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刺客
    金骰破碎,先前融合进去的赌命血誓,自然也要随之覆灭。

    然而就在它破碎的刹那,一道白光疾射而出,向着恭素慷的咽喉穿了过去!

    速度快得令人怵然心惊,而且是猝不及防!

    众人还没有看清这道白光,恭素慷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下,双目中充满着惊恐和不甘!

    “你……竟然是……”恭素慷双手颤抖,仅仅是刹那之间,结局就已经发生逆转,谁也想不到输的人不是庄岚,而是他!

    “六爻鬼骰,例不虚发!”

    “许多年前消失的传闻,现在又出现了!”

    “他是吴氏弟子?六爻诀的传人!”

    “那就是六爻鬼骰?它居然被封存在金骰当中?”

    “据说吴氏最后一代赌王,当年被一群刺客暗杀,吴家祖传的六爻鬼骰,从此下落不明。”

    “这么说……金骰赌坊跟当年的那场刺杀……是大有关联喽?”

    “可惜,六爻诀这门业术从此失传于天下,金骰赌坊就算得到了六爻鬼骰,没有六爻诀也无济于事,就只能用这只金骰来噬取它内部的业献罢了。”

    “可是它现在已经重现,没有六爻诀,就绝不可能催动六爻鬼骰杀人!”

    “恭素慷已经死了?”

    “不错,他的确死了!”

    “那我们……岂不是都输了?”

    “输在六爻鬼骰之下,没什么好抱怨的。”

    “我只是想再看一眼,‘六爻鬼骰,例不虚发’到底有多么可怕,刚才的那一招实在太快了!”

    “哼,要想看得清楚,除非亲自领教这一招!”

    “不!就算亲自领教,你也未必看得清楚!”

    众人的议论和惊摄当中,庄岚已经将六爻鬼骰收回,捏在手中静静欣赏。

    恭素慷的尸体已经变冷,但是双目依然大睁,他丝毫不敢相信庄岚能够透过金骰,向六爻鬼骰当中附爻!

    “无昧绝爻”这种境界,的确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但不是所有人都做不到。

    庄岚恰恰就是这极为罕见的少数人之一,所以他赢了。

    “嘿嘿,这次赚大了,这么多契命血誓,俺得跑多少年才能得到!”王冲早已笑得合不拢嘴,把他的契命卷轴从桌上取了回来。

    随着赌局结束,先前签订在契命卷轴当中的那些血誓,此刻已经开始生效!

    “这些血誓没有时限,你们不急着死,等活够了或者是……不幸殒命,那么命誓就自动归我,愿赌服输,你们可不能后悔!”王冲收好卷轴认真地道。

    赌徒们咬牙切齿,就算有人想抢回来,也根本不敢动手,因为六爻鬼骰此刻就在庄岚手中!

    身为赌徒,如果真到了死的那天,一定都是万念俱灰,能不能重入轮回已经不再重要,所以契命血誓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吴仲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证。

    “做为补偿,这些赌金全部还给你们,包括我的一千万赌注。”庄岚说罢,带着王冲开始向外走。

    “你说什么?这……数千万淼币全都扔了?把自己的一千万收回来也好……”王冲万分不甘地站在赌桌旁,久久不愿意挪动脚步。

    但是庄岚已经离开,而那些嗜赌如命的赌众,顷刻间把所有金币瓜分一空!

    王冲只好悻悻然转身离开,紧跟着庄岚追了上来。

    但是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庄岚的脚步停了下来。

    “怎么了?又反悔了?”王冲嘟囔着道,那么多金币白白仍掉,谁都不会无动于衷。

    庄岚当然也很心疼,但只有这样才能安抚住那群赌徒,因为金骰赌坊绝不会这么容易全身而退,尤其是杀了恭素慷的情况下!

    所以他的对手只有金骰赌坊,而不想过多牵扯到其他人,更不想让自己再多一些对手。

    “钱财乃身外之物,我怎么会反悔?”庄岚淡声回道。

    “切,那可是几千万淼币……”王冲话未说完,便立刻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门前突然出现了十三个劲装如墨的刺客,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

    “你能对付几个?”庄岚再一次问道。

    “三个……哦不,两个……”王冲的声音低得连他自己都听不到。

    “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是留下来代替恭素慷,成为金骰赌坊的新任赌师,另一个就是死!”为首的刺客突然说道。

    “我不喜欢这里,所以第一条决不答应。”庄岚回道。

    “哼,那就只有死!”刺客话音未落,一道惊人的暗炁已经刺了过来!

    但是庄岚只是屈指一弹,一道鬼面骰影呼啸而出,将这道暗炁在数丈之外凌空击落!

    “我来金骰赌坊只是取回这件东西,并不想成为这里的赌师,更不想死。”庄岚盯着手中的六爻鬼骰说道,利用这件业宝,六爻诀就可以催发到极致,它不需要出手,就能够凝聚鬼面骰炁杀人!

    “哼,金骰赌坊的东西,没有人能拿得走,你想不想死,也由不得自己决定!”刺客一击失手,再一次向庄岚发动了第二轮攻势!

    这一次是一把指刀,凶狠的刀炁穿过虚空,沿途的灵素受到震动,在赌场中掀起了一片滔天巨浪,致使十几丈外的赌众都被接连逼退!

    刀炁直逼庄岚的咽喉,但是他却没有躲,只是倏然间伸出两根手指,向这把指刀迎了上去!

    几乎是众人的窒息声中,画面渐渐静止下来。

    指刀距离他的咽喉还有不到三寸,但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强猛的刀炁将刀身烧得通红,然而还是渐渐地熄灭下去,而庄岚的两根手指,就这样毫发无伤地举在那里!

    这一幕令所有人震惊万分的同时,也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个传闻,那就是在暮澜城之时,韩贤殿下也曾经徒手接下了安禄京的一把指刀!

    就算没有亲眼目睹,一个人能够徒手接下刺客的指刀,那也绝对令人为之动容!

    但是这一幕却偏偏在这里又出现了,所以引起的震动才更加强烈,因为没有人敢相信,徒手接下指刀这种绝技,竟然还大有人在?

    为首的那个刺客,此时也错愕当场,他突然明白眼前这个人的实力,被他严重低估了,就算他发出再多的指刀,也根本杀不死对方!

    “我的命,向来只有自己决定。”庄岚冷冷回道,随手扔掉了那把指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