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跟踪
    王冲的眼神浮现出一阵惊慌,仓忙中催动命舛想要截击飞射而来的指刀,但可惜指刀的速度超乎想象,他的命舛根本阻止不了指刀的接近!

    数十把指刀所蕴含的强大杀炁,足以将他们挫骨扬灰,但就在指刀即将近身的刹那,庄岚手中的靖国法玺光芒骤起,一张疏而不漏的法网闪射而出,将所有的指刀凌空静止!

    强韧的法业,精准的截击,无与伦比的炁场强度,完美诠释了法网天恢第九层境界的绝对实力,在这张法网的覆盖之下,一切同等境界的业炁强度都将难逃束缚!

    所有刺客的脚步在同一时刻戛然而止,因为他们的机会只有一次,但可惜都失败了!

    王冲没有丧命于指刀之下,在瞬间之内便开始了反击,汹涌的命舛俯冲而下,将三十丈内的所有刺客笼罩其中,并在顷刻之间冲垮了他们体内的命气虚影!

    刺客门已经意识到了不妙,正要催动身法逃离险境,但可惜为时已晚,那群国士全力激发的合击业术,已经凌空向下席卷而来!

    法阵的合击目标原本是庄岚和王冲,但是在命舛的加持下,全都降临到了那群刺客身上,强劲的兵炁呼啸而过,地面上于是出现了数十具死尸!

    寂静和恐惧笼罩着整个刑场,庄岚和王冲的完美组合,令场上数百位国士和刺客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契命师这个稀有而神奇的职业,从这一战之后迅速闻名天下!

    为首的国士面色阴沉,眼前的局面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一万多名囚犯在刑场逃脱,仅这一条就足以让魏贤忠治他死罪,而更可笑的是,面对最终祸首的庄岚和王冲,他所率领的这群国士和刺客竟然无能为力,甚至于有数百人已经死在了对方手中!

    一千多人的国士精英,竟然杀不了对方区区两个人,这种情况不用魏贤忠治罪,他自己都觉得无地自容,奈何又偏偏没有任何办法来破解这个局面!

    庄岚趁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之际,带领王冲缓步走向人群,因为王冲的体力已经所剩无几,天命主宰威力太强,但连番数次地频繁使用,任谁都无法吃得消。

    场面于是就这样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形态,刑场上的国士和刺客全都站在原地,四周的数百万民众也保持着静默,只有庄岚和王冲两个人,迈着缓慢但坚定的步伐向人群走去!

    为首的国士眼看着他们走近人群,并且往人群深处越走越远,目光渐渐眯成了一条线。

    大理寺公署的内邸当中,魏贤忠正悠闲地喝着一杯茶,这里的总领早已经被他除掉,署尹和署尉也都死在了千岁杀手中,目前掌管这里的全是他的手下。

    他一直在等候着权倾洲处决一万名囚犯的消息,这些人一旦被杀,民心必然对琅琊王室滋生怨念,到时候他再出手,当着数百万民众的面杀掉权倾洲,继而赢得民声支持。

    但是最终结果,却等来一个极其糟糕的坏消息!

    一万多个囚犯不但逃得一个不剩,他派去监斩的数百位国士和大批刺客,竟然有三分之一折损在了刑场!

    而造成这场糟糕局面的最终祸首,竟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契命师!

    同时,权倾洲的意外背叛也让魏贤忠出离愤怒,但同时却又惊异于他的实力之强,竟然不知何时成功练成了法网天恢这门至强业术!

    柳清风的祖传业术法网天恢,原本是国士社也在觊觎的重要目标,所以才会让权倾洲囚禁柳清风,而没有将他直接杀死,魏贤忠甚至于开始怀疑,权倾洲当初的背叛完全是一场欺骗!

    得知庄岚和王冲混入人群逃之夭夭之际,他把手中的茶杯奋力摔碎,然后怒然离开了大理寺!

    但是在临走之前,他留下了一道口令,要求刑场上的那群国士,立刻执行殉身令!

    殉身令,是国士社成员以身殉国的最后一战,任何人如果无法完成自身的使命,最后的结局就是执行殉身令,对于每一个国士来说,殉身令既是最后的尊严,又是无奈的宿命!

    刑场上的这群国士,以及已经暴露出身份的刺客,对于魏贤忠来说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让他们执行殉身令已经算是仁慈之举,否则,他还有更多的手段让他们死得更惨!

    既然要以身殉国,就一定要死得有尊严,对于这群国士和刺客来说,最大的尊严就是杀掉庄岚和王冲,即使不能成功,也一定要死在最后这一战中!

    所以,当庄岚和王冲消失在人群当中之际,为首的国士将本已眯成一条线的双眼倏然睁开,在他的眼底深处,赫然映现着庄岚和王冲的两个人影!

    而此时,魏贤忠的殉身令也由大灵寺的信使传了过来!

    庄岚和王冲混进人群,身后的刺客和国士居然没有跟上来,让他们起初大为疑惑了一番,王冲想当然地以为,这群国士和刺客可能是忌惮于民众威严,不敢进入人群追杀他们。

    但是庄岚却知道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在人群当中,依然还潜藏着没有暴露身份的刺客,只不过他凭借敏锐的感知,提前绕开了这些刺客,让他们没有近身的机会。

    而后他跟王冲穿过人群,混迹到了纵横交错的坊街当中。

    大邺城的坊街,无论是庄岚还是王冲都不熟悉,甚至于有很多地方完全陌生,如今他们就像是初次入城的陌生人一样,在这些坊街里漫无目的地穿行。

    四周似乎再也没有刺客威胁,也看不到有任何国士追踪他们,但是王冲依然把契命卷轴牢牢握在手中,并随时准备向其中灌输业力,催发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天命主宰!

    庄岚相对悠闲一些,但目光中始终充满一种凝重,在穿越数条街之后,他的脚步暂时停了下来。

    “怎么了?”王冲谨慎地瞪着他,嘴里含着刚刚塞进去的一口业餐,这是他补充体力的最佳时机,因为在战斗的时候,餐元是无法被吸收的,体力的进补和消耗不能同时进行。

    “我们好像被跟踪了。”庄岚皱眉回道。

    “跟踪?”王冲连忙警惕地环视四周,却根本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