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入城
    “如此说来,你不是东溟人?”庄岚蹙着眉问道,有关契命师的记载他在集贤书院倒也看过,只不过从事这门职业的人的确十分罕见。

    “当然不是,我来自于漠北的雪延国,在东溟已经漂泊了三十多年,琅琊国是我游历的第九个国家!”

    “漠北雪延国?你一直都是在游历中修行的了?”

    “不错!作为契命师,不可能总待在一个地方,我的志向是游遍整个东土,遍交天下朋友!”

    “志向远大,令人佩服!”庄岚促狭地笑了笑,三十多年才走了九个国家,要想游遍整个东土,还不知猴年马月,而且契命师是用性命作为契约,谁能够有胆量跟这样的人交朋友?

    “俺姓王,单名一个冲,你叫啥?”大汉果然豪爽,主动跟庄岚攀交起来。

    “庄岚。”他毫不掩饰地回答。

    “庄……岚?”大汉不由得一怔,目光在他身上一阵狂扫。

    “怎么?有什么不对?”庄岚略一皱眉。

    “呃……可能是凑巧吧,我之前听别人说过,浮都城出现了一个极其厉害的侠士,一招之内灭杀了一百多位淼境高手,实在是不可思议!”

    “那个人也叫庄岚,所以你很好奇?”庄岚不着痕迹地回道。

    “嗯,名字重合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只是有些意外罢了。”大汉讪笑一声。

    “相逢便是缘,既然你要算,那就试试吧。”庄岚把卦筒递了过去。

    王冲于是接过卦筒,抓在手里用力摇了起来。

    片刻之后,卦签从竹筒当中飞落而出,王冲的手随之停下,满含期待地盯着庄岚。

    庄岚捡起那枚卦签,业力徐徐灌输进去,卦签上于是浮现出了一团卦炁!

    卦炁如流光缭绕变幻,绵缠许久才渐渐熄灭,而庄岚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阴沉。

    “怎么样?”王冲迫不及待地问。

    “我劝你……最好还是走吧。”庄岚仓促回了一句,然后收回了卦筒。

    “为什么?”王冲却有些急切起来。

    “大邺城即将有一场大战,难道你不知道?”庄岚心不在焉,目光向长长的人群看了一眼。

    “当然知道,那有什么问题?琅琊国总不会灭国吧?这里的国君可是业宗境界!”王冲大声问道,这几句话相当敏感,顿时吸引了众多目光。

    “不要胡说,我只是告诉你此行诸多凶险,收获将会远大于付出,甚至于丢掉性命,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庄岚低声喝止他道。

    “到底有什么凶险?你倒是明说,否则怎么能令人信服?”王冲继续追问。

    “无可奉告!”庄岚摇着头不再理他。

    “哼,俺最烦你这种说话只说一半的卦师,嫌俺不给钱是吧?要多少你说个数!”王冲却跟他较起劲来。

    “不需要,我学艺不精,最多只能算到这一步。”庄岚漠然回应。

    “哼,我看也是,你这种卦技也出来行走,没饿死就谢天谢地了!”

    庄岚瞟了他一眼,并没有反驳他的意思,让王冲的激将法完全落空,从而显得更加急躁。

    这时候,一艘巨大的商船逐渐靠岸,人群开始相继登船,整个瀛湖两岸,半个月来一直都是这番景象,庞大的人群源源不断地向都城涌入,企图凭借这道防线躲避战乱。

    然而这群人根本想象不到,接下来的大邺城,将会面临着数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旷世浩劫!

    不过,也有一些人似乎预感到了不妙,他们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果断离开了大邺城,这些来回奔波的商船,就载有不少从大邺城外出的城民,只不过数量远不如进城的人多罢了。

    进城和出城,在许多人看来还是难以选择,但是只要离开大邺城,就一定要远走高飞,因为整个琅琊国此时再也没有其它容身之地,大昶军只要攻陷京都,这个国度就会灭亡。

    国祚一旦丧尽,所有国民都将成为亡国奴,从此任由大昶军奴役,而琅琊国一旦幸存下来,那些背井离乡的国民,也就丧失了赖以生存的基业,从此在异国他乡展开漂泊。

    无论哪一种结果,似乎都是一个赌局,然而目前看来,倾向于琅琊国幸存下来的人数稳占上风!

    “你真的不再考虑一番?”即将登船的时候,庄岚提醒他道。

    “哼,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我凭什么相信你?”王冲忿忿地道。

    “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听不听是你的事。”庄岚漠然回应,魄相叠映能够感应到王冲的心术十分正直,所以他才愿意帮他。

    “承蒙提醒,好意心领了!”王冲怀着不满向他一拱手,然后毫不犹豫地跳到了船上。

    庄岚紧跟着他登船,每个人的船费居然涨到了一千业币,这些商修为了谋利,实在是心狠手辣,正常的价位,最多不过十几业币。

    乘坐战船是免费的,那些渔船也很便宜,但是数量很少,运载的人数也远远不及商船,最重要的是,战船要随时准备作战,只能派出一小部分用来运送平民。

    船舱中人群密集,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庄岚就坐在船舷上,远远地眺望湖面。

    “嗨,在看什么?”王冲在船舱内溜达一圈,又返回到庄岚跟前,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地方可坐。

    庄岚没有理他,目光一直盯着远处,而王冲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不快,强行挤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前往京城?就算明知有危险也不退缩?”他凑到跟前低声说道。

    “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庄岚头也不回。

    “嘿嘿,但我愿意跟你分享这个秘密,因为我从你身上,能够感应到一种十分强大的命气!”

    “命气?”庄岚终于回头,略带疑惑地盯着他。

    “不错,就是命气!作为契命师,我能感应到一个人的命气,而你的命气是我见到的人中最为强大的一种!”

    “我的命气强不强大,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庄岚再次转头看向远处,他所谓的命气,应该跟命格相似,朱清早就说过,他的命格是玄易真命,命气自然不会平凡。

    “当然有关,或许你可以帮我!”王冲蹭着他说道。

    ,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