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静止
    “你为什么不能让他看一眼?”王冲在一旁对他吼道。

    庄岚:“我刚才说过,婵儿并非来自人族,而是妖族遗脉!”

    “管她是人是妖,对一个将死之人看一眼都不行?至少这也是她名义上的父亲!”王冲不依不饶。

    庄岚还是摇头:“我要是能找到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她……去了哪儿?”吴仲目光中又闪出一丝亮泽。

    庄岚:“去了一个我也不知道的地方,她体内的妖族血脉觉醒,化作一只我从未见过的妖禽飞走了。”

    吴仲的目光彻底颓废,噗通一声瘫倒在了棺材当中,再也没有一丝动静。

    一旁的王冲却完全慌了,因为找不到吴婵的话,他就实现不了吴仲的遗愿,那么之前签订的契命协约也就无法完成,他的性命就会死在契约之下!

    “一个契命师,难道连完不成的契约也要去签么?”庄岚不无讥讽地道。

    “当然不是……我明明催动了烛命心经,命气强度显示这条契约可以完成,但结果为什么会这样?”王冲几乎语无伦次,脸色因为惊吓而变得惨白!

    “既然完不成,难道不能解除契约吗?”庄岚随口问道。

    “契命协约不是普通的契约,一旦签订就无法解除,除非……有另一个契命师愿意介入,在之前的契约基础上,另加一条契约换取期限延期!”王冲的语气明显有些颤抖。

    庄岚摇了摇头:“可惜他已经死了,不可能再跟任何人签约。”

    王冲的脸色变得更惨:“所以……我也要命不久矣!”

    庄岚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吴仲:“总该有个时限吧?每个契约没有实现的最低期限吗?”

    “当然有,但是我以为吴婵就在你身边,最多去一趟暮澜城便是,所以把期限设定了三个月……”

    “哼,你这是自寻死路,三个月想去暮澜城,你当大昶军是不存在的吗?”庄岚轻哼道。

    “这该怎么办?都怪我如此大意,可是我也想不到,他的女儿会是妖族遗脉,否则绝不会跟他契约!”

    “契命师的就职业诀是什么?”王冲语无伦次之际,庄岚突然问道。

    “你说什么?”

    “我说……契命师的就职业诀是什么!”庄岚加重了口气。

    “呃……是……”王冲不明所以,惊慌失措地说出了一大串诀谱。

    在他慌不所措之时,庄岚已经完成就职,并且跟吴仲建立了魂念联系。

    吴仲的**的确已经彻底死绝,但是魂魄依然完好,他是一种死于非命状态,是因为**的覆灭,魂魄才丧失了依附之所,所以不得不走向灭亡。

    但是在浣魂咒的支撑下,它依然可以保持完整状态,不至于立刻溃散,而庄岚于是能够跟他继续交流。

    “除了婵儿,你还有其它的心愿未了吗?”庄岚问道。

    “唯一的心愿,依然是六爻鬼骰,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实现……”

    “哦?你似乎有了线索?”庄岚略感意外。

    “嗯,我之所以被打成这样,就是因为找到了六爻鬼骰,但是根本没有能力夺回来,所以就只能用命去赌,可惜最终……依然是输得一败涂地!”

    “六爻鬼骰在谁手里?”庄岚沉声问道。

    “金骰坊的第一赌师——恭素慷!”

    “金骰坊?大邺城最有名的赌坊,它不属于任何痞修势力,是一座纯粹的赌坊?”庄岚微一皱眉。

    “是的,金骰赌坊的坊主一直很神秘,从来没有人知道它是谁,但是大邺城的全体痞修,都不敢对金骰坊伸手,由此可见它的背景有多可怕!”

    “六爻鬼骰为什么会在恭素慷手里?”庄岚问道。

    “具体原因无从得知,只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数十年前,我的父亲客死异乡,六爻鬼骰也一起失踪,我当时还很小,是暮澜城的其它赌徒告诉我的。”

    庄岚顿了顿道:“你把婵儿放在六爻鬼骰之前,跟王冲签订契命协约,看来内心的忏悔倒是真的。”

    “没什么用了,婵儿永远也听不到我的忏悔,我这一生不但可悲,而且还很可怜!”吴仲蓦然惨笑起来。

    庄岚:“你的确可悲,而且也很可怜,但是心愿未必实现不了,只不过时间可能很长罢了。”

    “怎么?你有办法找到婵儿?”吴仲终止了惨笑。

    庄岚摇头:“没有办法,但是我相信今后还会遇到她,因为我的命格中依然能够看到婵儿的影子!”

    “命格?那太好了!如果能够见到她,请一定要帮我完成这个心愿!”

    “当然可以,不过,你先前的契命协约必须解除,否则王冲一定会死在这道契命之下!”

    “怎么解除?”吴仲并不关心他的契命协约,只要心愿能够实现,一切对他来说已经都不重要。

    庄岚于是转向王冲:“不想死的话,立刻解除这道契约!”

    王冲愣了片刻,不知道庄岚此言何意。

    “时间紧迫,你再不动手就真的死路一条!”庄岚厉声斥道。

    王冲这才从袖袋中取出契命卷轴,试探着向契约中打入业诀!

    吴仲的命相中顿时浮现出契约血誓,随着他的意念渗透,这道血誓渐渐淡化,但却没有消失,而是以浑浊的状态继续存在,跟他的命相完整结合在一起!

    “现在,我要用一条新的契约作为交换,来争取旧条约的无限延期,你如果真想夺回六爻鬼骰,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遗愿。”

    “你帮我实现?”吴仲难以置信地道。

    “不错,除此之外,我还会在义庄给你买一口最好的棺材,就算是替婵儿略尽一番孝心,毕竟你也算她的养父!”

    “我……”吴仲泣不成声,虽然没有泪水流出,但魂魄的感伤发自肺腑,他的确是动情了!

    “我的巫咒维持不了太久,你还是快做决定。”

    吴仲于是把意念渗透到血誓中,已经淡化了的契约再次凝聚成形,之前的契约时限被无限延期,而作为交换,契约中又出现了第二条命文,而且命文的契主是庄岚!

    随着契约成形,吴仲的魂魄渐渐脱离巫咒,悄然消散在了命誓当中,签订了契命协约的人,死亡之后无法进入轮回,他的命轮直接掉入到王冲的契命卷轴当中,从此彻底静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