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弼奴
    “哼,如果你乘坐飞筝跑了,我们怎么回去交待?”石狯的两颗眼珠在眼眶里骨碌一转,伸手拦住了庄岚。

    “我何须要跑?殿下的遗体,本来就是要交回来的。”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有遗体?如果只是来皇宫骗取赏银的,现在一走了之岂不是恰逢时机?”石狯的心计再次通过眼神透射出来。

    “你多虑了,我是个侠者,坑蒙拐骗的行当并不擅长。”庄岚的嘴角也浮现出一丝古怪。

    “哼,废话少说,我跟你一起上去,反正飞筝的空间,足够多加一个人和一口棺材。”石狯不容置辩地责令道。

    庄岚盯着他默视片刻,随后启动飞筝,沿着山壁直飞山顶。

    数十丈的高度,顷刻间就已到达,但是山顶上方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他所说的山洞。

    “尸体在哪儿?”石狯似乎意识到一些异常,面色阴沉地质问。

    庄岚把飞筝缓缓降落,这样的角度,从山底下根本看不到他们。

    “我问你尸体在哪儿?”石狯突然间掣出兵器怒指庄岚!

    他的兵器形状诡异,这是一只双棱铰叉,铰叉的棱锋上透着精纯的雷芒,并且在雷芒当中,交织闪现着一行行符文!

    “这里并没有尸体,不过……很快就会有。”庄岚淡淡回应,语气跟之前截然不同。

    “哼,你可知道已经犯了欺君之罪?而且是以殿下的遗体做骗局,更是罪该万死!”石狯挥动铰叉,向庄岚怒刺而来。

    “你们若是真的在意殿下,就不会派出区区十几个侍卫来迎接!”庄岚用司空步轻松躲开了他的兵炁,站在十几丈外冷视着他。

    “用多少人迎接,你根本没有资格过问,更何况殿下已经死了,没有必要兴师动众。”石狯竭尽所能为自己狡辩。

    “殿下始终都是殿下,就算他死了,你们这些家奴也要倾巢相应,魏贤忠作为大内总管,居然都不亲自来接,他这样目无主上,一律罪当处斩!”

    “放肆!总管大人的威严,凭你也敢冒犯?!”石狯挥动棱叉再一次杀了过来!

    十几丈的距离,对于业士之间的交手,原本是寸秒必争,谁掌握了先机,谁就有致胜把握,然而庄岚却毫无顾忌,任凭石狯气势汹汹地向他杀来,他只用司空步轻描淡写地一闪而过。

    “你认为自己的实力,能够强过大昶军的一百多个特役兵?”庄岚躲开之后冷声回道。

    石狯的额头早已渗出一层冷汗,对于庄岚的成名传说,他始终都不相信那是真的,然而刚才的两次出手,已经充分印证了他的实力!

    “哼,我既然敢跟你来,就一定有足够的底气,一百个特役兵的确匪夷所思,但是总管大人又岂能没有安排?”石狯蓦一咬牙,从袖袋中突然掣出了一只兵俑。

    兵俑出现的刹那,庄岚的目光骤然一阵冷缩!

    这只兵俑的实力,居然是晶纹境界!

    更惊人的是,这是一只用真人炼制的战俑,但是控制战俑的核心手段并不是兵符,而是一枚银针!

    这枚银针是用陨铁打造而成,跟尹丑的那些银针完全相似,是所有弼修的通用业器,但是这枚银针的独到之处在于,它是插在了石狯的身上!

    石狯之所以能够控制这只战俑,就是因为他的后脑当中插着的这枚银针,而在那只战俑的灵汇穴中,同样插着一枚相同的银针!

    这种银针就是传闻中的弼承针,只有弼承术修炼到了极高造诣,才能使用的上乘弼术,因为用这种业术,能够反仆为主,将自己的主人操控于指掌之间!

    所以这只兵俑的真正主人是魏贤忠,实际上它并不能称之为兵俑,而应该叫做弼奴,因为所用的炼制方法并不是兵娩,而是弼承术!

    只不过这只弼奴在炼制之前是一位兵修,所以成为弼奴之后跟兵俑极为相似,但是却比兵俑更加灵活,它可以随时被派借出去,成为魏贤忠的可怕杀手!

    石狯只有淼境八层,同样可以借助于弼承针催使这只弼奴,只不过时间不会太长,因为他本身就不是弼修,全凭那只弼承针为他提供支撑,时间超限的话,很容易被它反噬。

    即使如此,对付一个淼境五层的侠者,也已经绰绰有余,境位之间的鸿沟,绝不是天赋和技巧能够跨越的。

    “魏贤忠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琅琊王室,所以这只弼奴的身份另有其人,它应该是京都城内的某个兵匠,因为得罪了魏贤忠而惨遭毒手!”

    庄岚漠视着这只弼奴冷声问道,业匠级境界的兵修,即使在大邺城也不会太多。

    “哼,临死之前,还有心思问这么多!”

    石狯说罢,将魂念已经灌输到银针当中,弼奴像是受他操控的一只木偶,向庄岚突然攻了过来!

    业匠级境界的兵修,即使不用业器,徒手一招就足以令他粉身碎骨!

    司空步的身法,在这一刻已毫无用武之地,因为方圆数十丈内,全都笼罩在庞大的兵炁之下,而庄岚的位置,刚才又偏偏站得离石狯太近!

    无论是谁,在这样的处境面前,完全都是死路一条,只不过山顶上再也没有其他人,否则见到这样的场景,也一定是为之窒息!

    石狯的脸上近乎浮现出了一丝狞笑,这是强大的实力背后所应有的得意之色,庄岚这个名字在大邺城甚至整个琅琊国已经鹊起,然而在他面前还是难逃一死!

    可是那一抹过度自信的狞笑,在刹那间便戛然而止,它的笑意根本来不及绽放,就永远凝固在了一片无尽的惊恐当中!

    随着一道强猛的刺痛席卷魂海,弼承针的念力瞬间溃散,与之相连的弼奴丧失主控,就这样无动于衷地立在原地,刚刚凝聚出来的庞大业气也彻底消弭!

    区区一道弼承针所凝聚的念力,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炁魂咒的强力一击,而且还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之内!

    石狯却根本无法想象,面前这个声名鹊起的侠者,居然还会使用巫咒!

    不可思议的眼神只能停留在这一刻,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寻找答案,因为炁魂咒完全刺穿了他的魂海,根本不需要其它业力,就已经让他命丧黄泉!

    这便是真正的魂杀,巫术中最为可怕的杀招,无声无息之间,灭敌于无形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