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悬殊
    “你……居然敢背叛金家!”金尚沃意识到真相之后,愈发变得怒不可遏。

    “嘿嘿,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金家眼看就要完了,我可不能跟着一起送死!”傻奴手舞足蹈地笑道。

    “卖主求荣,你要付出血誓的代价!”金尚沃已是怒火中烧,盯着傻奴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血誓对他已经没有威胁,因为他有足够的血晶可以抵抗,否则怎么敢轻易背叛金家?”庄岚再次回应。

    “血晶?你好大的胆子,那是公法涉罪必死的禁品!”金尚沃愤然而斥。

    傻奴轻哼一声:“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处境吧,只要金家灭了,血誓也就荡然无存,我也就不需要再用血晶了。”

    “你就是投靠魏总管的那个内应?”庄岚突然看向傻奴。

    “不错,魏大人交代过,要在合适的时机配合千岁杀灭掉金家,到时候给我重赏!”

    “嗯,但你直到最后才给我提示,并且差一点害我送命,这样的配合似乎很不近人情!”

    “你有所不知,金家的这座陷阱,我也从未见过它的真容,井底下豢养着那只霸尨草,只有金家的人才知道!”

    “噢?当我发现你们消失之后,金尚沃知道井底下的秘密再也隐藏不住,所以把霸尨草放了出来,企图将我置于死地。”

    “就是如此,但你还是战败了霸尨草,不愧是千岁杀成员,魏大人派你来金家实在是明智之举!”

    庄岚轻一摇头:“但你却不知道,魏大人还交给我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傻奴话未说完,双棱铰叉的锋芒已经刺穿他的胸口,速度快得让他不敢相信!

    他更难以想象,庄岚为什么会突然杀他?

    “魏大人的任务就是,让你一起跟金家陪葬,一个背叛了主人的家奴,早晚有一天也会背叛魏大人!”

    “你……魏贤忠……他不得好死!”傻奴颤抖着捂住伤口,最终却无比绝望地倒了下去。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还不动手?”金尚沃见庄岚杀死傻奴之后,将双棱铰叉收了回去,并且周围的大内侍卫也全都撤到了井口上面。

    “我本来就没打算动手,来这里只是给你个警示,并顺手揪出这个家贼。”庄岚淡然回应。

    “你不是千岁杀的人?”金尚沃骤然大喜,这样一来,金家数百口人就得救了。

    “我是千岁杀的人,并且为魏贤忠做事。”庄岚回应他道。

    “那是为何……?”金尚沃一脸茫然。

    “你的直机决断,难道在这种时候,反而是失效了吗?”庄岚身上的杀气突然消失,进而焕发出一丝亲和之力!

    “直机决断……”金尚沃恍然间一阵错愕。

    “不错,在潍安城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朋友,他用直机决断看破了我的身份。”庄岚进一步发出提示。

    “你是……”金尚沃豁然间一阵大喜,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个地方,的确是个不错的藏身之所,所以在月圆之夜来临之前,你就带领家人暂时住在这里吧。”

    “月圆之夜?皇储下葬的日子?”金尚沃眉头轻皱。

    “不错,在这之前一定不要抛头露面,否则魏贤忠一定还会派人来这里。”

    庄岚说完之后,转身向井口纵身而去,带领十七个侍卫前往了下一个目标。

    接下来的数日之内,十大监署的相关署尹,甚至于鸿胪、大理、太常、光禄等分支机构的重要掌事,全都遭到了千岁杀的袭击,只不过参与这次行动的小队不止庄岚一个,那些不幸被列为其他小队中的名单,就这样惨遭杀害甚至灭门!

    对于这种局面,庄岚完全无能为力,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其它小队的刺杀进程,也不清楚他们的猎杀清单上都有谁,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拦不住这么多小队的同时进杀!

    不过这样一来,整个大邺城开始风声鹤唳,残酷的杀戮立刻传遍全程,那些跟魏贤忠有过过节的家族纷纷选择了逃避,不过却不是逃往城外,而是前往了军机阁请求庇护!

    军机阁是当今国内,唯一一个敢跟魏贤忠对抗的署衙!

    所以,千岁杀处死的人实际并不算多,除了那些望风而逃的家族之外,庄岚手中的名单上,没有一个人遇害!

    不过这就已经足够了,魏贤忠通过这次行动,收到了杀一儆百的效果,那些敢于跟他作对的家族和署衙,不得不有所顾忌他的威胁!

    而他在三大国府面前,就有了谈判的资本,名义上是尚书院在跟军机阁作对,而实际上整个尚书院,早就已经被他掌控!

    现在的整个朝野,主张投降的人数已经远远超过迎战的人数,尽管其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被魏贤忠逼的!

    不过即使如此,魏贤忠依然无法把大邺城拱手相让,因为看守城门的戍军,受辖于军机阁掌控!

    但是仅凭军机阁一己之力,完全无法抗衡大昶军,全体民众如果都在魏贤忠的指示下投降,那么大邺城很快也就土崩瓦解。

    玉皇殿之内,一场业匠级强者的唇枪舌剑正在激烈交锋,满朝文武在这场交锋中兵分两派,为了各自的政见而互不相让!

    “上将军,你如果拒不投降,大邺城的全体民众都要跟着你一起死,你想做千古罪人吗?”

    “哼,一个宦奴也敢插手朝政,你才是千古罪人,而且是罪该万死!”

    “嘿嘿,逞口舌之能,将军未免太自负了,你现在的权业已经远远不足以跟我抗衡,继续顽抗下去的话,也只能徒劳无功!”

    “哼,只要有我在,你休想一手遮天,除非有圣上的亲手诏命,否则军机阁一定会战斗到一兵一卒!”

    上将军就这样针锋相对之时,从他的军机阁阵营当中,突然间站出了一多半金铠大将,公然背叛到了魏贤忠所在的阵营当中!

    这几个金铠大将,无一例外都是晶境修为,他们是琅琊国最强大的几个兵修家族的族长,在整个军机阁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整个军机阁中,总共只有十几个这样的金铠大将,他们的突然倒戈,让上将军为首的阵营再次削弱,两大阵营的权业对此已经十分悬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