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百七十七章 尸醒
    “这……真的是墓室?”醉福看着眼前的情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但他不相信,庄岚也不相信。

    面前的景色像是一座山谷,山坡上花草缤纷,药香迷人,古松和苍柏在山顶之间遥相呼应,一条灵泉蜿蜒而过,将整个山谷环绕其中,从远处还能听到潺潺不息的水流声!

    甚至于在花丛和各种香果之间,还有五彩斑斓的冥蝶在群飞群舞,山谷的最深处,建有一座优雅别致的亭台,远远望去,完全是一幅山川美景。

    可是在这片山色秀丽的风景下,隐藏着一抹令人心悸的寒意!

    “的确不像是墓室,但却偏偏就是墓室!”庄岚看了醉福一眼,接着抬脚向山谷深处的那座亭台走去。

    冥蝶嗅到了生人的气息,立刻向他们扑了过来!

    “这是冥系灵虫,它们生存于坟墓当中,但却不吃死尸,只吃活人,而且体内含有剧毒。”庄岚提醒着醉福,同时用光合术凝聚出一团光炁,阻挡住冥蝶的入侵。

    “不吃死尸,它吃什么活下来?”醉福看着数以万计的冥蝶围在四周,头皮不禁有些发麻。

    “冥系生灵不需要吞吃什么就可以活下来,它们用阴灵之气保持体力,不过一旦进入阳界,嗅到了生血的气息,就会爆发凶残本性,这一点跟恶灵完全一样。”庄岚边走边道。

    光合术的强大炁芒,将冥蝶远远逼退在三十丈之外,光元素对于冥系生灵具有先天克制,不过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凝聚光合术需要耗费巨大体力。

    醉福在一旁再次对庄岚深感震惊,不仅是因为他能够精通如此高深的农家业术,而是在如此阴沉的墓室中,还能够凝聚出如此磅礴而又深邃的炁芒!

    他的光系灵感强度,究竟达到了多么惊人的地步!

    庄岚对醉福的震惊浑然不知,他的目光一直紧盯在那座亭台上,因为在巫魂的感应下,那里存在着一个无比强大的尸灵!

    随着距离接近,巫魂的这种感应愈加强烈,甚至于渐渐出现了一股威压,令他的脚步开始不由得放慢下来!

    醉福似乎觉察到了庄岚的谨慎,也开始全神贯注地盯着亭台,并小心翼翼地往前行走。

    直到来到亭台跟前,他们才发现这里就是那条泉眼,山谷当中的泉脉就是从这里流出去的,而就在这条泉眼当中,躺着一位国姿天香般的女尸!

    “这这这……”醉福看到这具女尸,顿时惊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庄岚同样如此,任何人看到这样一具女尸,都绝不会保持镇静,因为它看起来不像死了,而是跟活着完全一样!

    没有棺椁,没有葬品,没有一丝冥化的痕迹,它就像是一位妙龄少女,静静地躺在泉水中沉睡,看年纪似乎跟庄岚不相上下,但是体内的业纹强度,却是晶纹顶峰!

    除此之外,它曼妙的身姿、修长的十指、沉鱼落雁般的美貌,也是令人看过之后就会心旌荡漾,这样的女子一旦重回人间,必然会造就一场色劫!

    醉福还沉浸在一片惊愕之际,庄岚已将魂力扫了过去,这看似吹弹可破的嫩肤之下,蕴藏着的是一副强悍到令人窒息的躯体,而且在它的魂海当中,果然存在着一块琥珀!

    只是令庄岚为之心颤的是,那块凶愿琥珀的纯度和大小,完全超出了正常存在的范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甚至不相信这是一具灵尸,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个活人!

    但凡是阴灵,在死亡的那一刻就已经魂飞魄灭,所以它们的魂元都很脆弱,这也是巫师之所以最能克制它们的原因,因为阴灵的缺点就是魂弱,但体魄远比人类强大十倍!

    可是眼前的这具灵尸,它的凶愿琥珀中所蕴藏的魂元,跟一个正常人相差无几,烛魂草只有燃烧掉足够的魂元,才能凝聚出琥珀,普通人的魂海即使彻底烧掉,都未必能凝聚成功。

    女尸的凶愿琥珀之所以如此精纯,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执念太过强盛,拥有这样意志的人,无一不是强者中的强者!

    就在他惊然若呆之际,从凶愿琥珀中突然传来一阵魂力波动,尽管只有短暂的一瞬,但还是让他的瞳孔骤然凝缩,随后拉起身旁的醉福,向身后急速撤退!

    可惜这时候为时已晚,他们还没有撤出山谷,女尸的双目已经睁开,并且从灵泉当中缓缓坐了起来!

    慵懒的睡意,婀娜的身影,目光流盼的双眼,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纯真少女,但是庄岚心里清楚,这是一个可怕得令人崩溃的对手,因为这个少女是一个刺客!

    刚才在灵泉旁边,他就已经清楚看到,少女的暗系手指上带着一只指骷,这是指笙的演化形式,随着业术的形态而有诸多变化,但终究一点不能改变,那就是它是刺客特有的业器!

    而且,越是形式古怪的指笙,它的威力就越可怕,因为对于刺客来说,最重要的是一击毙杀,如果没有匠心独具的业术招式,绝不会轻易改变指笙这种最为通用的器形。

    在少女坐起来的一刹那,庄岚的心底就泛起了一股寒意,因为从身后突然传来的灵压,强大得几乎让他不敢挪步!

    晶纹级顶峰的强者,跟业宗巨擘只有一步之遥,这样的存在即使在整个东溟,几乎都没有敌手,因为业宗巨擘都是一国之君,他们从来不会离开皇宫!

    “站住!”只是一声轻微的呵斥,少女的嗓音犹如,但是庄岚和醉福听到之后,犹如接到了死亡审判,两个人的脚步同时停了下来!

    少女依然坐在泉水当中,目光笔直地盯着他俩。

    两个人一动也不敢动,只是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过来!”少女再次出声,嗓音跟刚才一样动听,但是庄岚和醉福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办?”醉福看了庄岚一眼,此时此刻,回去无疑是自寻死路,但是跑的话,也根本跑不掉,即使是庄岚的司空步,也休想在晶纹级顶峰的追杀下有一丝生机。

    “赌一把,这一次算我栽了!”庄岚懊丧不已,刚才如此大意地闯进来,根本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强敌。

    “怎么赌?”醉福疑惑地问,他现在惊得脸色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