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陷阱
    随着梁万亩的一声断喝,监农署的全体农士,纷纷掣出各自的业宝向庄岚蓄势以待!

    庄岚不再多说,只把那只兵体弼奴从袖袋中掣出来,这是最为有效地震慑对手的方法。

    事实果然不出预料,晶境修为的弼奴出现之后,梁万亩等人瞬间被惊得步步后退,在他们看来,一个淼境兵修竟拥有晶境兵俑,完全是不可思议!

    但更不可思议的一幕紧随着又出现在面前,那些本已死去的侍卫,此时纷纷从地上站立起来,一个个面目狰狞地盯着他们!

    “这……真是见鬼了!”梁万亩几乎有些颤抖,眼前这诡异的场景,让他无法做出解释。

    其它的农士,更是惊得目瞪口呆,手中的业器举在半空浑然不动。

    “我再说一遍,月圆之夜来临之前,你们最好躲起来,就当是已经被杀了,否则,杀身之祸就会真的降临!”

    说罢之后,庄岚收回弼奴,带着那群大内侍卫气势汹汹地走出了监农署大门。

    直到他的身影已经消失,梁万亩才意识到什么,连忙派人关上大门,从此再也没有露面。

    庄岚的下一个刺杀目标,是大邺城的一个商修家族——大金世家!

    魏贤忠的指令很清楚,大金世家的人,从上到下、从男到女、从老到幼、从主到仆,统统杀得一干二净,不留一个活口!

    而他所给出的罪名只有一个,那就是大金世家跟外敌勾结,资助了大昶军大量的钱财!

    罪名当然是虚构的,因为根本没有任何证据,那上面只有魏贤忠亲手画押的一纸公文,当然他的画押是假借了琅琊王的名义,并美其名曰君权亲授!

    用琅琊王的名义假传圣旨,当然不需要任何证据,“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魏贤忠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他的君权亲授根本就是杜撰的,但却又没有人能到天坛内面见圣上,进而戳破他的谎言!

    大金世家的族长叫做金泰富,他是监商署的总领,也是金尚沃的父亲!

    金尚沃在潍安城跟庄岚有过一面之交,见到浮都城沦陷之后,庄岚按照约定给他发出了五支哨箭,由此证明琅琊国的局势已经危在旦夕,让金尚沃能够早做打算。

    半个多月时间,就算从屈支国绕开浮都城,现在也应该赶到京城了,所以这一次去大金世家,庄岚也做好了跟金尚沃重逢的打算。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当他赶到大金世家的时候,全府上下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三个老态龙钟的家奴,正在百无聊赖地清扫着庭院。

    “金泰富竟会如此警觉?他意识到魏贤忠将要对大金世家动手,所以提前遣散了家人。”庄岚站在空寂的庭院中默默想着,眉头却有些渐渐深锁。

    “不可能的,大金世家上下数百口人,想要撤走谈何容易,更何况魏贤忠既然想要动手,就一定会派人提前盯紧了这里,金家的人只要出城,就一定会遭到伏击。”

    百思不解之下,他走到那个正在打扫庭院的老奴跟前,用千岁杀一贯的蛮横问道:“人都去了哪里?”

    老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依旧在漫不经心地打扫着庭院。

    “我问你,人都去了哪里?”庄岚突然把双棱铰叉掣了出来,并指向了老奴胸口!

    老奴大惊失色,但只是无比惊恐的看着他,似乎不知道他要问什么。

    “原来是个聋子?”庄岚收回双棱铰叉,继续向下一个家奴走去。

    事实再次出乎预料,第二个家奴虽然听到了他的话,但是却不能回答他,因为这是一个哑巴!

    第三个家奴不聋不哑,而且很爱说话,但是无论庄岚怎么问,都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因为这个家奴是个傻子!

    一聋、一哑、一傻,这诡奇的一幕,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非同寻常,但偏偏又找不出什么线索。

    如果动用巫术的话,搜魂咒一定可以有所收获,但那样做无异于真的成了魏贤忠的爪牙,而且这三个人身份不明,庄岚也不想冒然暴露自己的身份,他现在是大内侍卫,动用巫咒很显然不合常理。

    “搜!”他故作声势地向侍卫发出指令,那些血幽实际上是在魂意的驱动下,迅速潜入到府院中的各个角落,展开了仔细的搜查!

    三个老奴相继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站在庭院里默默地看着他们。

    大金世家在整个琅琊国都是名门望族,他们的府邸千楼万厦,虽然不如皇宫那么宏伟,但在大邺城当中,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把每个角落仔细搜查了一遍,用了整整十几个时辰,但是却根本没有发现一个金家的人,甚至于连一丝线索都没有!

    数百口人就这样凭空消失,根本是不可能的,然而庄岚似乎更愿意相信金家的人已经全部撤离,所以彻底放弃了搜查。

    可是就在他带领侍卫准备离开之时,恍然间发现那三个老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哼,有意思!”他喃喃地低语一句,沿着整个庭院扫视一遍,最终突然把目光停在了一口水井上!

    金家的府邸这么庞大,水井的数量也就很多,不过那些侍卫刚才已经搜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庄岚的注意力之所以被它吸引,是因为水井的井口当中,突然间有一团灵炁在隐隐波动!

    水井跟灵脉相连,有灵气溢出是再正常不过,可是现在的这团灵炁,分明是有人故意操纵,它是在灵感的作用下凝聚成形的!

    “布阵!”庄岚一声令下,他的号令只是一种假象,这样才能让手下的十七个大内侍卫看起来真的没死,而真正操控他们的实际上是血幽!

    十七个侍卫把井口团团围住,并动用阵石创建出一道无比强大的攻击阵幕,凌厉的攻势于是让井底风雷大作!

    片刻之后,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整个井口突然间向外扩散,从六尺多宽瞬间膨胀到百十余丈,将大半个庭院几乎全部变成了井口!

    围在井边的侍卫根本来不及撤退,就措手不及地掉落到井口当中,从井底深处窜涌上来的庞大水炁将他们迅速淹没!

    庄岚自己也无法幸免,庞大的水炁将他很快卷入井底,而井底当中此时已是一片汪洋,并且在井水当中遍布着密集的霸尨草,繁乱而坚韧的草藤就像是钢索一样在他身上疯狂缠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