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惊愕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狂烈的暗炁在通道内四处激散,庄岚仓忙催发出来的那张法网只是倏然一闪,便彻底消失在了暗炁当中。

    权倾洲几乎筋疲力尽,但脸上总算浮现出了一丝笑容,他从来没有想到,杀一个淼境五层的对手会有这么困难,甚至于堪称惊险!

    若不是凭借整整四层的修为优势,他几乎没有希望能活下来,这一战对他来说,是平生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场拼杀!

    但是笑容在脸上刚刚绽开,便突然凝滞而后僵硬,最终彻底固化在了惊恐当中!

    随着暗炁消散,庄岚的身影渐渐浮现而出,但是出乎权倾洲的意料,他并没有粉身碎骨,而是毫发无损地站在那里,手中浮现着那枚刚刚陷入封印的法玺!

    “你……这怎么可能……?”权倾洲瞠目结舌,惊怵的眼神正在渐渐溃散。

    他的胸口,不知何时已被法网渗穿,鲜红的血水渗透衣襟,留下了清晰的国徽印记!

    庄岚撤掉业诀,法玺从悬浮的半空掉落下来,被他顺手接在掌心。

    “丧生于梦寐以求的法网天恢之下,或许也是你伏罪的最好方式。”

    权倾洲的视线逐渐模糊,他至今依然不肯相信,庄岚竟然接管了这枚法玺,因为只有监法署的署尹才有权限使用它,而监法署署尹这个职位,需要由琅琊王室的册封才能成立!

    庄岚当然没有经过册封,他也绝不是监法署的署尹,但是却接管了已经陷入封印的法玺,就难免令人震动和吃惊。

    “你……竟然窃取了我的指纹……”权倾洲终于发现了一丝端倪,但气息也在这一刻急剧衰退,性命眼看就要终结。

    “忘了告诉你,我实际上还是一个盗修!”庄岚说完之后,权倾洲的目光骤然一睁,随后剧烈地发出一阵颤抖,接着就陷入了永久的死寂当中!

    皇室的职位册封,无非是把指纹作为烙印,镌刻在法玺当中,谁有那道指纹,谁就是法玺的主人,虽然每个人的指纹独一无二,无法被任何人代替,但是用盗术却可以窃取到指纹印记,从而接管这枚法玺!

    不过如此高明的窃术,能够做到的人屈指可数,而且窃取到的指纹无法停留,它需要在万分之一瞬眨的时间内进行触发,才能接管那枚法玺,所以还要同时具备法家业力。

    如此一来,窃取指纹并具有足够雄厚的法家业力,放眼天下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但除了庄岚之外!

    权倾洲死不瞑目,他的眼神中充满不甘和痛恨,但却没有一丝忏悔,背叛琅琊、弑杀恩师,对他来说只是顺应“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种趋势而已。

    冥寒通道内的寒气,很快把他的尸体蚀化消解,只剩下了一副骷骨,庄岚捡走他的袖袋,幻化成他的样子,转身走出了通道出口。

    出去之后就是无赦牢的中枢密室,看守映天盘的弟子和值守的狱捕都在这里,但是看到权倾洲模样的庄岚之后,全都表现得毕恭毕敬。

    庄岚本想冒用权倾洲的身份,把王冲从无赦牢中直接放走,但是刚刚进入中枢密室,就接到了一个坏消息!

    “无赦牢中的所有囚犯,务必在今日午时,押往刑场全部处斩!”

    命令是魏贤忠亲自下达的,而且还派来了一群国士前往监斩!

    庄岚面色中露出一丝古怪,对送信的国士说道:“午时处斩?而且还要押往刑场?”

    “不错,全部囚犯一个不落,午时赶往刑场处决!”国士果断地道。

    他们是魏贤忠的手下,国士社的真正精英,论地位远比权倾洲要高,所以权倾洲对他们一直毕恭毕敬。

    “诸位,我的意思是,无赦牢的囚犯一直都是在牢内处决,这次为什么要押往刑场?”庄岚挤出一丝笑容问道。

    “这是九千岁的意思,无赦牢中的囚犯,多数都是署衙的人或者他们的亲属,把这些人全部杀掉,足以震慑整个朝野,同时也能惑乱民心,让他们对琅琊王室充满仇恨,这样等我们接管大邺城的时候,也就顺理成章了。”

    “原来如此。”庄岚默然点头,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古怪,魏贤忠的这个诡计,的确是阴毒得很!

    “但是……无赦牢中的囚徒,个个都身手不凡,把他们都放出去的话……难免会生事端……”他顿了顿继续说道。

    “所以千岁大人才会派我们来一起监斩,除此之外,千岁杀的一批刺客也会暗中监视,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任何一个囚犯跑掉!”

    “千岁杀的刺客也来监斩……”庄岚略感意外地闪过一丝异色,真正的千岁杀实际上隐藏在暗处,而且个个都是国士社成员,之前那些大内侍卫只不过是个掩饰,除掉他们对魏贤忠来说并没有太大损伤。

    “不错,距离午时还有两个时辰,你该尽快准备了,否则误了大事,千岁大人绝对不会饶过你!”

    “好吧,属下这就准备!”庄岚略一迟疑,从权倾洲的袖袋中取出他的法令,向全体狱卒发出了指令!

    国士社和千岁杀的刺客既然都已赶来,想要挽救无赦牢中的囚犯就难乎其难,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他们从无赦牢放出去,等到了刑场再见机行事。

    狱卒得到指令,立刻倾巢而出,把每个囚室中的囚徒押解出来,为了防止他们反抗或者逃脱,每个人的手上都被戴了枷锁。

    大半个时辰过后,这些囚徒相继被押送到无赦牢的门外,这里是监法署后院,有相当广阔的一片空地。

    囚徒们鱼贯而列,数目足有万人之多,这些人几乎囊括了大邺城各大署衙的全部官仕,甚至于还有他们的家眷和亲属,而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被判定为死罪!

    魏贤忠根本没有证据来给他们定罪,但权倾洲却有办法用忍者伪术作伪证,把这些人置于死地!

    囚徒聚齐之后,庄岚的目光在整个人群扫过,迅速找到了被无辜殃及的王冲,狱卒还没有来得及对他用刑,所以他的身上暂时完好无伤。

    但是目光刚要收回之际,他忽然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眼神刹那间浮现出一阵惊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