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赌契
    “你竟然杀了她们?”庄岚眉角微沉,语气中充满愤怒!

    “两个女侍而已,而且她们既然输了,就应该死!”恭素慷轻描淡写,丝毫没有一丝怜悯。

    “但是她们不是赌修,只是任你摆布的妓奴而已!”

    “那又如何?对我来说,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赌,只要进入了金骰赌坊,命运就再也不由自己做主。”

    “你生杀予夺,凶暴残忍,终究也会有相应的下场!”庄岚狠狠地道。

    “下场?哼,那是懦夫才会去想的事,强者只会考虑如何活着,而不会介意怎么去死!”恭素慷气势庞然,语气却冰冷得令人噤寒。

    “肆意乱杀的人,不懂得性命的珍贵,所以注定也活不久!”庄岚反唇相讥。

    “哼,你还是先考虑自己的死活吧,接下来的这一局你要跟我赌,我倒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好下场!”恭素慷阴沉着道。????庄岚将那枚金骰突然掣在手中,金骰当中已经融入了他的赌命血誓,只要输掉,他就一定会死在这道血誓之下!

    “只要赢了你,我就能带走这枚金骰,是这个规矩吧?”

    “不错,这是一件通命业宝,用赌命血誓才可以操控,只要你赢了,它就会永远属于你!”

    庄岚目光急沉:“怎么赌?”

    恭素慷突然从袖袋中掣出一只纯金骰盅,握在手里把玩片刻说道:“我这只金盅,同样也是通命业宝,用我的命赌你的命,你似乎并不吃亏。”

    “的确不吃亏。”庄岚回道。

    “通命业宝杀的人越多,它的威力就越强,不过要想得到它,就必须赌上自己的性命,这正是它的独特和魅力所在!”恭素慷抚摸着金盅,就像是在欣赏世界上最美的珍宝一样。

    “以杀人为乐,恰恰就是你的本性,所以你才会这么钟睐通命业宝。”庄岚往他的金盅上瞥去一眼。

    “哼,不错,杀人原本就是一种乐趣,用赌术杀人,更是世界上最大的乐趣!”恭素慷忽然间抬头,像是盯着猎物一般看向庄岚。

    与此同时,他向手下再一挥手,让他们往赌桌上重新加注了一千万枚淼币!

    “你还想拉着其他人一起赌么?”庄岚盯着淼币回道,刚才的那一千万,恭素慷已经输光了。

    “为什么不呢?这么盛大的场面,理应让更多的人一起分享!”恭素慷阴笑一声,一千万对金骰赌坊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那好,我也来凑个噱头,在这场生死赌局之上,再加一笔筹码!”庄岚微一侧首,向身后的王冲看去一眼。

    “什么筹码?”恭素慷略一迟疑,除了金币之外,他想不出庄岚还有什么令人心动的筹码。

    “命气!”庄岚声音低沉,但足以传遍整个赌场!

    “命气?!”恭素慷显得有些意外,四周的赌众们,就更加惑然不解。

    “不错,如果我输了,你们能得到无比丰厚的命气,对于赌修来说,强大的命气意味着什么,绝对不言而喻,但如果我赢了,你们必须签订契命协约,今后死了的话,将进入不了轮回世界!”

    “这里居然有契命师?”恭素慷的惊讶更胜一分,契命师这种稀世职业,一生中都未必能遇到一次。

    庄岚转向一直不肯动身的王冲:“你还等什么?”

    王冲紧蹙双眉,犹疑不定地取出他的契命卷轴,但迟迟不肯把它放到赌桌上。

    “富贵险中求,你若想尽快凑够契命血誓,就必须付出代价。”庄岚诫示他道。

    “我”王冲十分舍不得他的契命卷轴,这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积攒起来的命气,如果输掉的话,之前的艰辛就全都白费了!

    “如果你认为我会输,就不要冒这个险,作为朋友,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庄岚语气平和,并没有丝毫的责备和不满。

    王冲却突然咬了咬牙:“也罢,既然敢跟着你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更何况俺这条命是你救的,就跟你一起赌在这儿吧!”

    契命卷轴“啪”的一声放到了赌桌上,王冲也像解脱一般松了一口气。

    庄岚淡然一笑,随后扫视着众人说道:“谁要是有胆色,就跟我赌一赌命气,我要是输了,卷轴当中的一百万绦命气由你们瓜分,若是你们输了,就把契命血誓留下!”

    众人纷纷面面相觑,这样别开生面的筹码,之前从未有人遇到过。

    但是作为赌徒,所有人都清楚命气的重要性,但那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并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到,可是如今就有这样一个机会,就难免让人蠢蠢欲动起来!

    对许多赌徒来说,如果哪一天真的死了,究竟能不能再入轮回似乎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活着的时候,能够将所需要的名利全部赢到手,那样即使死了,一生也算值了!

    赌原本就是赌徒的天性,哪怕是用命和轮回去赌,也一样在所不惜,越丰厚的利益,就越能催发赌的冲动,冒险和收获往往是成正比,这正的高手都是在险境中取胜的!

    更何况以目前的形势看,庄岚赢的机会十分渺茫,恭素慷在大邺城并不是徒有虚名,整个琅琊国赌星榜上,排名比他高的也只有三人而已,但如果生死相拼,并且在金骰赌坊的地盘上,即使是那三个人,也未必能赢的了他!

    所以契命卷轴出现之后,赌众们一阵沉默,便纷纷有人赶了过来,把自己的契命血誓签了上去!

    王冲忙得不可开交,把这些人的血誓一一签订,既然是用命气做赌,也不需要完成他们的心愿,只要输了,这些契约就会永远留在卷轴当中。

    恭素慷漠视着这一切,直到签订契约的人全部离场,才将目光渐渐虚眯,一股肃冷的气势从身上隐隐浮现出来!

    “现在,可以开赌了!”

    他的话音未落,庄岚的目光也倏然一沉,随之从指尖上浮现出一道雄劲的业力,那枚金骰于是光芒大放,在业诀的催动下焕发出一道道璀璨的爻炁!

    用业力向赌骰上附爻,是赌徒的基本手法,爻炁存在的越持久,就越能主宰赌局的胜负,因为所有的赌客,都是凭借爻炁在赌局中厮杀,坚持到最后的那个人,必然就是胜者!

    金骰在指尖上旋动片刻,璀璨的光芒几乎令人不敢直视,当磅礴的爻炁终于积蓄到一个极限,一道炁芒从指尖上砰然绽放,金骰携带着惊人的气势向恭素慷疾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