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赊账
    “命运中无法阻止的事,就不需要去阻止,更何况没有足够的锋度,我何以对抗那无穷无尽的卦相?”

    “言之有理!所以你还是要学会御签杀人的方法!”

    庄岚当然不会拒绝,对他来说这种方法又不太难,詹无命亲身相授,他不出盏茶时间就已心领神会。

    “你的疑问已经解答,现在该告诉我事实真相了,月圆之夜到底会发生什么?”詹无命凝重地问。

    “前辈难道没有卜测到,皇宫当中已经发生了剧变?”

    “紫薇星光芒衰退,在数月之前我就已经察觉到,但是天坛是修炼国术的圣地,我的卦术根本探测不到那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无从而知。”

    庄岚双目暗沉:“此时在天坛之内的那个人,根本不是琅琊王。”

    “你说什么?!”詹无命面色巨震,浑身随之一阵颤栗!????庄岚转而偏转话题:“韩瑜公主是月煞之体,前辈应该知道吧?”

    “当然知道,她的月煞之体还是老夫看出来的,不过除了极少数皇室成员,根本没有外人知道。”

    “但我是韩瑜公主的未婚夫。”庄岚回答,这个秘密他早已知道。

    “我已经猜到了,因为凶咎否卦就是你破解的,通衍整个虚域迷宫的那个盗王也是你?”

    庄岚点头道:“不错,韩瑜公主的月煞之体十分不详,它能够克制自己的血亲,甚至于有损国脉强盛,所以从小时候,就被迫离开皇宫,一直跟随韩贤殿下在外漂泊。”

    詹无命轻叹一息:“月煞之体这种命格,会随着年龄和修为的提升而变强,事实如今也得到了印证,瑜儿公主的双亲全都死于非命,琅琊王室的命运也面临着灭亡!”

    “即使灭亡,琅琊王室也应该维持它最后的尊严,而决不允许魏贤忠这样的逆臣欺君霸国!”庄岚语气铮然地道。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入侵虚域空间的那个人就是魏贤忠,而且他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了我的师父妙虚子!”庄岚的目光隐隐喷火!

    “原来如此!你怎么断定天坛当中的人不是圣上?”

    “因为韩贤殿下的遗体就是我带回来的,但是我没有想到内务府总领魏贤忠竟然是杀死妙虚子的凶手,而且他是国士社的忍者,真正的业籍是大昶国!”

    “大昶国的忍者?!”詹无命再次愕然动容!

    “所以我用瑜儿的名义带了一个假口信,让魏贤忠带我去天坛面见圣上,原本是想向圣上揭露魏贤忠的真实面目,但事实却令我更加震惊!”

    “用那个假口信判断出了天坛之内的人不是圣上?”

    庄岚点头道:“不错,那个假口信的内容就是,在下一个月圆之夜,韩瑜公主将会带着国玺回到皇宫。”

    詹无命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月煞之体的韩瑜,在月光最强的时候,煞气也会最强,所以她绝不可能在月圆之夜回到皇宫,天坛之内的那个人,对此却一无所知!”

    “国玺……有了国玺,魏贤忠就可以伪造圣旨,率领京城全体民众投降,大昶军将会不费一兵一卒,吞并整个琅琊国!”

    “但是一旦投降,必将是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因为有了国玺,琅琊国的皇位就有可能被篡夺,而为了篡改皇权,将需要大量的民血作为国祭!”

    “所以无论如何……国玺和公主绝不能回城!”詹无命几乎是颤抖着道。

    “当然不会,因为公主和国玺,迄今为止下落不明!”庄岚的眼神中却充满深沉的忧伤。

    “你刚才说得对,琅琊王室即使灭亡,也必须保住最后的尊严,皇权绝不能落到国士社手里,否则整个京城将会尸橫千万!”

    庄岚颔首道:“所以我潜伏在魏贤忠身边,剪除了他的千岁杀爪牙和国厂大狱,剩下的就要看军机阁和满朝群臣的作为了,月圆之夜如果不能斩杀魏贤忠,全体百姓就会面临灾难,因为大昶军很快就会兵临城下,若不是为了等候国玺,他们本该早就来了。”

    “魏贤忠私设大狱,威胁利诱满朝群臣,让他们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如果千岁杀和国厂大狱都已捣毁,那么朝野当中的势力格局就有可能彻底逆转,你能做到这一点实在是不简单!”詹无命由衷地赞道。

    “我之所以能够看透他的意图,是因为在一个月前,在暮澜城查到了一道魔谍,魔谍的内容就是在短时间内搜集到数目庞大的高品质血晶!”

    詹无命再次恍悟:“原来如此!用血晶对抗血誓,让那些意志脆弱的大臣背叛国誓!”

    “月圆之夜很快就要到来,在此之前我必须找到两个人,一个是刚才所说的丐徒,另一个是我的师姐,也就是妙虚子的女儿,所以不能陪前辈再多聊了。”

    “嗯,军机阁的上将军跟我是知交,有需要就到军机阁找我!”詹无命说罢递给他一张身份令牌。

    庄岚得到令牌后躬身而退,出门的时候却恰好跟一个业匠强者迎面相遇!

    这个业匠强者熊腰虎背,强悍的体魄在数十丈外就能给人一种巨压!

    “詹老儿,带一个乞丐上顶楼,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位强者的声音振聋发聩,强猛的音炁几乎能把一个人的肉身直接震碎!

    庄岚虽然不认识他,但却也能猜到他就是天味斋的坊主鲁造青!

    “鲁老弟息怒,在下冒昧造访,还没有来得及跟你打招呼,不过这个小乞丐是我特意请的,你可不要见怪!”詹无命连忙从房间迎了出来。

    鲁造青此刻已经走到庄岚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一个乞丐,还是淼境修为,有什么好请的?”

    “哼,人不可貌相,老夫我专擅测相卜命,看得出这位小兄弟日后必将大有作为,所以提前结交一场!”詹无命打着哈哈走了过来。

    “结交?哼,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连一碗汤都不请,你们俩怎么结交?”鲁造青白了他一眼说道。

    詹无命略显尴尬:“天味斋顶层客房,最便宜的一碗汤都要十万晶币,老夫怎么能喝得起?不如你赊我一碗如何?”

    “呸!你在天味斋赊的账,已经超出了一百万,真当老夫是个冤大头?”鲁造青佯怒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