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绝望
    “我都是要死的人了,何必还要说假话?而且……婵儿实际上并非是我亲生……”吴仲继续做着解释。

    庄岚并没有一丝惊讶:“她当然不是你亲生,所以你就心安理得地把她卖掉!”

    “你……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我女儿?”吴仲的眼神不由得露出一片惊异!

    “哼,我当然知道,因为她根本不属于人族,而是妖族的遗脉!”庄岚沉冷地道。

    “妖……族?!”吴仲完全难以置信地瞪着双眼。

    庄岚目光倏沉:“我也正想问你,婵儿究竟是怎么来的?”

    吴仲极力坐直身子,用手扶住棺材边沿,一字一喘地道:“我这个人嗜赌如命,但可惜时运不济,这一生总是一直在输,不过也有那么几次,是赢得最辉煌的时候!”

    庄岚:“哼,你也有赢的时候?”

    “虽然很少,但总还是有的,其中最辉煌的一次,就是赢回来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你是说婵儿的娘?”庄岚一声反问。

    “不错,她是一个猎修,但并不是琅琊国人,而是来自于一个没落的游散部族,那个部族为了维持生计,把数百位子民全部卖给了奴商,而那个奴商又把他们卖到了暮澜城。”

    “嗯,倒有一番曲折和坎坷,你且说下去。”

    “这些子民五花八门,稍有姿色的都被卖到了妓坊,身强力壮的就被卖到兵衙,再差一点的只要手脚麻利,也能卖到大户人家去做弼修,但是有那么十几个却卖不出去……”

    “哼,那是为何?”庄岚皱眉问道。

    “因为她们实在太丑了!”

    “这其中,就有婵儿的娘?”庄岚顺势再问。

    “不错,这个女人满脸红斑,眼睛一大一小,嘴巴永远也闭不上,因为她的牙齿又长又凸,完全超出了口腔的容纳范围!”

    “你是怎么把她赢回来的?”

    吴仲顿了一顿:“这些人既然卖不出去,奴商又不能赔本,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把她们全部带到赌坊,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赌局!”

    “什么样的赌局?”

    “赌局很简单,这十几个人每人一个编号,在她们的胸口上各自插上一把刀,然后所有赌徒开始下注,谁能正确猜中她们的死亡顺序,就可以瓜分所有赌金!”

    “用她们的命做赌?实在是惨无人道!”庄岚忿然升起一股怒意!

    “你少见多怪罢了,我经历过还有更加残酷十倍的赌局,真正的赌每一场都是惊心动魄,因为你时时刻刻都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做赌!”

    庄岚叹了口气:“也罢,最终你猜中了她们的死亡顺序,赢得了所有奖金?”

    “不错,不过并不是所有奖金,除了赌坊和奴商应得的部分,我只得了不到两成,但也足足有一千多万业币!”

    “一千多万?足够你挥霍几十年了,何至于落魄到此?”庄岚有些难以置信。

    “对普通人来说,一千多万的确很多,但是对于赌徒,如果时运不济,再多的钱也有输光的时候。”

    庄岚:“时运不济?哼,你自己学艺不精,跟时运毫无关系!”

    “不错,我的确学艺不精,但都是天赋所限,所以从那之后,我开始离开暮澜城,四处寻访六爻鬼骰的下落!”

    “六爻鬼骰,是吴家的祖传业宝?”庄岚听吴婵这样说过。

    “是的,只要找到六爻鬼骰,我的六爻诀就能够所向披靡!”

    “先把婵儿的来历告诉我!”庄岚打断他道。

    吴仲回了回神:“我赢得了奖金,内心万分欣喜,总以为是那个女人给我的恩赐,所以就买下了她,并跟她成了亲,但也只是形式而已,因为成亲的当天我就离开了暮澜城。”

    “她居然没有死?”

    “刀插在她的胸口,但是没有人想到,她的心脏是在右侧!”吴仲缓缓说道。

    “原来如此!”庄岚暗暗松气。

    “作为奴隶,她唯一能活下去的方法,就是找一个主人,而我给了她这个机会。”

    “但你却让她在暮澜城自生自灭,自己带着一千多万巨额财富远走他乡,去寻找你所谓的梦想,也就是那个不知下落的六爻鬼骰!”

    “这是祖先的遗愿,也是我的使命,我这样做无可厚非。”吴仲了无遗憾。

    “好吧,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婵儿到底怎么来的?”

    吴仲的神情顿时流露出伤感:“我离开暮澜城漂泊三年,游历了琅琊国的众多著名赌坊,但可惜一直找不到六爻鬼骰的下落,而手中的一千多万业币,也全都输光了!”

    “身无分文的你,最终回到了暮澜城?”庄岚毫无意外地猜到。

    “是的,让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当我回到自己的家时,除了那个女人之外,还多了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

    “那就是婵儿?”庄岚面色微微一动。

    “不错,我不敢相信一个女奴敢背对着我跟其他男人有染!”

    庄岚:“但可惜你错了,婵儿根本就不是那个女奴生的!”

    “女奴跟我解释过,那是在暮澜兽林打猎的时候捡的,但是我根本不能相信!”

    庄岚目光微沉:“在暮澜兽林捡的?”

    “暮澜兽林凶险异常,猎家高手都要组队才敢前往,怎么可能在那个地方捡到一个婴儿?”

    “你的猜测不无道理,但那个女奴是冤枉的,而且她一定是一个善良的人,否则绝不可能在危机重重的暮澜兽林,把一个婴儿捡回来,之后还要面对你的羞辱!”

    “所以……我才要在我临死之前,向她们母女两人忏悔!”吴仲的眼角居然淌下了两行泪!

    庄岚摇头道:“可惜一切都晚了,那个女奴早就死在了暮澜兽林,你还有什么必要忏悔?”

    “但婵儿还在,我一定要让她知道,我对不起她们母子,我冤枉了她们两个!”

    庄岚轻叹一息,沉默片刻才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冤枉她们的?”

    “就在卖掉婵儿之后,我来到了大邺城,无意中又见到了当年的那个奴商,得知那个部落的所有女奴,实际上都不能生育……”

    “正是因为不能生育,所以当年才会被部落放弃?这种事在东土大陆,根本屡见不鲜!”庄岚终于了解了事实真相,但是婵儿的身世依然是谜。

    “临死之前,我能不能再见一眼婵儿?”吴仲突然提出要求。

    庄岚摇了摇头:“恐怕不行。”

    吴仲心如死灰,目光绝望地松开双手,缓缓地靠在了棺材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