手之后,出现了极为壮丽而又诡奇的一幕!

    剑筮冲出法网,在密集的兵炁中穿行了十丈不到,就被强劲的炁幕阻挡下来,但是静止了半息之后,就开始在混乱的炁流中横冲直撞,它们似乎丧失了自身的轨迹,跟对方的兵炁融合在了一起!

    国士们眉头大皱,这些剑筮不但没有被兵炁湮灭,反而跟他们的兵炁融在了一起,这显然是不合常理,所以纷纷催动业诀向剑筮上施加业力!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彻底将他们葬送到了噩梦当中!

    剑筮遭受到业力的挤压之后,突然间从炁幕中爆射而出,像是失控的乱剑一样,在虚空中胡乱飞舞!

    剑光所过之处,无数国士被穿胸而过,剑筮明明没有靠近他们的躯体,甚至于是向相反的方向飞射,但是总有一道对称的剑光突然出现,洞穿了他们的胸口!

    这异乎寻常的景象让所有人陷入慌乱,因为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些剑筮的轨迹,更躲不开那捉摸不定的当胸一剑!

    就连庄岚身旁的王冲,也已经完全惊愕,他无法相信天命主宰还能以这种方式施展,更不敢相信这些纷乱飞射的剑筮会具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剑筮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们完全杂乱无章,也没有一丝规律可循,眼看着剑筮向自己飞来,伸手正要去挡的时候,身上却已经被一道看不见的剑气击穿!

    所以在短短片刻之内,这六百余人相继倒下,而且无一例外的是,在这些人的伤口当中,都有一道清晰的卦痕印记!

    刺杀他们的并不是剑筮本身,而是被剑筮所牵引的一道兵炁,这道兵炁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剑筮跟他们的阵幕刚刚融合在一起!

    所以他们实际上是被自己的兵炁所杀,只不过操纵那道兵炁的是一股无形的力量——命气!

    王冲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这些剑筮看似杂乱无章,但是每一根剑筮身上,都蕴藏着无比雄厚的一道命气,并且在剑筮飞过的轨迹上,它虽然没有刺中对手,但却准确刺中了对手的命格!

    所以才会出现这诡奇的一幕,每个人的命格被刺穿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飞来横祸,命格的缺陷位于哪个部位,哪个部位就会受到致命一击!

    当所有国士相继倒下,包括那些伺机而动的刺客尚没有出手,也纷纷被狂乱的炁芒刺穿身躯,庄岚才有些木然地终止业诀,两只眼神透着无尽的疑惑!

    四周一片死寂,六百多具尸体躺在地下,在幽兰坟场平添一份阴森!

    天命主宰和夙命剑筮两大业术进行复合,的确耗尽了他身上的命气,但仅仅是万分之一瞬眨之内,耗尽的命气便已恢复,而且此时的命气还要比刚才更加雄厚,因为死去的这六百多人,他们的命气都已被剑筮吸收!

    一旁的王冲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庄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而这群国士和刺客已经全部覆灭,这是一个十分圆满的结局,也是一个无比辉煌的战绩!

    但是庄岚的心底,却始终处于一股莫名的震动当中!

    命气被耗尽的瞬间,之所以能够被迅速恢复,是因为他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他的确拥有双重命格!

    只是他没有猜对的是,他的双重命格并不是被人强加在身上,而是另有玄机!

    玄易真命的确是他的命格,玄易斗转也是他挥之不去的命数所在,但是在这重命格之下,还隐藏着另一重命格——无天先命!

    无天先命的所有者,是天蚩神蛊!

    只不过无天先命被玄易真命完全覆盖,所以显现不出任何属性,若不是刚才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双重命格这个真相!

    而正是因为他跟天蚩蛊已经融合为一,所以天蚩蛊的无天先命也就附加在了他身上,当玄易真命的命气被耗尽的一瞬间,第二重命格的命气迅速补充了上去!

    如果没有天蚩蛊和无天先命,刚才他自作主张地耗尽命气,此时早已经死了!

    不过这近乎作死的冒险,也把他带入了更加神秘的猜测,他不由得开始去想,天蚩蛊为什么会拥有命格?所谓的无天先命,又是怎样的一种属性?

    而且显而易见的是,无天先命被完全覆盖于他的玄易真命之下,天地间永远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这分明是韬光隐晦,天蚩蛊的身份和来历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

    “你究竟有没有事?”王冲缓过神来,凑到他跟前问道。

    庄岚也从震惊中慢慢苏醒:“还好,刚才的这一场赌局,似乎又赢了。”

    “什么叫似乎又赢了?你一个人杀了六百多同阶强者,难道没有感觉到恐怖吗?”王冲有种种问题想不通,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