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笑容
    庄岚回头看了一眼王冲,似乎是询问他有什么选择。

    王冲苦笑一声说道:“他们说的不错,我根本没有你这样的实力,如果不去法衙,在这里连半刻工夫都活不下去。”

    “这么说,你打算跟我一起去法衙了?”庄岚问道。

    王冲一摆手:“还有什么办法?我可打不过这么多法尉,而且金骰赌坊还会有更强的高手来追杀我。”

    “你不要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一道卦谶!”庄岚提醒他道。

    “你是说……我最后的结局是被押往刑场?”王冲忽然意识到不妙。

    庄岚点头道:“我早就说过,你来大邺城是个错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王冲再一苦笑:“的确来不及了,不过我不会后悔,至少让我认识了一个新的朋友,这个朋友不但身手厉害,而且能够跟我同生共死,所以也算值了!”

    “你真当我是朋友?”庄岚眉梢轻扬,从王冲跟他进入金骰赌坊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认可了这个朋友。

    “当然,结交天下朋友是我的心愿,更何况你还是这样一个绝顶高手!”王冲的神色中露出一丝喜慰。

    “那就走吧。”庄岚语气断然,把目光随后转向了那个法尉。

    法尉摆了摆手,让那群法士让开一条路,但却仅仅跟随他们左右,押解着两个人往法衙赶去。

    一路上招引了众多目光,监法署在整个大邺城拥有着极高的地位,这里的法修个个都身手不凡,他们未必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至少都跻身于琅琊国法星榜,所以每到一处,都会令人刮目相看。

    然而此时此刻,这群法修完全黯然无光,因为他们的光彩,全都被庄岚覆盖住了!

    没有人知道庄岚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但是他的气势却足以令人震撼,因为押解他的是监法署的法士,并且这群法士都是全神戒备、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

    能让监法署这么多法士如此紧张,这个人的实力显然不同寻常!

    至于他身后的王冲,完全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法士的注意力也根本不在他的身上,因为只要他离开押送队伍,立刻就会遭到金骰赌坊的暗杀!

    庄岚的修为是业士五层,他虽然运用了拟容术,但是年龄却没有刻意伪装,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能达到如此成就,这本来就是一件足以令人震惊的事情。

    所以围观他们的人越来越多,而从金骰赌坊走出来的那群赌众,把赌坊中的经历传出来之后,旁观的人群愈发震惊和错愕,因为根本没有人相信,业士五层能够杀掉淼境巅峰的高手!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随着这个传说不胫而走,消失了数十年的“六爻鬼骰,例不虚发”这个神话,再次出现在各大坊间,成为无数人传颂和议论的一个焦点。

    外面的议论此起彼伏,庄岚却被监法署的人关进了全京城最坚固的一座大牢——无赦牢!

    无赦牢不但是大邺城最坚固的大牢,也是琅琊国独一无二的国牢,但凡被囚禁在这里的人,多数都是十恶不赦之徒,而且都是很难捕捉的绝世高手。

    每一个被关进这里的人,都休想再有机会逃出去,不过有实力进入这里,也足以是一份常人无法获取的荣耀,尽管这份荣耀的最终代价是死刑!

    庄岚和王冲并没有关在一起,不过也相距不远,因为庄岚在王冲身上,留下了灵息觅诀标记,从他的囚房能够清楚感受到王冲就在附近。

    那个法尉把他关进囚牢,留下其它的法士看守门户,自己则急匆匆地赶去了监法署。

    监法署的署尹是权倾洲,琅琊国法星榜上排名第一的法士!

    监法署不是普通的法衙,而是琅琊国法修公会的最高总署,无论是权限还是地位,在整个京城都至高无上,十大监署当中,监法署的权势最为庞大。

    权倾洲此时就在监法署的专邸当中,俯看着一张铁青色的法卷,但是目光深锁,心情并不很好。

    法尉急匆匆地赶来,向他汇报了金骰赌坊刚刚发生的事情。

    “你说什么?恭素慷死了?”权倾洲闻言之后勃然惊怒!

    “是的,除此之外,千岁杀的十三个刺客也折损了。”法尉战战兢兢地回答。

    “混账,对方只有两个人,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权倾洲厉声痛问。

    “实际上……对方只有一个人动手,若不是还有另一个人,连我也无法奈何他。”

    “你用另一个人做人质?”权倾洲瞬间猜到了他的手段。

    “是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有所忌惮,从而被我关进了无赦牢。”

    权倾洲略一沉眉:“他究竟是谁?为何有这样的实力?”

    “‘六爻鬼骰,例不虚发’,这个传说你应该听过吧?”法尉回答道。

    “六爻诀的传人,它是吴氏弟子?”权倾洲豁然一震。

    法尉点头道:“是的,恭素慷和那十三个刺客,都是死在他的六爻鬼骰之下!”

    权倾洲疑惑着道:“当年刺杀赌王,千岁杀并没有得到六爻诀,所以曾经四处追查过吴家后人,可惜一无所获,怎么就突然又冒出来了?”

    “这件案子我也曾追踪过,但是没有任何线索,唯一的能做的就是猜测,千岁杀之所以没有找到吴氏传人,是因为赌王可能没有后代,或者是他的后代已经转修了其它职业。”

    权倾洲摇摇头:“显然这个猜测是错的。”

    法尉继续道:“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赌王的后代天赋不够,无法修炼六爻诀。”

    权倾洲略一点头:“这就对了,否则以千岁杀的能力,任何一个赌坊只要有六爻诀出现,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线。”

    “可是,我依然不能明白,六爻诀怎么突然又出现了?”

    权倾洲浮现出一丝冷笑:“这种事没有必要去推敲,更没有必要费力去查实,我唯一所要做的,就是得到六爻诀,还有那枚六爻鬼骰!”

    “要是能拷问出六爻诀业谱,署上一定会得到千岁大人的重赏!”

    权倾洲淡然摇头:“哼,我现在不需要重赏,只要能得到一笔绩献,就可以晋升到黄带国士,接着便可以学到黄阶忍术!”

    “机会就在眼前,署上是不是现在就去审问?”法尉谄笑着问。

    “先耗尽他的体力再说,但凡是高手,都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权倾洲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