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墓地
    余小阔恍然大悟:“你是说……无常教并不是乌塔族掌控的势力,甚至于它是乌塔族的敌对势力?”

    庄岚深一颔首:“也有可能它之前是受乌塔族掌控,但是后来叛变了,因为乌塔族在东溟并没有什么传闻,而无常教却是臭名昭著。”

    “不错!之前在潍安城遇到的袁震、袁鲛,还有在绝阴谷遇到的温跖,都是无常教的人!”余小阔回忆着道。

    庄岚:“所以你必须自己回乌塔族,而不是去找无常教,否则又是自投罗网!”

    “嗯,无论如何,我不能再待在大邺城了,无常教和霸世会都在找我,落在任何一方手里都是死路。”

    “即使你不回乌塔族,大邺城也待不住了,因为大昶军很快就会兵临城下,京城仅有的兵力根本不足以抵抗他们。”

    “既然如此,我们一起走吧?”余小阔试探着问道。

    庄岚断然摇头:“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暂时不能离开。”

    “什么使命?”

    庄岚目光深沉:“一个侠者的使命!”

    “侠者?你之前跟我说的……责任?!”余小阔过有所思。

    “是的,每个人都应有这种责任,你回乌塔族也是如此,对于自己的使命,无论如何都不能逃避,更不能放弃!”庄岚面色郑重。

    “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逢,小庄兄,很庆幸有你这样一个朋友!”余小阔情真意切,充满着绵绵的伤感。

    “缘未尽,情常在,山水有相逢,我们各自珍重!”庄岚叮嘱他道。

    “前辈,大邺城你也待不住了,不如跟我一起走?”余小阔转而看向醉福。

    “我倒想跟你走,但是身上的伤势实在太重,宫上野没有把我废掉已经很庆幸了,跟你走只能拖累你!”

    “那好,你就留下来养伤吧,如果有机会,就去暮澜城找我义父,这么多年未见,他说很想你!”

    “一定!”醉福答应他道。

    “快启程吧,现在走还来得及,等大昶军抵达瀛湖,再走就晚了。”

    余小阔于是重重点头,沿着城郊迅速消失在荒野深处,他为了避开大昶军,并没有走瀛湖,而是绕过大邺城后方,穿越纳兰山前往了更远的路!

    临行之前,庄岚给了他一部分业币和业餐,在遥远的路上,能够聊以作为一份支撑。

    “有这样一种朋友,委实令人钦慕!”直到余小阔的身影完全消失,醉福才感叹道。

    “福老何需钦慕?你跟陆海川之间的交情,岂非也是这样一种交情?否则你也不会宁愿被残害到这样,也还是不肯说出陆海川的下落。”

    醉福摇了摇头:“正是因为我我也有这种朋友,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噢?这是为何?”庄岚难掩好奇。

    “你年纪轻轻,就已是业士中期,天赋一定超乎寻常,但是有一点却不会明白,那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像这样的朋友就会越来越少!”

    “福老的意思是……人心会随着阅历的增长而改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私欲,对于朋友就没有那么轻率和期望了?”

    “嗯,阅历越高,一个人就越谨慎,即使面对一个对自己没有伤害的人,也还是会本能地产生堤防,所以将来很难再有这种朋友。”

    “那是因为别有用心的人实在太多,致使一个人对世界充满了怀疑,而真正的朋友,即使是被对方误会,甚至误伤,都绝不会有任何怨言,更不会报复对方!”

    醉福豁然间看向庄岚:“你这样的人,一定会有很多朋友!”

    庄岚淡淡一笑:“可惜,朋友终究都是朋友,我无法把每一个人都留在身边,所以最终还是孤独的。”

    “就像余小阔一样?你们修为相隔一个境界,但却还是惺惺相惜,如果不是要回乌塔族,余小阔很可能会一直追随你的左右。”

    “不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使命,再好的朋友,终究还是要分开的。”

    “但你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孤独。”醉福突然道。

    “哦?为什么?”庄岚饶有兴致地问。

    “因为你的朋友会有很多,离开一个,下一个很快就会到来。”

    “呵呵,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去喝酒吧?醉福没有酒,就称不上醉福了!”

    “求之不得!对我来说,酒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两个人于是转身回城,依然还是乞丐的打扮,只不过醉福经过了轻度的伪装,庄岚也换成了另一副面孔,两个人稍作改变,霸世会的人就再也认不出他们。

    繁华的京都坊市,两个乞丐没有沿路乞讨,而是提着一壶从路边散摊上买来的最便宜的酒,你一口我一口地开怀畅饮,并不时地有说有笑,造就了一道令人艳羡的风景!

    大战在即,还能有这种超然洒脱的心态,除了无所事事的乞丐之外,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了。

    两个人穿过坊街,一直走到闹市的尽头,进入了京城当中唯一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幽兰坟场!

    之所以要来这里,是因为醉福需要一个僻静之地进行疗伤,而放眼整个大邺城,再也没有比幽兰坟场更加清静的地方了。

    一切喧嚣似乎隔绝,幽兰坟场是只有死人才会来的地方,但是醉福却带领庄岚一路前行,在幽兰坟场走了数十里路,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带任何人来过这里。”醉福带着半分醉意说道。

    “哦?那是为何?”庄岚看着面前的土堆,这似乎是一座坟,但却没有名字。

    “因为这是我的家。”醉福语气平淡,但庄岚的内心却轰然一震!

    “你的家?”

    “不错,每当我身受重伤,就一定会躲进这里,因为没有人能找到这个地方!”

    “你居然这么信任我?”庄岚举起酒坛喝了一口。

    “对于一个救过我命的人,我还有什么不信任的?”醉福说着,用业力对着土堆突然轰出一掌,强猛的业炁沉入地底,发出一阵嗡嗡的余震!

    而后便看到整座土堆向后横移,地面上露出了一个七尺见方的入口!

    “只因为我把你从宫上野那里救出来,所以你才会对我这么信任?”庄岚把喝干的酒壶随手一扔,纵深跳进了那个入口。

    “当然不是!”

    醉福紧接着跳了进来,接着对着头顶再次一掌,庞大的土堆缓缓合拢,地面上留不下一丝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