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凶愿
    “那是为何?”庄岚越过一条极窄的通道,看到了一座生机勃勃的大厅!

    “因为你原本就让我信任,就算是素不相识,但能够把朋友放在自己之上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

    “哼,你之前还说,阅历越丰富,就越难交到朋友。”

    “那是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实在太少,所以我说的没错。”

    庄岚脸上浮现出一丝由衷的笑意,接着走进那座大厅,仔细地端详起来。

    大厅当中,完全是郁郁葱葱,就连四周的墙壁上,都长满了各种草药,甚至于还栽种了几株灵木,灵木已经有些年份,树冠上挂满了香气四溢的灵果!

    最为令人瞩目的,是大厅中央的一口灵泉,泉水只有三尺方圆,清澈的水流不断向上喷涌,散发出袅袅不断的灵气,滋养着整个大厅内的所有灵植。

    庄岚对这一幕简直看得惊奇不已,醉福作为一个丐修,居然还有这等雅兴,把自己的住处打理得像是一处仙府!

    “灵植之术是农家范畴,你怎么可能精通这些?”他随后便发觉到了异常。

    “我当然不懂,这些花草和灵果,全都是天然所生,在我找到这里之前,它们就已经存在了。”醉福回答道。

    “原来如此!”庄岚恍然大悟,但是新的问题随之出现,这些药草和灵果并不属于同一种木属,能够生长在一起绝非巧合,它们必然是有人栽种的!

    “怎么?有什么问题?”醉福看出了庄岚的疑惑。

    “你在这里有多少年了?”庄岚问道。

    “四十七年!”醉福想了想道。

    “那……又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庄岚再问。

    “四十七年前,我刚来大邺城,想要在京城长久定居,但是每个地盘都有丐帮势力占据,想要在这里立足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有足够的实力建立丐帮,另一个是加入一个丐帮组织,但是我两者都不具备。”

    庄岚:“建立一个丐帮组织需要大量金钱,还要有足够的声望和人脉,你初来大邺城当然不具备,但是为什么不加入一个丐帮组织呢?”

    醉福轻叹道:“你既然精通卦术,难道看不透我的命格吗?”

    庄岚豁然一愣,随后催动玄易通筮业诀,用筮目向醉福身上看去!

    “孤清郷世之命!”庄岚脱口而出,但面色中难言惊讶。

    “不错,这样的命格注定我不能加入或建立丐帮,只能做一个散丐。”

    “怪不得你的褔化属性如此强大,原来是被命格所决定,孤清郷世世所罕见,你用你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带给世人一片福泽,痛苦和创伤越深,造就的福泽越大!”

    “但我很痛恨这种命格,因为我所造就的福泽,并不被世人珍惜,他们得到了我的福化,却用创伤作为回报!”

    “所以你才需要这样一个家,当受到世人伤害的时候,能够躲起来抚慰伤口。”

    “不错,当年为了在京城立足,我受到了各大势力的驱逐,有一次被打得遍体鳞伤,十根手指全部折断,身上又没有一个业币,最终爬到幽兰坟场前来寻死。”

    庄岚:“只有在最绝望的时候,一个人才会选择结束自己。”

    “可是我的福源,最终给自己也带来了造化,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利用这里的灵草和灵果,不但恢复了伤势,而且参悟出了丐修中的绝世丐轮——孤清无忌!”

    “孤清无忌?能够跟汇一丐诀相抗衡的群击业术?”庄岚无比震惊地问。

    “不错!汇一丐诀和汇一神通能够汇聚全体丐众的力量,但是我是散丐,永远也没有机会施展这种业术,可是孤清无忌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种局面!”

    庄岚:“用孤清无忌丐轮,能够召唤福泽,形成比汇一神通更加强大的威能,你所造就的福泽越多,这道业术的威能就越大!”

    “是的,自从孤清无忌出现之后,京城当中的丐帮势力,就再也没有人敢惹我,整个京城,都是我能乞讨的地方!”

    “你的遭遇,实在令我叹为观止!”庄岚由衷地叹道。

    “然而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孤独,**的创伤能够通过药草抚平,内心的伤痕永远无法消失,为了将我赶出京城,各个丐帮势力无所不用其计!”

    “哦?他们不敢出手硬碰,就要使用阴谋?”

    “不错,许多丐修开始跟我结交,甚至于成了我的朋友,但是没有一个是真心的,毒酒、陷阱、美色、刺杀、暗袭,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无一不是想置我于死地!”

    庄岚黯然神伤:“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那么爱喝酒。”

    “内心的伤痕既然消除不了,就只好用酒来麻痹,醉福这个名字没有人能够了解,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为何会醉。”

    一阵长久的沉默,庄岚轻叹道:“你的感伤,的确是有无尽的苦衷,跟你相比,我的阅历实在太浅太浅,人世间的痛苦我自认为已经尝尽一二,现在看来那根本不值一提!”

    “人心险恶,才是你将来必须面对的现实,如果我是朋友,这是我能给你的最珍贵的礼物!”醉福无比郑重地道。

    “你当然是朋友,这份礼物,我一定好好珍藏!”庄岚露出一抹深惬的微笑。

    随后他转身看向那只灵泉,对汩汩喷涌的泉水凝视良久。

    “你似乎……还是有什么心事?”醉福说着,随手从墙头上摘下一朵药花,放在嘴里大嚼起来,没有经过丹化的灵药,药力强度大打折扣,不过对于醉福来说,这就是最便捷的疗伤途径了。

    “以我的判断,在这座药府的下方,存在着一座大墓!”庄岚徐徐说道。

    “什么?!”醉福刚刚吃下的药花差点吐了出来,他的吃惊简直无法形容。

    庄岚肯定地道:“不会错的,这不是普通的墓,而是一座凶墓!”

    “什么是凶墓?”醉福依然沉浸在吃惊当中,他不敢相信自己四十七年来,一直住在一座大墓当中!

    “凶墓的意思就是,当年埋葬在这里的那个人,就没有打算入土为安,它冥化成恶灵之后,也绝不会潜入冥界,而是要等候时机完成自己的凶愿!”

    “凶愿?”

    “凶愿就是临死之前发下的誓言,这个愿望生前实现不了,但是依然不甘心,所以冥化成恶灵之后再去实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