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送别
    革灵儿毁灭了宫上野,开始转身搜寻庄岚。

    庄岚依然潜藏在隐术之下,革灵儿虽然看不到他,但是狂暴的暗炁漫天飞射,无论他躲在哪个角落,终究都躲不开这涸泽而渔般的猎杀!

    眼看着即将走投无路之际,奇异的一幕再次出现,只见那个被粉碎了无数块碎片的宫上野尸体,竟然又神奇般地汇聚在一起,并且举起痞刀向革灵儿的后背猛刺而来!

    革灵儿蓦然转身,暗炁从指骷中疾射而出,破解了宫上野的刀气之后,再一次击穿他的尸体!

    然而宫上野还是不死,他之所以能够这么快聚合在一起,是因为有一只血幽附身到了体内,这只血幽就是在绝阴谷收服的九阴血猊!

    革灵儿几乎已经疯了,它完全控制不了体内的怒火,指骷当中的暗炁彻底激发到了极限,狂猛的攻势将宫上野再次淹没,那具肉躯便再一次被轰杀成一堆骨渣!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转身,尸体便再次汇聚成形,提着痞刀向她攻了过来!

    血幽无形无态,它的附身能力强悍到令人发指,而革灵儿根本不了解这一点,也无法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反而被他无限次激怒,最终渐渐忽略了庄岚的存在!

    就是在这样的消耗当中,革灵儿不知不觉,让魂毒渗透了整个琥珀,以至于琥珀当中的那缕执念,也开始被毒力侵袭!

    当宫上野的躯体被它再一次击溃之时,庄岚的身影突然逼近,司空步从它的身后擦肩而过,从近在咫尺的距离停落下来,发出了第二道炁魂咒!

    炁魂咒的覆盖区域只有三十丈,为了避开革灵儿的暗炁,庄岚只能在三十丈的极限距离进行出手,威能自然大打折扣。

    而如今趁她筋疲力尽之际,这道近在咫尺的炁魂咒穿过魂海,终于把琥珀当中的那缕执念彻底震散!

    革灵儿绵软无力地瘫倒下去,最后一道暗炁停留在指骷上缭绕片刻,随后便消解得无影无踪。

    庄岚终于长舒一口气,此时他全身大汗淋漓,但来不及有稍刻歇息,便动用夺魂咒占据了革灵儿的整个琥珀,同时用浣魂咒清除了内部的全部魂毒,将它收为了自己的巫傀!

    宫上野的躯体已经严重摧毁,再也没有修复的价值,然而革灵儿代替他成为新的巫傀,实力远远超过十倍不止!

    但夺魂和浣魂足足用了十几个时辰,最终凝练成功的时候,庄岚也已经累得筋疲力尽!

    醉福一直守在身旁为他护场,刚才的一番苦战,他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那简直不是用惊心动魄可以形容,庄岚的逆天修为和高超业术,让他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惊。

    “嘘,这一次死里逃生,总算有了不菲的收获!”傀化成功之后,庄岚盯着姿色迷人的革灵儿说道。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敢想象这是真的,世界上居然能有越境程度这么高的反杀实例!”醉福还是恍如做梦般盯着他看。

    “我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强,这一次实在是幸运到了极点。”庄岚同样心有余悸。

    “她到底是什么来历?”醉福忍不住问。

    “几千年前的一个顶级刺客,因为被人利用而惨遭失败,所以临死之前建造了这座墓室,并且发下凶愿成为灵尸,有朝一日复出报仇!”

    “她要招谁报仇?”醉福再问。

    “整个千叶家族!”庄岚的目光微微一沉。

    “千叶家族?”醉福并不了解这个家族。

    “是大昶国的一个儒修世家,跟琅琊王室有着深仇大恨。”庄岚略作解释。

    “那她也是大昶国的刺客?”

    庄岚摇摇头:“记忆被烛魂草烧了很多,无法确定她的身世来历,不过革灵儿是她的名字,所以将来一定能够查出来。”

    “她为何要在幽兰坟场建造墓室?”

    “几千年前的这里,还不是幽兰坟场,那是琅琊王室建国初期,革灵儿刺杀失败,临死之前已经没有时间再选墓地,这里就是最好的归宿。”

    “她不是工修,也不是农修,又怎么把墓室建造的如此富华?”

    庄岚:“但是她有足够的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惜帮她建造墓室的所有人,全都死在了她的手下!”

    “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醉福还是难掩一丝胆寒。

    庄岚给她戴上一条面巾,借以掩饰她那冷酷但却极度艳丽的容貌,之后把她收进袖镯中封眠,这才躺下来静静修养了起来。

    三天之后,耗干的魂力才恢复如初,而醉福的伤势也痊愈了六七分,两个人于是推开土堆,从墓室中跳了上来。

    因为大邺城面临大战,醉福必须离开这里,这个家从此将要彻底告别,所以墓室中的那些灵药,都被庄岚顺手收走,将来可以用青玄经炼制各种业丹。

    “太劲天斗功,你可不要荒废了,我的命格能否减轻负重,全看你能帮我分担多少,你获得的业报越多,我就会越轻松!”醉福把他的业诀传给庄岚,满含期望地道。

    庄岚笑着点头:“尽力而为,对于丐修业术我也是很期待,毕竟这个职业很适合掩饰身份,将来能用来保命也说不定。”

    “那就后会有期了,在大邺城住了四十七年,要不是霸世会和无常教都在找我,我还真舍不得离开。”醉福大为感慨地道。

    “好在你只是一个乞丐,现在走没有人拦你,那些家大业大或朝野中人,想要走都走不了,因为有很多忍者和国士在盯着他们。”

    “你真的要最后再走?”醉福再次问道。

    庄岚郑重颔首:“不错,我是一个侠者,这是必须承担的使命,而且……为了琅琊国和我的瑜儿,我也必须这么做!”

    “除掉魏贤忠的千岁杀,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侠业了,否则连我这种乞丐都走不了,你不需要过分强求自己。”醉福满含着安慰。

    庄岚笑了笑:“侠者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大邺城数千万百姓就是我目前的追求,我不可能半途而废。”

    “那好吧,你自己保重,如果有机会,将来我们在回暮澜城相见!”

    “嗯,一定!”庄岚目视他走远,临走前他同样给醉福卜了一卦,确定了他最终的去向是暮澜城,那里有他最好的朋友陆海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