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麻烦
    “自己决定?哼,只要跟金骰赌坊作对,无论你多么强大,都无法决定自己的命!”对方说罢之后,十三位刺客同时出手,向庄岚发起了合攻。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

    指刀携带着凶狠的戾气,从不同的角度向庄岚袭来,无论他怎么躲闪,似乎都逃不开这十三把指刀当中的任何一把。

    妙指神空再厉害,一次也只能接住一把指刀,所以这一次,他的确陷入了生死危机当中!

    然而就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的手指在空中幻化出漫天飞影,那快得不可思议的轨迹当中,将逼近到身前的十三把指刀尽数捕捉,最后静止在他的指间一动不动!

    绝对的实力和震撼,让所有人怔在当场!

    身形没有移动一步,就这样站在原地徒手接住十三把指刀,这是何等强大的实力?又是何等惊人的业术!

    “你最好……不要跟金骰赌坊为敌,否则……一定会死得很惨!”刺客首领盯着庄岚,眼神中已经透出恐惧。

    作为刺客,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一击必杀,如果接二连三地失手,毫无疑问这次刺杀必然失败!

    而一旦刺杀失败,那么最后死的就一定是刺客自己,所以这十三人此刻才会充满恐惧。

    “如果我非要跟你为敌呢?”庄岚淡然回道。

    “哼,你不要以为,金骰赌坊就只有十三个刺客!”对方阴沉着威胁道。

    “哦?你背后的主人是谁?不如说出来,我或许可以考虑。”庄岚眉头微扬。

    “你只需要知道,跟金骰赌坊作对只有死路一条,至于我的主人是谁,根本没有资格过问!”刺客首领再度沉下面色。

    “哼,那就失陪了!”庄岚扔掉那十三把指刀,抬步开始向外走去!

    十三个刺客眼看着他走向大门,却都没有轻易出手。

    但就在他即将跨出门槛的时候,十三人几乎同时,向他身前逼近过来!

    指刀适用于远攻,指笙才适合近杀,所谓的一击必杀往往要依赖于出手时机,刺客的真正可怕之处就是出其不意,在对手猝不及防之下一击致命!

    现在很明显就是这样一个时机,因为庄岚出门之时,穿过门户的刹那四周空间最小,而且这个距离,恰恰是在十三人的最佳攻击方位!

    所以在同一刹那,他们竭尽全力向庄岚逼近而来,并催发了手中的指笙!

    十三道杀炁也就接踵而至,如此近的距离,所有方位完全都被封死,无论是逃还是硬接都不可能,而且指笙凝聚的杀炁不同于指刀,想用徒手接住绝不现实。

    而就在这十三人动身的刹那,庄岚的目光就已微虚,十三道杀炁呼啸而来之际,他的身影也已模糊,接着便是一道完美到窒息的曲线横空而过,穿过了那十三道杀炁,来到了赌坊门外。

    没有人能形容这道身法的完美程度,更没有人能看清它的速度达到了何种境界,而就在这擦身而过的刹那之间,那十三位原本想要杀他的刺客,全都倒在了血泊当中!

    所有人的伤口都在同一个位置,那就是他们的咽喉!

    他们的咽喉被一道手指粗细的业炁洞穿,但究竟是什么样的业炁没有人知道,这十三道业炁是以怎么样的速度出手更没有人看清,他们只看到身影一闪,战斗就已经结束!

    王冲这时候还在赌坊之内,自始至终,他根本没有机会出一次手,这十三个刺客也没有机会向他出手,因为庄岚一个人完全主宰了整个战局。

    他眼睁睁看着十三具尸体相继倒下,每个人都是被一炁封喉,这惊人的实力完全不在他的想象范围,刚才面对十三人时的那种畏惧,此刻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对庄岚的无比敬畏!

    庄岚却缓缓转身,示意他尽快离开,王冲才恍然大悟一般,跨过十三人的尸体走出门外,来到了庄岚的身旁。

    可是他们还没有走,麻烦便再次降临。

    这一次来的不是刺客,而是一群法修!

    他们是监法署的人,身上穿着监法署的特有业装,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杀气腾腾,更像是一群无恶不作的寇匪!

    “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而且还杀了十三个,你当京城是无法无天的吗?”为首的法尉向庄岚厉声斥道。

    “他们都是刺客,按照公法受到刺杀后进行反击,杀掉对方并没有罪。”庄岚淡然回应。

    “受到刺杀?哼,十三人如果真想杀你,你绝不可能活着。”法尉冷视庄岚。

    “他们的确是要杀我,而且接连出手四次,不信的话,那些人可以作证。”庄岚把目光瞥向赌坊内的赌众。

    但是赌众们纷纷摇头,没有人敢站出来帮他作证,因为他们以后还要来金骰赌坊,而且就算不来,也不敢得罪这个地方!

    “看来你的证据并不充分,而且,除了这十三人之外,你似乎还杀了这里的赌师,这又怎么解释?”法尉紧接着问。

    “愿赌服输,他是死于赌命血誓之下,我并没有触犯公法。”庄岚再次回应。

    “哼,赌命血誓?在哪里?”法尉再问。

    “在那只金盅当中……”庄岚忽然意识到,那只金盅早已不知去向!

    “金盅何在?”法尉终于找出了破绽。

    “金盅就在赌场,作为法修,你们有责任查找真相,而不是从我这里询问答案。”庄岚沉声回道。

    “哼,十三个人被你杀了,金骰赌坊的第一赌师也被你杀了,这就是真相!”法尉无比强硬地做出结论,那群法士于是迅速将他围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不过,你若敢动手的话,那不妨试试!”庄岚将鬼骰掣在指尖,身上也突然爆发出一道杀气!

    法尉见到金骰后目光骤缩,但片刻之后便镇静下来:“六爻鬼骰,例不虚发?!”

    “不错!”庄岚略一催动,鬼骰在指尖便徐徐旋转,磅礴的爻炁令人不寒而栗!

    “六爻鬼骰再厉害,也只能是你一个人用,你无法保住自己同伴的性命。”法尉目光一转,那群法士将的目标,迅速转向了王冲!

    庄岚的鬼骰在指尖蓦然一停,面色也随之沉下来说道:“你想怎么样?”

    “哼,不怎么样,你必须跟我回一趟法衙,接受质询和审问!”

    庄岚目光蓦闪:“他跟此事毫无关系,也从未出过手,不要把他牵扯进来,我可以跟你走。”

    “哼,他如果没有你这样的身手,去法衙或许还能活长一点!”法尉浮现出一抹冷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