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错觉
    入城之后,庄岚才见识到京城的繁华远远不是其它的公城可以相比,绵延数十里的坊街、高达百丈的群楼、灿若星汉般的灯市,一眼望去,这富丽堂皇的景象俨如梦境一般令人难辨真假。

    此时的街道上依然车水马龙,往来行人络绎不绝,这恬然的景象若是在平时,足以令人为之陶醉,可是庄岚在观察着这一切之时,心中的忧虑却更加重了一分!

    大战即将来临,大邺城内的这些百姓,居然无动于衷,他们对琅琊君主的修为太过自信,一个业宗强者,的确是有能力确保一座城市的安全,但是也不要忘了,大昶国的国君,同样也是业宗强者!

    业宗强者的交手,不期望能够分出胜负,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两败俱伤,所以很少有人见到他们交手,然而国术之间的较量,千万年来却从未停止!

    然而不幸的是,琅琊国的君王,也就是韩贤的父皇,在这场国术对抗中已然失利,从而导致了琅琊国即将崩溃的命运。

    即使他的修为已达腾境,然而国术的失利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因为作为国君,全身经脉跟国祚息息相关,国运衰退之际,他自身的体内自然也是伤痕累累!

    一个重伤之下的业宗强者,其真实的战力必然大打折扣,更何况琅琊王室还发生了一场变故,内外交困之下,琅琊王所面临的局面也就凶多吉少。

    可是民众对于这一点并不了解,平静的大邺城中,根本看不出一丝惊慌的气氛,在许多地方,依然还是歌舞升平的景象!

    “这才是京城该有的样子,我走过那么多地方,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特色,唯独京城是包罗万象,几乎容纳了各行各业的所有精粹!”

    “那你就好自为之吧,我要告辞了!”庄岚回视他一眼,沿着坊街大步前行。

    “嗨……你去哪儿?”王冲紧接着跟了上来。

    “去我要去的地方,你不是还有三百个人头吗?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

    “那可不行,等我凑齐了契命血誓,你还要帮我打开命印呢!”

    庄岚不得已停下脚步,递过去一张信灵帖。

    “我再劝你一句,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否则等大昶军兵临城下,你必死无疑!”

    说完后再也不理会他,向着大邺城深处疾行而去。

    “哼,自命清高的家伙,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攒够了血誓,让你见识见识契命师的可怕力量!”

    王冲看着他的背影嘀咕两声,也转身往繁华的都城走去。

    任何一座公城,无论是贫弱还是富庶,都会有走投无路的人存在,即使在繁华如斯的大邺城内,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看起来这么风光,那些光鲜亮丽的衣装背后,掩饰的往往只是一副瘦骨嶙峋的躯体!

    王冲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黑市,因为在黑市当中,遇到契命者的概率最大,穷途末路的赌徒、投机失败的商贾、卖身抵债的钱奴,形形色色的人在业修生涯中走到终点,性命也就随之沦落。

    这些人完全丧失了生存下去的根基和信心,他们往往会选择自杀,但是在临死之前,如果能遇到契命师,便可以实现最后一个遗愿。

    在这些走投无路的失落者中,有一个赌徒格外令人瞩目,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身上也被打得遍体鳞伤,最要命的是,他的十根手指全都已经被折断了!

    十指折断,一身修为随之报废,今生今世,再也无法修炼赌术,如此凄惨的遭遇,委实令人为之感叹,但却没有人对其怜悯。

    赌徒的境界,始终要在赌局当中展现出来,而真正的豪赌,往往都是以命相搏,胜负的刹那,就是天堂和地狱的两种结局!

    眼前的这个赌徒,显然是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从他的表情上,似乎还能看出一丝不甘,然而却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生命和职业对他来说,已经输得一干二净!

    大邺城当中,没有任何人认识这个赌徒,尽管他是业士修为,但现在这个样子,也只能蜷缩在残破的角落里慢慢等死,因为他的双腿也已废掉,连爬到幽兰坟场的能力都没有。

    王冲进入黑市不久,就在那个残破的墙角发现了他,如果不是身体上偶尔发出的阵阵抽搐,他甚至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

    “嗨,快醒醒,这时候可不能睡着!”王冲蹲下来碰了碰他,但是赌徒没有一丝回应。

    “我这有吃的,还有药酒,要不要喝两口?”他试图唤起对方的意识,这个人虽然废了,但如果精心照料,还能够活一段时间。

    可是赌徒躺在地下一动不动,对他的呼唤也无动于衷,似乎一心等着死亡来临。

    “真的不想再活了?难道就没有遗愿想要实现?我可以帮你去完成,因为我是契命师!”王冲继续说道。

    赌徒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并且抬起头默默注视着他!

    “我是契命师,只要用你的性命做契约,我能够帮你实现一个愿望。”王冲看得出这个赌徒还有心事未了。

    “你真的能帮我?”赌徒终于开口说话。

    “那要先把你的愿望告诉我,我才能决定有没有能力帮你实现。”王冲按部就班地开始了作业。

    “我的愿望是……找到我的女儿,并向她忏悔和道歉!”

    “你的女儿?她去了哪里?叫什么名字?”王冲接连发问,找一个人虽然很难,但如果有足够的线索,也就可以实现。

    “她叫……吴婵,是一个猎修,一年前的时候,被我卖掉了……”

    “卖掉了?卖给了谁?”王冲的眉头紧接着皱起,茫茫人海中找一个这样的人,实在是大海捞针。

    “一年前在暮澜城,我把她卖给了一个少年,那少年是个农修,而且心地善良,一定不会亏待婵儿。”

    “那少年叫什么名字?”王冲继续追问,这些信息太重要了,如果契主提供的信息不够,他就不敢贸然签约,否则一旦实现不了,他自己的性命也会搭上!

    而他的“烛命心经”在这段时间一直悄然运转,只要信息强度达到一定条件,这道业诀就能够让他做出契约判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